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中飘着蒙蒙细雨。

  两拨人在海边僵持着。

  “峰哥,你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难道还要继续和我斗下去吗?”

  “龙炜东,你是怎么知道我的行动?”

  “呵呵,峰哥啊,自己的手下都没管理好,你拿什么跟我斗?你的集团资金恐怕也不能继续支持你斗下去了吧?”

  听着龙炜东的话,没有任何表情的楚峰突然笑了,一双深沉如井的眼睛嗖地划过一抹亮光,却又瞬间熄灭。

  “做了这么多,你无非是想要我的楚氏集团罢了,你的龙氏企业吃的下吗?”

  “那就不劳烦峰哥操心了。”

  “敢不敢到一边聊聊?”

  楚峰指了指一处没人的空地,故意避开了自己的手下。

  “都是出来混的,我还怕你不成?”

  龙炜东没有丝毫犹豫,跟着楚峰走去。

  除了楚峰和龙炜东,谁也不知道那天晚上他们有过怎么样的对话。当天晚上没有发生任何械斗,楚峰手下的小弟也没有任何死伤。只是第二天,楚峰就宣布破产,解散了自己的组织。

  曾经辉煌的楚氏集团就这么垮了。消息如流水般传遍RZ的大街小巷。

  龙氏企业通过拍卖、收购迅速拿下了楚氏集团名下的大部分产业,没有留给楚峰任何翻身的机会。曾经RZ黑道上的两位龙头大哥,如今只剩下了龙炜东一人。

  变天了。再也没有龙楚纷争,RZ只能一家独大夜已经很深了。

  RZ这个临海小城市的秋天已经很凉了。楚岩身上只有一层薄薄的被褥,他躺在硬板床上蜷缩着身体,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今天他们搬家了,却是从海边的豪华别墅搬到了一间简陋的小平房。

  酷匠网@正cC版o*首发"

  “儿子,现在爸爸除了你,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下午父亲说的话又回荡在他的耳边。

  楚岩只有十六岁的年龄,他的父亲楚峰也还是正当壮年,但却生出了白发。楚岩看着落寞的父亲,父亲脸上的那条长长的伤疤再也不像往日那般凶猛。

  对于家里变故的原因,楚岩还是知道一些的。

  这一切都是龙炜东的错!

  “龙炜东,你欠我爸的,我一定会亲手讨回来!”

  楚峰的心里埋下了仇恨的种子。正在慢慢地生根、发芽。

  在楚岩昏昏沉沉睡着的同时。RZ君临天下酒店十三楼的一间包房里,灯火通明。这是RZ如今最大的酒店,也是龙氏集团名下的产业。

  “龙哥,恭喜恭喜,RZ如今已经是您只手遮天了,以后可要多多照顾小弟我。”

  如果有当初楚氏集团的人在场,肯定会大吃一惊,这个正在端着酒杯的人,正是曾经楚峰最信任的集团副董贾达!

  “呵呵,这次能这么顺利的搞垮楚峰,你要算头功啊。”

  龙炜东端起酒杯和一脸谄笑的贾达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哪里哪里,以后还要靠龙哥多多提携。”

  贾达忽然间想起了什么,低声说道:“那楚峰还有一个结拜兄弟,在加拿大黑道上有些势力,恐怕…”

  “哼,这里可是RZ,就算猛龙过江,我也要让他盘着!我背后的势力可不是他那种角色可以对话的。”

  龙炜东冷笑一声,把玩着手里的玉石。

  “我相信龙哥的实力。”

  贾达看了看手腕上的金表。

  “龙哥,时候不早了,我先告辞了,免得打扰您休息。”

  龙炜东点点头,招呼手下的小弟送客。

  “龙爷,这个人…”

  贾达刚刚走出房间,一直站在龙炜东身后的男子低身问道。

  此人在RZ黑道上名号极响,人称修罗。曾经只身从仇家手里救出龙炜东,浑身是血的他背着昏迷的龙炜东到了医院。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只是从那以后,只要有龙炜东出现的地方,肯定会有他的身影。

  “我喜欢叛徒,但是也最讨厌叛徒。”

  龙炜东半眯着眼睛,不知在盘算着什么。

  “今天他可以为了钱出卖楚峰,那么明天他也会因为别的好处背叛我。去吧,做的干净点。”

  修罗点点头,转身离开,留下面无表情的龙爷。

  早上六点,楚岩睁开朦胧的睡眼,轻声下床。昨晚楚峰喝得大醉,现在恐怕还没有醒。

  楚岩收拾好自己,轻声走出家门坐上公交,来到学校。

  “呦,这不是楚家的公子嘛,平时不都是宝马接送吗?今天怎么?第一次坐公交吧?还习惯吗?”

