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公寓,走到浴室,看着镜子里被血染红的白色制服,不禁想到,可儿的血在我身上,是不是意味着我和可儿合体了?

  洗完澡,在床上躺着,翻来覆去,不知过了多久才入睡。总是回想今晚发生一切,还幻想着以后和艾可薇见面会是怎么样,不停换想法。

  第二天下午,我们机组下班早,于是一起组团去医院看望可儿。

  可儿的父母都在,可儿也醒过来了,打着点滴,只不过脸部显得很苍白,看上去很憔悴,多了一种病态美。在一起的还有一个男的,我记得他,就是之前每天下班开跑车送可儿花的那个男的。他坐在可儿旁边,跟他父母说着笑着,可儿也跟着笑呵呵的,旁边桌子还有很大一束鲜花,新鲜的。

  我们一群人进来之后,我缩在最后,感觉有点紧张,心跳都有点加速了。机长和萧姐先是一阵嘘寒问暖,然后送上了一点水果和其他礼物之类的。可儿父母也起身表示感谢,然后示意我们做沙发。我在最后面没说话,只是把水果放在茶几上。

  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开的病房很大,跟在自己家一样。我们坐下,然后萧姐开始削起了苹果,然后开始了无尽的聊天。

  我还是啥话没说,只是时不时的瞟了瞟在病床上的可儿,她也时不时的瞟我,有时候会对上几眼,然后又移开视线。

  不一会儿,她父母很客气的问答,“谁是舒懿啊。”

  我微笑了下,“我是。”

  “非常感谢你昨晚救了我们家可儿,我欠你个人情,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找我。”可儿她爸爸满脸严肃的说。

  “不客气,只要可儿没事就好了,我也就做了个正常人都会做的事而已。”

  “现在这么谦虚的年轻人没多少了,我喜欢谦虚的年轻人。”

  我这种屌丝在你高官大人面前还敢吹牛逼么,还是说我就算吹牛逼你也会说你喜欢有自信的年轻人之类的话?搞政治的一个个都会拍马屁?他为啥给我拍马屁?

  我微笑着:“过奖了。”

  “你们看,我没说错吧,谦虚。”说完他哈哈的笑起来了,大家也勉强的跟着笑了。

  这时候,那个坐在可儿一旁的男的说话了,“伯父,其实我早就劝过可儿别干这种高危工作。你们都知道,这航空要是出什么事,那就.....”他叹了口气,“可她偏不听,这次还好是在地面出了事,多亏了这位先生。我真的担心她以后啊。”说完,一副惆怅的表情看着可儿。

  可儿有点不高兴了,“我的生活我自己做主,我干什么由不得你管。”

  “建国这是担心你,你怎么这么说话,我平时都怎么教你的。”他爸皱着眉毛看着可儿。

  “爸,我现在都多大了,你还把我当个孩子。我长大了,我想过我自己的生活,而且我这次出事跟我的工作没有半点关系。”

  “还说没关系,要不是这工作环境,能出这种事?”

  看来这男的跟可儿的爸爸有点关系,还挺特殊的。但是这两个说的话,完全不当我们机组的存在。但没办法,人家可是高官,我们这些平民百姓在他们前面就跟空气样。但是之前他爸夸我的话是怎么回事呢?难道是拍马屁的职业病?

  这时候可儿看了看坐在沙发上我们,明显有点尴尬。“爸,你是来探病的,还是来吵架的?我不想跟你纠结这些事情,上次跟你吵架已经够呛了。”可儿衣服生气的样子说。

  她爸正准备反驳,这时候可儿的妈妈打断了,“好了,老头子,女儿这次出了这种事,我们做爸妈的应该关心才是,这个问题上次也已经吵了一架了。女儿的同事还在这呢,别给咱女儿丢脸了。”

  他爸才把到嘴边的话收了回去,然后深呼吸了一口,看了一眼我们,然后对我们说,“不好意思,我不是在说你们的工作。只是我就这么一个女儿,从小就很疼她,不希望她有点什么闪失。”

  萧姐笑了笑说,“没关系,我们能理解您的爱女心切。”

  FUCK,说都说完了这些话,还装绅士道歉,要是以哥以前的脾气,哥也不能干啥。。。

  这时候,机长站起来,“那我们就不打扰你们唠家常了,可儿你养好身体,请假的事包在我身上。我们就先走了。”

  大家也都站起来说拜拜了,我也站起来,只是没说话,看了看可儿。她皱了下眉毛,看了下我,跟她对视了1秒钟,突然心里有说不出的心酸,那种感觉从未有过。就像是到嘴边的肉飞了一样。她挽留了下,但是我们坚持要走。她也就没说什么了。她知道我们是有点怕她爸。

  {、更g*新x6最@G快u上=酷Q,匠网+

  然后大家就走了,出了医院各走各的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丶Spirited说:

还是很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