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月晴还没有说话,季月玲就说话了:“你放心,我也绝不会和她起冲突的。”

  季月晴没想到自己的二妹竟然这么急着嫁出去,便翻了个白眼说:“你不趁现在多争取点利益,怎么这么快就同意了?”

  季月玲笑道:“还争取什么啊,我已经是他的人了。”

  季月晴叹了口气,对陈攻林说:“这件事我会跟家父协商,你尽快去我季家求亲。”

  陈攻林点点头:“我会的。”

  季月玲带着带着季月玲离去,陈攻林也回到了碧云谷,然后带着衾儿和天觉和尚,一起回到了苦度大师那儿。

  此时已经是上元元年(公元760年),史思明势力逐渐稳固,肃宗也不再贸然发兵,是以风云不动,但却阴气沉沉。

  却说陈攻林的求婚也是顺利通过,毕竟季时也希望自己的教里有一个合格的继承者,目前看来,应华要负责丐帮,秦灵要负责秦家,自然陈攻林最为合适。

  陈攻林与季月玲的婚礼,跟季月晴与秦灵的婚礼,都在季家办,这是协商好了,省的江湖朋友们四处奔波。

  四人在同一天成亲,自是热闹非凡,宾客络绎不绝。

  然而由于陈攻林已有妻子,他自己生怕委屈了衾儿,便让苦度认了衾儿做义女,此刻一同成亲,以显公平。

  而秦灵也是同娶两妻,还有一个燕儿。

  季时虽然心有不满,但见两个女儿没有丝毫不愿意,也便放手不管,任由他们。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衾儿率先生下了一个男婴,为陈家添了新丁。

  陈攻林自是欣喜万分,亲自起了名字:陈颜金。也算是纪念颜仪和苏金缕。

  随着日子逝去,花中仙也诞下一女,取名应子雨。无疑是代表着对雨落的思念。

  季月晴、季月玲却是毫无动静。

  后又传来白玉凤、归中秀相继大喜,江湖上到处都是喜气洋洋的景象,然而,却有两家是披麻戴孝。

  那边是白家和丁家。

  因为丁宁去世了。据说是因为那次的后遗症。

  杨无法与杨无天虽然有心报仇,但却好歹与应华交情匪浅,也不好下手。

  但是白柯就没那么多顾及,曾云与白枫一时疏忽,就让白柯溜了出去。

  白柯来到花家,一直犹豫着要不要进去,听着屋子里传来的小孩哭声,想起自己那未出生的孩子,更是一阵心痛。而又想起自己那个早逝的雨落师姐,杀了应华,她会怪罪吗?

  E最新;章w*节R\上}酷T匠网9

  白柯徘徊不定,不知该不该动手。

  应华正好出来给孩子换尿布,猛然间一抬头,便看到了白柯。

  应华怕白柯威胁自己的女儿,便几步跳了出来,说:“白兄来此有何贵干?”

  白柯冷笑道:“有何贵干?莫非你不知道,宁儿已经去世了吗?”

  应华忙道:“白兄不要误会,丁大姐去世我也万分悲痛,只是家里刚添了闺女,实在走不开才没有前去吊孝,实在是有愧于心。”

  白柯冷笑道:“你知道她是怎么去世的吗?”

  应华摇了摇头:“难道有什么内情?”

  白柯道:“就是上次为了救那个小孩而留下的后遗症,之前她一直拉着我,否则,我早就来灭了你了。”

  应华有些悲伤,很真诚的说道:“实在是对不起了。”

  白柯冷笑道:“道歉有什么用?能把宁儿的命换回来吗?”

  应华叹了口气,默不作声。

  白柯又说道:“不过我既然没有直接杀进去,就是不想打乱你的生活,你在家安排一下,后天中午,在嵩山万谷崖一决生死,我等你。”

