何以轩整理好了衣服回了外面的办公桌,十七个人一间大办公厅,氛围很好,可是美中不足就是一个人的私生活能被另外十六个人调侃,完全没有隐私可言,何以轩才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就觉得周围人的目光都在围着自己打转,还指指点点的窃窃私语,他特别反感这个,就皱着眉头回敬给他们一个很犀利的眼神,其中和他关系比较好的一个男员工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一夜没回家啊,我来的时候就看见你躺在里面睡觉了,昨儿加班那么晚,我记得你走了啊,中间又折回来了,是不是跟家里小娇妻闹别扭了?”

  何以轩没说话,脸上苦笑了一下。

  “今儿早晨我们新听说的,你还不知道吧,咱们市长的大千金一会儿来公司,点名要你接待一下。”

  何以轩听了这话愣住了,半天都没反应过来,男员工笑得颇有深意,“没看出来啊,你平时除了老婆眼里就没第二个女人,咱们公司那么丰满漂亮的郑秘书勾搭你好几回了你都没回应过,原来是眼光高啊,市长的千金,真佩服,不过话说回来了,我要是长你小子这张小白脸,我早从女人身上把数亿家产都挣过来了,还能娶苏锦年那么一个小丫头?”

  何以轩完全没有把同事的话听进去,他满脑子都是不可思议,市长的千金?就是那个拿过全球旅游小姐选美中国赛区冠军的齐琦?自己和她都不认识,况且人家的豪门千金,又是数一数二的美人,自己一个跑销售的小业务员,这八竿子都打不到一起去的,怎么会点名道姓找他呢。

  带着这个疑问好不容易熬到中午,刚吃完饭经理从外面走进来,直接就奔到何以轩的办公桌前面,敲了两下,“小何,咱们市长千金齐小姐来了,在我的办公室等你,你过来一下。”

  经理是个中年男人,有点发福,说话的眼神特别暧昧,还有点羡慕嫉妒恨似的,周围的男同事已经开始吹口哨了,那么漂亮又有背景的女孩,真要是攀上她了,还愁以后不能升官发财么,谁都会嫉妒。

  何以轩有点烦,他低着头跟着经理进了旁边的办公室,沙发上坐着一个女人,婀娜的身段,暴露在外面的肌肤白皙动人,栗色的长卷发,气质尤其出众,经理走过去点头哈腰的,说齐小姐,小何到了。

  齐琦点了点头,小声说了什么,经理就转过身,往门口走的时候和何以轩擦身而过,脸上笑得春风满面,何以轩站在那儿不知道该怎么办,憋了半天,“您找错人了吧?”

  齐琦扑哧一声乐了,说你过来看看,就知道我找没找错了。

  何以轩看着齐琦,忽然想起来了什么,指着她笑,是你啊,那天真不好意思,你说你洗澡怎么不关门呐。

  何以轩和齐琦都忍不住笑,齐市长是何以轩所在的数码电子公司的重点客户,他作为销售代表不止一次登门推荐过他们的产品,那天晚上他去的时候齐市长家里没有人,只有齐琦自己,她刚洗完澡,只穿着内衣,何以轩敲门见门没锁,就直接进去了,接下来的一幕何以轩一辈子都忘不了,他没想到还有女人比苏锦年的身材还好,他目瞪口呆,齐琦吓得也尖叫,以为是坏人,没想到不打不相识,齐琦对于何以轩的表芯特别满意,她觉得一个男人能在美色的诱惑下还保持坐怀不乱,证明他是一个好男人。

  何以轩特别尴尬,他站在门口不好意思的搓着手,齐琦说你怎么不过来呢,害怕我啊?

