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适的座椅让我有点昏昏欲睡,强打起精神。有些无聊的打量起了正在开车的凌风。

     从我第一次见到他就感觉他很神秘,似乎并不只是司机那么简单。

     他开车的表情非常专注,配合着黝黑的肤色有一种说不出的意味。

     我有些好奇,开口问道,   “凌风哥,为什么你的皮肤这么黑呢。”

     刚说出口我就觉得有点不太妥当,哪有人问别人皮肤为什么黑,这不是成心找骂么。

      本来很安静的坐在我旁边的童馨颖听到我的话后咯咯的笑了起来。

    幸好凌风并没有生气,仍然在很认真的开着车。

      看到凌风并没有开口的意思,我有些尴尬,坐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好。

     童馨颖笑了一会便停了下来,说,  “凌风哥以前是军人,我以前好奇也问过同样的问题,他说是晒黑的。当时我还有些纳闷,到底是多热的太阳才能晒成他这样。凌风哥,你说你以前是不是在非洲当兵啊。”

     说罢童馨颖又捂着嘴笑了起来。凌风听到童馨颖的话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还是没说什么。看来以前童馨颖没少开凌风的玩笑。

     我听到童馨颖说凌风以前是当兵的,顿时有了兴趣。小的时候就特别崇拜当兵的人,幻想着自己以后也能成为一名军人。我有些惊讶的问道,  “凌风哥,你以前是军人啊。真了不起。你现在为什么成了童叔叔的司机呀?当兵不好吗?”

     本来我一句很平常的话,却让凌风一直波澜不惊的脸庞忽然抽动了一下,马上又恢复了原样。虽然只是一瞬间的事,但还是让我看到了。

     凌风听到我的话顿了顿,似乎并不愿意给我说,很敷衍的说道,  “那都是以前的事了,我已经复员很久了。没什么好提的。”

      我很识趣的哦了一声,没有再继续问。

      几分钟之后,车停了下来。我随着童馨颖一起下了车。

     一座很豪华的餐厅映入了我的眼帘。我有些意外。没想到童馨颖会带我来这么高档的餐厅。

     摸了摸肚子,确实有些饿了。今天绝对有口福了。

     正想和童馨颖一起走进餐厅的时候。突然发现凌风仍然站在原地,没有想要和我们一起进去的意思。我有些疑惑的问凌风为什么不进去。

     凌风说他已经吃过了,就在外面等我们就好了。

      我没有再说什么,就随着童馨颖一起进了餐厅。

      童馨颖以前肯定经常来这家餐厅,服务员看到我们后很热情的将我们领进了早已准备好的包厢。

      有钱果然就是不一样,没一会菜就上齐了。看着桌子上面五颜六色的菜肴,顿时感到到自己胃口大开。迫不及待的想要开动。    我问童馨颖我可以吃么。童馨颖笑了起来,说,   “当然可以,叫你来这里就是吃饭的,不然干什么。”

     童馨颖的话刚说完,我就拿起来筷子吃了起来。其实也不能怪我,本来今天一天到现在都还没有吃什么东西。摆在眼前的食物又是那么诱人,不吃才怪。

     等到我终于感觉到自己吃饱的时候,起身放下了筷子。突然想起来旁边的童馨颖在我吃饭的时候貌似没有动一下筷子。

     我好奇的抬起头看了一眼,童馨颖正在看着我,表情说不出来的怪异,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那个,我实在是有点饿,让你见笑了啊。”

     童馨颖听到我的话终于忍不住了,捧着肚子笑了起来,我有些郁闷,不就多吃了点么。有那么好笑么。

    童馨颖看到我有点不高兴,她忍住了笑意。没有再继续笑下去。

     我没有在意她的举动,感觉自己刚才吃的有点多。连呼吸都感觉到有点不顺畅,于是我站了起来想要活动一下。

     童馨颖才拿起了筷子开始吃了起来,看到她在吃剩下的菜,我有些不好意思。刚想要说让她再要几份,突然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我有些费劲的掏出了电话,看到屏幕上显示的号码时我我有些纳闷,以前从来没有见过这组电话号码,平时我的手机没有几个人知道,认识的人都有备注,会是谁呢,   想了一下,还是接通了手机,电话里传来了一个陌生的声音,  “我没打错的话,你就叫路晨对吧。”

     我有些无语,你他妈知道了还问。总感觉这个声音从哪里听过,但又想不起来。心里隐隐有种不舒服的感觉。我告诉他我就是路晨。

  更=3新D最.O快-H上aO酷l匠网

     电话那头传来了很嚣张的笑声,有些刺耳。就在我以为那人是神经病刚想要挂电话的时候,那人的笑声终于停止了。

    “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是你自己不珍惜的。不要怪我狠心。”

     我有点摸不着头脑,会是谁这么无聊。他为什么要打电话威胁我。

    “你是谁?我好像并没有得罪过什么人。你为什么要这么说。”

     我有些紧张的话语惊动了正在吃饭的童馨颖,她抬起头来问我怎么了。

     电话那头突然传来了声音,   “你果然是和她在一起。看来是我小看你了。不过幸好我早有准备。你绝对不可能有什么机会的。”

     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给我说。我有点恼火,   “你到底是谁?”

     对面的人丝毫没有因为我有些气愤的话语就要告诉我他是谁。还是不瘟不火的说道,      “路晨,你还是那么天真。你觉得我会告诉你我是谁么。死人是没有资格知道我是谁的。”

      话刚说完对面就挂了电话。

     我站在原地没有动,脑海里仍然在回响着他刚才说过的话,“死人是没有资格知道的。”

      他说的究竟是什么意思。死人是什么意思。难道有人想要我死。

     不可能,自己马上否定了这种想法,怎么可能,这种只会发生在电影里的桥段怎么可能会是真的。我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而已,怎么可能会有人要杀我。简直是笑话,就算我平时得罪过什么人,也绝不可能会到要我的命的程度。

      童馨颖关心的问我怎么了,我冲她笑了笑,说,没事,神经病而已。

     童馨颖没有再问什么,又坐回了原处吃了起来。

     我有点心有余悸,虽然知道打电话的人可能会是一个神经病。但心跳还是没来由的加快。总感觉会有什么事情会发生。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恐吓我的人声音听起来有些熟悉。好像以前在哪见过。

     看到童馨颖吃的差不多了,我起身想要叫她回家。有点不想继续待在这里。心里那种毛毛的感觉让我坐立难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炙手的寒冰说:

今天有事,只有一更。欠的一更明天补上。

明天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