  刚下公交车,楚岩就听到了一阵讥笑。

  抬头淡淡的看了一眼,是学校里的陈杰,身后跟着一群小弟,嘻嘻哈哈的笑着。

  陈杰此人家境还算不错,但是仗着家里有几个钱,总是欺负学校里一些没有背景的学生。若是以前,借他几个胆子,他也不敢这样和楚岩说话,但今时不同往日,楚家没落的事情在RZ传的沸沸扬扬,在陈杰眼里,楚岩现在也是一个任由他欺辱的软柿子罢了。

  楚岩只有16岁,正是爱冲动的年纪,瞥了一眼陈杰,缓缓地把书包放在了地上,慢慢地向他走去。

  陈杰看着楚岩,不怒反笑,他身后的小弟们也给他壮着胆子。

  “呵呵,想打我啊?有意思。”

  突然间又变了脸色。

  “操,还以为你是楚家的少爷啊?你爸被搞定连家业都丢了,你还敢在这跟我装逼?信不信我…”

  “信不信你什么啊?”

  陈杰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传来。

  陈杰顺着声音看去,立马变了脸色。

  “原来是洋哥和博文哥。”

  诸葛博文走到楚岩身边,拉住了他。任洋停在了陈杰面前,陈杰身后的小弟们也都识相的闭上了嘴巴。紧接着,任洋一个嘴巴扇在了陈杰的脸上。

  “楚岩是我大哥,以前是,以后也是。”

  “是是是,我知道了,我刚刚是在和岩哥开玩笑。”

  “知道就好。”

  听着任洋冰冷的话语,陈杰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任洋的父母都是省里的高官,以陈杰的家世是绝对惹不起的。

  “洋哥,走吧,跟这种狗废什么话。”

  诸葛博文永远都是那副慵懒的模样,眼镜下的双眸中却透露着与年龄不相符的睿智。

  “岩哥,以后再遇到这种咬人的狗,一棍打死就行,免得在耳边聒噪,惹人心烦。”

  楚岩笑笑,拿起地上的书包。抬头向学校走去,身边跟着任洋和诸葛博文。

  “妈的,迟早有一天老子要整死你们。”

  陈杰看着三人离去的背影骂道,摸摸自己被打的脸颊,露出一副毒辣的表情。

  楚峰其实早就醒了,只是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楚岩。一天前,他还是以为坐拥数千万资产的大哥,然而现在,他不由得苦笑着。

  “也不知道楚岩那孩子能不能承受这么大的落差。”

  楚峰点上一根烟,狠狠地吸了两口,摇了摇还有点晕的脑袋。

  “老三的电话也应该要打来了吧。大哥该怎么跟你说呢?”

  正想着,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

  楚峰拿起桌儿上的手机,看着号码,又是一阵苦笑。真是想什么来什么。

  “大哥,龙炜东那王八蛋搞了什么手脚?我现在带人回去剁了他!”

  老三本名宋强,是楚峰的结拜兄弟,当年和楚峰一起当过兵。退伍之后,帮助楚峰一点一点的建立了自己的势力,是曾经楚氏集团的元老。

  在楚氏集团刚刚稳定的时候,他却因为一个女人犯下了命案,不得已带着两个手下跑路到了加拿大。在楚氏集团运转起来之后,楚峰就打点好了一切,想接他回来。可是没想到宋强却在加拿大建立了自己的组织。这一别,已经十年了,如今宋强已然是加拿大黑道的一位龙头。期间宋强多次提出过要帮助楚峰踏平龙氏企业,却都被拒绝了。

  “这么多年了,你这性子是一点都没变啊。”

  楚峰吸了一口烟,辛辣的烟草刺激的他格外清醒。

  “好好在加拿大待着,不要回来。他龙炜东既然敢突然对我动手,肯定是做了万全的准备。说不定他在背后攀上了什么我们无法知晓的势力。”

  “那我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哥被人搞的这么落魄!哥,要不你来加拿大吧,我把这边交给你,你还是老大,我给做你副手。”

  看的出,宋强是真的担心。距离再远,时间再长,兄弟情,永远不变。

  “我去投奔你?像只丧家犬一样?”

  楚峰摸了摸自己身上攒下的伤疤。

  “你哥还丢不起这个人。楚家的东西,不是那么好碰的。老三,楚岩那小子今年已经十六岁了。”

  “大哥,难道你是想?”

  宋强揣摩着楚峰话里的意思。

  “你真以为龙炜东这么轻易地就把我扳倒了?我如果跟他硬拼,就算他赢,我也要扒他一层皮。”

  “大哥,我明白了。”

  多年的兄弟,话不用说的太透,彼此就能了解到对方心里在想什么。

  “大哥,两年。两年足够了。你在RZ照顾好自己,二哥和老四已经不在了,你不能再出意外。两年之后,我管他龙炜东背后有什么人,我一定带人回去帮你。

  “嗯,好。”

  挂了电话,楚峰斜躺在床上。

  “我所拥有的一切迟早要交到你手里,这也是你注定要走的路。两年时间虽然有点短,但也够了,是龙是虫,你自己闯吧。我相信我楚峰的儿子不会是阿斗。虽然有些残酷,但是,他龙家欠你老子的,你一定要拿回来啊。”

  楚峰在心里想着,脸上那道长长的刀疤又如往日那般狰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