  他愣了一下,犹豫着走过去,坐在距离她最远的一个座位上,拘谨的低着头,齐琦被他逗得更笑,“我听说你结婚了,怎么还跟纯情少男一样啊。”

  何以轩没想到齐琦主动坐了过来,她特别奔放,没有那种养在深闺的名门千金的矜持和做作,她主动搭着何以轩的肩膀,有说有笑的,何以轩忽然觉得特别恍惚,好像被什么东西吸引住了一样,身子飘飘欲仙的,他用力摇了几下头,接着就不省人事了。

  …O最tn新章节(上‘酷6;匠8网t

  等他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偌大的豪华总统套房和拖地的欧式窗纱第一时间映入他惺忪的睡眼,奶白色的真丝床单在宽敞柔软的双人床上散发出旖旎的柔情万种,橘黄色的暖情灯光笼罩着整个房间,说不出的风情迷蛊惑。

  他欠了欠身子坐起来,忽然惊讶的发现自己上身的衣服竟然不见了,他猛地掀开被子去看,那一抹刺目的鲜红让他震惊,忽然浴室的门被推开,齐琦穿着吊带睡裙从里面走出来,刚刚出浴的女人都是最美的,浑身上下都散发出蛊惑人的气息,那种意乱情迷的魅惑,像是切西亚最初的召唤。

  齐琦走过来爬上床,轻轻的依偎着何以轩,她接下来的话让他仿佛瞬间坠入了万丈深渊。

  “以轩,你是我的第一个男人,你相信么,不要让我失望,我不在乎你结过婚,我喜欢你的温文尔雅和真诚阳光,你看看我,比你的妻子怎么样?”

  何以轩觉得这就是一场梦,自己是齐琦的第一个男人,他怎么能不相信,那一抹鲜红,不是和苏锦年十七岁那一声撕心裂肺的哀叫之后一样刺目么,可是自己到底为什么会和齐琦发生这种事?

  何以轩看着齐琦,他伸出手死死钳住齐琦的双肩,她蹙眉看着他,吃痛的叫着,“告诉我,中午的时候,我为什么会晕过去?”

  齐琦这才明白原来他在好奇这个,她笑着贴着他的脸,“因为我齐琦喜欢的就没有得不到的,这是我爸爸一直教育我的,没有什么注定是别人的,除非我不想要,我喜欢你,我就要千方百计的得到,但是你不吃亏,以轩,你是我第一个男人,也是唯一一个。”

  “可是我有老婆!”

  何以轩忍不住喊了一句,把齐琦吓得一愣,她静静的看着他的脸,疲惫的潮红把他原本就帅气的脸衬托得更加阳光迷人,齐琦觉得自己从看见他的第一眼就沉沦下去了,而且这是一个像无底洞一样的深渊,她选择了跳下去,就只能不停的堕落,每一分每一秒都距离救赎的边缘遥远许多,直到最后粉身碎骨。

  齐琦宁愿粉身碎骨,她的人生信仰是我可以失去,但不能没得到。而何以轩,他的抗拒和若即若离,把齐琦折磨得生不如死,越是这样她越不可自拔,从小到大,她的美貌,她的家世,足以让A城所有的男人疯狂颠倒,可是只有何以轩,一个身份普通的男人,他能让齐琦念念不忘,甚至不惜为了换取他的留意和爱情,选择最壮烈的方式吸引他。

  “我不在乎,你信么,我知道总有一天,你会为了我,宁可背叛天下背叛所有人,我相信我有这个魅力,一定会。”

  是不是所有出身名门的千金都有一种把全世界都不放在眼里的勇气,让人听了既懊恼又敬佩,齐琦说话时的表情,能把再牢固的铁石都融化,凭的不是柔情万种,而是那份任何女人都没有自信。

  何以轩觉得自己像做梦一样,他甚至对于晚上到底怎么发生的连一点印象也没有,他只记得自己在经理办公室和齐琦做的最亲密的举动就是摸了一下手,而且自己还是被动的。

  他穿好衣服从宾馆出来,打了个车回家,路上的霓虹灯闪烁得让人意乱情迷,繁华的十字路口人影攒动,车辆往来不息。

  他没想到自己这辈子除了苏锦年还会和第二个女人上床,而且说得卑鄙一点,他都忘了记住那种滋味,就糊里糊涂的犯了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