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伯一脸严肃的看着我,“昨天晚上打你的那个人是庞家言的儿子,至于庞家言,不用我说你也知道意味着什么吧”

      我心里猛然间一跳,竟然没有想到事情有这么严重  庞家言,在本市乃至邻市都是如雷贯耳的人物。这个人是靠着混黑起家,混黑的人每个地方自然也都不会少,如果说庞家言仅仅是黑社会的话也不会让那么多的人惧怕,毕竟黑的东西都怕光。但庞家言的恐怖之处是他的另一个身份,本市市委书记的女婿。而这双重身份意味着什么,每个人的心里都清楚。他这个人是出了名的护短。

       我没有想到我无意中得罪的那个人后台竟然这么硬,我清楚,吴伯并没有吓我,如果他昨天晚上哪怕迟来一分钟,后果都是无法想象的。

     “你还记得你自己一个人搬出去住的时候是怎么给我保证的?难道你忘了吗?如果你有什么事情我怎么给你...,”吴伯突然不说了,表情怪异的看了看我,发现我并没有什么异样后话锋一转  “现在你说这事情怎么处理?”

      听到吴伯的话我一阵头大,我只不过是把庞威打了一拳,而我都住院了他还没完吗?正在我为这件事伤神的时候,吴欣推开了门进来了,手上的饭盒仍然是空的。

      吴欣放下了饭盒,歉意的看了我一眼,走到吴伯身边,看着吴伯说,  “吴伯,都是我不好,和路晨没有任何关系的,路晨是为了救我才打庞旭的。都是我惹出来的,我现在就去找庞旭”。转身就要出去,我一把抓住了吴欣,胳膊如同裂开了般的感觉,我忍不住叫了一声,妈的,下手真重。

     吴欣立刻转过身来一把扶住了我,眼睛红红的,模样要多可爱有多可爱。吴伯也是一脸关心的看着我,我调整了一下呼吸,慢慢又坐会了原来的位置。

      过了一会儿,吴伯看了看我吴欣,可能他还不知道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问吴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吴欣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吴伯昨晚发生的所有事情。

     我才知道这个傻丫头是被那个叫做李佳的女生给骗出来的,到亭子后没有等到李佳却等来了庞旭,才有了后来发生的事。

      吴伯听完后无奈的看着我摇了摇头,随即吴伯转过身去不停的在房间里踱步,嘴里一直念叨着这事情有点棘手,怎么办之类的。

     我看了一下吴欣,发现她像是要说些什么,不用想肯定又是什么她去找庞旭之类的话。身为一个男人怎么可能会让一个女孩去找别的男人求情,虽然我和这个女孩并没有什么交情,认识了还没有一天。但这关乎我的原则问题,我的世界里从来没有让女人为我挡枪这一说。

      我推了推吴欣,吴欣一脸疑惑的看着我。我向她把手放在嘴边向她比划了一个不要说话的动作。吴欣看见后愣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可能也知道现在不适合她说话。

     吴伯咳嗽了一声,肯定是发现了我刚才的小动作。吴欣脸蹭的一下红了起来,然后将头埋在了胸前。也幸亏是她,要是别人肯定堵不住脸。看到她这个动作我瞬间无语了,不就是和你比划了一下让你别说话嘛,怎么搞的跟偷情被发现似得,真不明白她脑袋里想的什么。

  ,0酷匠网。S首0F发

      吴伯叫了我一声,我抬起头来看着他,吴伯看了看我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我让吴伯说,要我怎么办都行。吴伯想了想,随即开口道,  “目前我能想到的办法只有这一个了,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就是让...”

     “不行,这个办法绝对不行,让我被庞旭打死我都不找他。吴伯,你是知道的,让我找他帮忙,比杀了我都难”。

      吴伯话还没说完,我就坐了起来大声的打断了他的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