  白柯说完就走了,留下应华一个人独自叹息。

  中午,万谷崖。

  阳光明媚,明媚的似乎有点热烈了,像极了我现在对你的思念。

  路上满是灰尘,漂漂浮浮的想要穿透我薄弱的心灵。

  于是对你的思念就如清泉划过我苍茫的灵魂,我笑了,仿佛看到你嘴角勾起的笑意。

  你说请安静,于是我安安份份稳坐枯禅。于是你得意的笑,表情就像黄蓉又耍了小聪明。

  前方树叶稀稀落落,透着光你的笑脸又浮现,可爱而安详。

  你说你就在我面前,你说我们之间隔着的,只是一步的距离。

  然而,我怯步了,脚上如同覆盖了无数灵魂,再也无法移动。

  阳光不耐寂寞,偷偷摸摸的将你围绕,于是你就如同巡游人间的九天玄女,圣洁的像隐居南山的观世音菩萨。

  我想往前,离你近一点,哪怕一点点,可是,脚,依旧没动。

  缓缓伸手,想要抚摸你温馨的脸庞,寂寞却转身,将我包围。于是心里忽然一阵荒凉,伸起的手陡然落下,你的笑容渐渐模糊,蒸腾的雾气侵蚀了思念,眼前一片迷茫,看不到希望。

  你说,最明媚的阳光在人的脸上,不信你看。于是我走近了仔细的看,看到的是你脸上辉煌的幸福。

  我笑了,是那种很认真的笑,笑到肝肠寸断,笑到心疼,笑到看见从没见过的未来。你说,你就在我身边。我睁眼,安静地笑。看到你在左边同样安静地笑。

  微风就那样斜斜的吹,吹起你斜坠的发梢,于是你的幸福像扩散的涟漪,波及了你身边的我。那样一种懵懂,推不开你我防御的窗纸。我抬头,吸气,流入心扉的,却是无边的惧意。

  你说,别怕,还有我。我点头,不怕,尽管只有你,只有你。

  忽然想起,阳光很灿烂,于是,相视而笑,还有你……

  可是,我的手,为什么摸不到你?

  可是我的心里为什么还有无尽的悲伤?

  我真的不想醒来,可是我又不能不醒来,我的丁宁,你在哪儿?

  白柯终于悲切的吼了出来,万里沧桑,只留余音袅袅。

  应华出现,带着那把绝世的紫电。

  两人相视而战,深深凝望,仿佛多年未见的好友。

  是什么在呼啸,吹乱了两人的思绪。

  白柯终于拔出了手中的剑。

  无论怎么样,应华也只有一战,他想和花中仙白头偕老,他想看应子雨慢慢的长大。

  于是,紫电出鞘。

  紫电太阿相见,天地风云变色,此时已是上元元年深冬,却依然响了几声雷鸣。

  然而应华终是心怀愧疚,败在了白柯手下。

  然而白柯却没有杀应华,他大笑几声,扔下手中的太阿,道:“帮我带给白家,让他们还给秦公子。”

  说完白柯竟然一跃而下,从崖上跳了下去。

  应华起身已晚,竟然眼睁睁的看着白柯落崖。

  应华叹了口气,将太阿带给了白家。

  曾云白枫大吃一惊,忙去崖下寻找,终于找到了早已摔碎的白柯。

  白家上下悲痛万分,这代表着白家绝后了。

  曾云早年夫君死在季时手下,中年儿子又死在季家的三小姐的夫君应华手里,心下自是恼怒异常,便联合了丁家,大局进攻季家。

  但是季家有丐帮和秦家的支援,自是无所畏惧。

  然而曾云已被仇恨迷惑了双眼,哪儿管什么谁强谁弱?

  但白枫还是知道分寸的,拉住了曾云,示意计取。

  可是两人哪儿会什么计策?想了半天,恰闻陈攻林带着衾儿和季月玲回家,便决定路上设伏,抓了季月玲,也算是对季家的重大打击了。

  于是,陈攻林在半路上就遭遇了伏击。

  这群人胆大异常,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季月玲和陈攻林还好说,可是衾儿就没那么走运了。

  最后,衾儿为了保护孩子,竟被乱刀砍死了。

  陈攻林恼怒异常,忘不了衾儿死时看着他的那种留恋的眼神,于是发了疯一样的砍杀,终于救回了儿子。

  陈攻林这一怒,青霜直接搅动风云,寒气逼人,生生的冻死了几个功夫低微之人。

  终于在陈攻林的大发神威之下,这群人仓皇而逃。

  陈攻林痛哭一场,才带着衾儿的尸体,让季月玲抱着儿子,回到季家。

  虽然季家跟衾儿没有多大关系,但怎么说白家杀了衾儿也算是季白矛盾激化的导火线,于是,江湖动乱再次开始。

  陈攻林却是恼怒异常,直接单身杀向了白家。

  陈攻林来到白家的时候,白家的人正和丁家的人开会呢,似是再商量怎么进行下一步。

  陈攻林可没有什么客气的,直接就杀了起来。

  没一会儿,杨无法杨无天就出来了。

  杨无法冷哼一声:“这小子真是无法无天。”

  杨无天道:“也太嚣张了,在论剑大会上的时候我就看他不顺眼了。”

  两人说完,便扑杀向陈攻林。

  陈攻林怎么会将他们两个放在眼里,三下五去二就将无法无天打的没了脾气。

  最后无法无天实在坚持不住,才喊道:“白姨还请赶快出手。”

  这时候,一柄长剑攸的射出,直奔陈攻林而去。

  陈攻林举剑斜挡,生生劈断了这柄长剑。

  陈攻林冷笑道:“我和你白家丁家做对?是谁不分青红皂白杀了我妻子?难道杀人不该偿命?”

  白枫道:“那只是个误会,我们只想抓季月玲回来,没想到错手杀了贵夫人,陈公子还是暂且回去,改日我等必然登门谢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