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这些话我仿佛全身的力气都被抽掉了似得,瘫倒在了沙发上。

        于琪愣了半响,没有再说。只是低着头在哭泣。

      不知道为什么,看见她哭我的心里如同被针扎一般。我知道自己绝对不是因为后悔自己刚刚说过的话,虽然在我的心里仍然放不下她,但这并不代表着她可以肆无忌惮的出入我的生活。爱和在一起是两个概念,我承认自己即使到现在我的心里仍然没有放下她,仍然爱她。但这并不是说我会原谅她。我有我自己的原则,从你背叛我的那一刻我的人生彻底和你已经没有了任何干系。我什么都可以忍,但决不允许谁背叛我。

      好半天,于琪终于止住了哭声。转过头来看着我,梨花带雨的脸上充满了恳求的意味,   “路晨,难道你真的这么狠心么。你不是答应过我要爱我一辈子么,我真的很爱你。”

       听了于琪的一番话,我的心里满是苦涩,坚定了很久的决心不禁有点动摇。

      我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办,如果这样一直拒绝她,我自己的良心都过不去。

      “于琪,就让我们先做朋友好吗?你也考虑考虑我的感受行吗?当初你离开我的时候是那么的干脆,现在你又告诉我你很爱我。你让我该怎么做。先不要提这些了好吗?”

      于琪低着头想了很久,她也许听出来我现在不可能和她和好。

      “我答应你,但是你不能不理我好吗?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提,只要你肯理我。”

      看着于琪垦切的样子,我实在不忍心再拒绝。

     “嗯,我答应你。”

     听到我的话于琪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看到于琪终于不在纠结于这个问题,我终于松了一口气。

     出了酒吧后,于琪问我可以送她回家么。我没有拒绝,点了点头。然后就把她送回了家。

      一路上我们也没有说过几句话,各自都在想心事,本来就不是很远的路程,没几分钟就到了。

       我始终没有问于琪找我来的原因。她不说肯定有她的理由,我也不好主动去问。但直觉告诉我她今天这样绝对和吴凯有关系。我也不想知道,不知道为什么,一听到和吴凯有关系的事,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能避多远就避多远。

      并不因为是我害怕他找我麻烦。她给我的感觉很阴郁,心机很重。骨子里特别反感他这种人。一般人你惹了他,他顶多还回来。而想吴凯这种经常背后捅刀子的人我真心不想理他。

      至于童馨颖给我说的关于吴凯的事,我也想过,现在还不是找他的时候。仅凭童馨颖的一番话,我就去找吴凯肯定是行不通的,他肯定有一千种理由狡辩,况且就算他承认了又如何,我拿他又能怎么样。我和他之间的矛盾绝不是一天两天可以解决完的,只不过现在不是时候,螳臂挡车的事只有傻子才干。

  q2酷●@匠网O首?发

       五一的三天假很快就过去了,到学校时每个人都露出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似乎在希望假期能够延长。

      我没有他们那么悲观,不是因为我有多么爱学习,我觉得在哪都一样,反正都是睡觉。区别只是躺着睡和趴着睡。反正离高考还远,我还有一年的时间可以浪费。至于以后的事以后再说,现在考虑这些根本没什么用。

       星期一去学校的时候班主任就宣布说童馨颖要转学。班上的同学听到后嘘声一片,也许大家也都不想她走吧。

       我本来有些诧异,随即想起来了那天的那条短信。摇了摇头。我早该想到他会这么做的。我只是觉得有些可惜,虽然那天我就做好了心里准备,不过当我亲耳听到班主任说她转学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一阵失落。

     班主任也没有再给我安排新同桌,我也没有主动提,乐得清闲。

      每次睡醒以后看到旁边空缺的座位时,座位的心里就不是滋味。

      没有童馨颖的日子我的生活秩序已经被彻底打乱了。以前每天中午她都会叫我去吃饭,现在她不在了。我也没有了那份心思。每天中午都是在睡觉中度过,一个星期都没有去吃过午饭。

      闲暇之余我的脑海里经常会浮现出童馨颖的身影,那个为我挡子弹的女孩,不知道他现在过得好不好。没有我的日子她习不习惯。不知道她现在有没有新男朋友。

      我以为我可以很快的忘记她,但现在我发现事情根本不是我想的那样,我每天都会不经意的想起她,甚至有几次忍不住想要打电话问她过得好不好。终究是没有这个勇气,我想如果我给童馨颖说我想她。她绝对会不顾一切的跑来见我。一个肯为我挡子弹的人,连自己的性命都可以不顾。怎么可能舍得让我一个人孤单。我很明白这点,才没有给她打电话。就算她来了又能怎样,只会让我更难忘记她。一个连女朋友都保护不了的人,又有什么资格和她在一起。

     我没有资格接受她的爱,也许放手是最正确的选择吧。也许有一天她会找到一个真正爱她并且能保护她的人,我心里很明白,那个人绝对不会是我。

       时间还很长,我想终究有一天我会忘记她。

     星期三,因为拖堂的缘故下课的有点晚。让一天仅靠着晚饭摄取能量的我痛不欲生。抱着肚子狠狠的咒骂着讲台中央正在滔滔不绝的数学老师。

          终于在我问候到他第十七代女性的时候,他终于停了下来。布置了一下作业就抱着课本出去了。

     我赶忙站起来朝着门外走去,实在是饿得有点受不住了。

      刚出教学楼门就发现校门口聚集了一堆人,好像在等什么人。我并没有惊讶,这几天有点习以为常了。

      还有不到一个月高三的就要放假了。放假回来以后高三有些人就已经不安分了,每天都会聚集在门口打架闹事,不过经常是一大堆人分两边站着,说几句开场白就散了。根本没有打起来过。

     我有时候觉得他们是不是吃饱了撑得,要打就打呗,搞这么多人,说几句话就完了,有点操蛋。不过今天好像情况有点不一样,现在就出现了一堆人,估计在等另一堆人。

      管他呢,爱干嘛干嘛,又不干我的事。

       我转过头刚想要走的时候,突然看到了一个很熟悉的身影。

    那帮人不会等的就是他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炙手的寒冰说:

  今天一下午就码出来这么点。码字的时候老不在状态,老是卡文,好不容易写出来点东西又因为和上下文不衔接又不得不删掉重写,花了很长时间写出来的也大不如从前。从这章的质量大家就可以看出了。

  真心向大家道个歉,最近码字老不在状态。请大家谅解,我一定会用最短时间恢复状态,不会让大家白白的点追书的。也请大家不要失望,我一定会尽力找回以前的感觉。

  真的不好意思,让大家等了这么长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