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了客厅后,可能是有人听到了我们进来了,楼上传来了推门的声音,我条件反射般的将头低了下来。

      童馨颖见到楼上下来的人之后,快步的跑了过去,非常温柔的叫了一声爸。听到童馨颖叫爸,我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该说什么,索性将头低下来,干脆不去理他们。

     “馨馨啊,听到你要来我今天连公司都没有去,一直在家里等你。”一个很洪厚的声音从楼上传来,不用想,肯定是童馨颖的父亲,不过我怎么感觉这个声音在哪里听过,而且很熟悉的样子,但就是想不起来。

     童馨颖和她爸说了几句话,童馨颖她爸终于注意到我了,很疑惑的问道,  “咦,这是谁?馨馨你的同学吗?”

      本来我一直都低着头,听到童馨颖她爸问我,感觉再低着头就有点不太礼貌了,我抬起了头,刚想要说我是童馨颖的同学,突然我愣住了。

     怎么会是他?难道他就是童馨颖的爸爸,这也太巧了吧。

      我有点惊讶的说了句童叔叔,怎么会是你?

      童馨颖她爸有点反应不过来,听到我的话有些疑惑,盯着我看了好半天,终究还是没有想起来我到底是谁。

     站在我旁边的童馨颖突然一副笑呵呵的样子,看着她爸说,爸,你真的不知道他是谁么?你不是给我说过你小时候还抱过他的么,难道你是骗我的么。

      说罢童馨颖调皮的朝我眨了眨眼。

     看到童馨颖朝我眨眼睛,我马上明白过来其实童馨颖早就知道我和她爸认识。怪不得她这次非要让我陪她来找她爸。

     我有些意外,小的时候记得童叔叔经常来我家,和我家的关系非常好,每次来以后都会给我买许多玩具。不过在不久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了,曾经我问过我妈,为什么童叔叔不来了,我妈说童叔叔搬家了,以后我带你去找他好不好。只是没想到再一次见到他会隔这么久。看到曾经很熟悉的面孔,一见到他,就会想起小时候我爸骂我的时候童叔叔都会安慰我。突然觉得心里酸酸的,如果没有发生那样的事,我现在也许会和童馨颖一样,有着这样一个爱我的父亲。只是我有点疑惑,为什么童馨颖早不给我说,非要等到现在。

     果然,童叔叔听到童馨颖的话稍微愣了一会,有点吃惊的看着我说,   “你是路晨?”

      看到童叔叔有些关切的眼神,我点了点头。

     “你竟然长这么大了,我见到你的时候你还只是一个孩子,一转眼你已经长成一个大小伙子了。看来我真的已经老了。” 童叔叔有些爽朗的笑着。

     看到童叔叔有些斑白的鬓角,我突然想起了我爸,不知道这么多年没有见他,他现在还好吗?

     我按捺不住心里的冲动,在童馨颖诧异的注视下我快步的走了过去一把抱住了童叔叔。

     感受到童叔叔温热的胸膛,突然感觉自己好委屈,一个人过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人关心过我。现在突然见到多年未见的童叔叔,就好像见到了亲人一般。好累好累的感觉。

     童叔叔对我的举动并没有感到意外,轻轻的反手将我搂在了怀里,有点心疼的说,   “孩子,这么些年真的苦了你了,当年的事我也知道一点,曾经我也劝过你爸,但你爸的态度很强硬,我怎么都说服不了他。我拖了许多人找过你的下落,最终都杳无音讯。孩子,这么多年你是怎么过来的。”

     听到童叔叔关心的话语,我终于撑不住了,憋了七年的委屈全部都爆发了出来,在童叔叔的怀里狠狠的哭了起来。

  N更新Lh最}Y快C上酷《匠网d

     童叔叔轻轻的拍着我的背,说,   “孩子,哭吧,这样也许你能好受点,这么多年你肯定遭受了不少委屈。”

      良久,我终于止住了哭声,有些不好意思的站直了身子,擦了一下眼泪,   “对不起,童叔叔,我有点激动了。”

     童叔叔听到我的话露出了笑容,   “你这么说就见外了,怎么说我都是看着你长大的,在我的眼里早已经把你当成了自己的孩子,有什么好见外的,有什么委屈你就尽管说。”

      我,没有想到曾经我只见过几次面的童叔叔竟然会比我爸都关心我,心里有些感动。

      好半天,童叔叔见我的情绪稳了下来,就问我这么些年到底是怎么过来的。

     我没有隐瞒,把我这么些年的遭遇全部都告诉了他。

     童叔叔听完后好像有点疑惑,问我吴伯是不是吴明清。我点了点头,心里有点疑惑,童叔叔为什么会知道吴伯的名字。

      童叔叔看到我点头,表情有点怪,嘴里一直念叨着,怎么会是他,他不是已经撤资了么。

      我有点听不明白,问童叔叔到底怎么了。

     童叔叔思索了一会,说道,   “那时候你还小,不知道这些事。曾经我和你爸,候亦晨还有吴清明四个人一起白手起家,奋斗了三十多年才闯下了一番成就。四个人一起经营着现在这家公司,所以我才会有些奇怪。那个帮助你爸度过难关的那个人会是吴明清,但他为什么会提出那么奇怪的条件,你爸竟然会答应。”

      听到童叔叔的话,我有些震惊,没有想到吴伯曾经和我爸关系那么密切。公司竟然是他们合开的。那吴伯怎么没有跟我说。

       而且刚才童叔叔不是说公司是他们几个人一起创立的吗?那为什么在我的印象中好像只有我爸一个人在经营公司。他们为什么都离开了?

      我问童叔叔公司不是他们四个人一起经营的么,那为什么现在只剩下我爸?

     童叔叔听到我的话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有点难过的样子,说,   “本来当初我们四个人都好好的,利益方面也分配的很好,不过好景不长,候亦晨,也就是另外一个人得了心肌梗塞,很快就离开了人世。由于他的去世实在是太突然了,没有来的及留下遗嘱就匆匆离开了人世。而他的妻子也早在许多年前因为某些缘故而离异了,留下了一个只有两岁多的儿子。当时我们就约定,谁以后抚养候亦晨的儿子,候亦晨的股份就归谁所有。结果你爸和吴明清因为孩子到底归谁抚养的问题发生了很大的争执,最后吴明清负气离开了公司,带走了公司大半的资金。将他的股份全部转移到了你爸的名下。当时我怎么劝都没有用,吴明清就这么离开了公司,我那时候看到他们的行为,有些失望,很多年的兄弟竟然会为了股权的问题反目成仇,我一起之下也离开了自己倾注了很多心血的公司,来到这里,另起炉灶。他们当年闹得非常凶,没想到竟然会是他帮助你爸,更令人想不通的是他为什么要提出那样奇怪的条件,你爸竟然也答应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炙手的寒冰说:

  书友群在作品公告里有写,有兴趣的书友可以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