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攻林突然绷住了脸,说:“衾儿,既然你说我让你做什么你都心甘情愿,那为什么我说让你做我夫人你不情愿?是不是不愿愿意做我夫人?”

  衾儿一下子急了,说:“公子,我怎么会不愿意做你夫人,只是怕辱没了公子身份。”

  陈攻林道:“我现在哪儿有身份?我就让你做我夫人,你不能拒绝!”

  陈攻林说完,就抱着衾儿亲了起来。

  衾儿在这方面可是个中高手,既然公子想要,那么,衾儿自然是百般讨好,曲意逢迎,即将陈攻林伺候的欲仙欲死,欲罢不能。

  自此,陈攻林每日里养养伤,然后和衾儿颠龙倒凤一番,生活倒也有滋有味。

  然而,这一日,陈攻林却终于被人找到了。

  找到他的是敌人,不是朋友。

  其实他哥哥陈夺阳,还有苦度和尚,都在找他,这是被这个敌人抢先了而已。

  这个敌人正是如今已经没有了家人的连云林。

  连云林道:“畜生,正与找到你了,还我家人命来!”连云林话不多说,直接就冲了上来。

  陈攻林怕连云林伤到衾儿,便不应战,直接向外逃去。

  连云林悲切家人全死,认为都是陈攻林的错,此刻哪儿有半分犹豫?自然一马当先,跟了下去。

  衾儿急忙也想跟下去,可是他哪儿能追上这两个武艺高超的绝世高手?

  陈攻林终于停了下来,回过头来,看着连云林。

  连云林冷笑着:“你怎么不跑了?”

  W:更A新}最快“9上◎酷w匠,网、!

  陈攻林哈哈一笑:“对付你,我还需要跑吗?”

  连云林冷哼:“那咱们就手底下见真章吧。”

  连云林说完便拔出了龙泉,也不等陈攻林反应,便直接攻了过来。

  陈攻林当然不傻,虽然没拔剑,但还是举剑就挡。

  龙泉铮铮,但还是攻不破青霜。

  挡下一击,陈攻林便趁势拔出剑来。

  青霜终于再遇龙泉。

  刹那风云变色,雷声不绝。

  龙泉铮铮,龙吟之声响遍四方。青霜不甘示弱,寒气四溢。

  两个人不像上一次小心翼翼,这次直接就对扑了过去。

  没有什么矫情,陈攻林的八路刀法也不是徒有其名,威猛霸道如同大刀,刀气如万斤大石,直扑连云林而去。

  连云林当然也不是善于之辈,连家能成为八大家之一,自然功夫也是一绝。

  只见得龙泉煞气如万箭,直刺陈攻林。

  青霜落下,寒气似乎要冻裂煞气。

  龙泉嘶吼,煞气虽被困,却没有大碍。

  然而,陈攻林终究旧伤未愈,虽然有八路刀法,虽然有迦叶真经,但还是逐渐不支。

  原来在神剑面前,什么功夫都已经不重要,这就是当初陈攻林还没有功夫就可以凭借青霜成为论剑第一的原因。

  连云林却是越战越勇,杀气冲天。

  陈攻林虽然不支,但青霜依然威猛,不受影响。

  剑芒吱吱,寒气缭绕。

  然而,最终陈攻林支撑不住青霜竟然脱手而出。

  青霜失去主人,顿时威力大减。

  陈攻林失去青霜,也再没有抵挡的实力。

  虽然如此,但连云林一往无前的打法,还是让自己受了伤。

  本来这不算什么,手持龙泉的连云林,对付一个什么都没有的陈攻林还不是手到擒来?

  然而这时候却出现了意外。

  小和尚到了,对,就是陈夺阳。

  陈夺阳见弟弟生死在即,哪儿还能平静,立刻上前,缠斗连云林。

  陈攻林见哥哥相助,自然提了士气,向旁窜去,拿了青霜在手。

  青霜立刻高声轰鸣。似是非常欢快。

  这次形势立转,顷刻连云林便落了下风,但是龙泉死死护主,两人也没办法一下子杀死连云林。

  就这样,几人杀的天昏地暗,直到天黑,连云林才败下阵来,被强杀而亡。

  至此,江湖上再也没有连家。

  龙泉被小和尚收了,然后便带着重伤的陈攻林,回到了陈家老宅。

  小和尚见到衾儿,也没多说,便将陈攻林交给衾儿照顾,自己则是去寻找师父去了。

  衾儿见到陈攻林伤势如此之重,自是伤心异常,悉心照料。

  再说应华与刘副舵主相聚之后,便回到了客栈,并没有离开,一来想等待丁宁的结果,二来等待苏连大战的结果。

  没多久,便来了消息,苏连大战全军覆没,没有胜者只有败者。苏家无一人幸免,连家连云林下落不明。

  而同样,丁宁的消息也很快就传来了,丁宁醒了,带着白柯回家了,至于病情如何,倒是无人提起。

  但绝大部分人都认为丁宁无恙,只是没了孩子,要不,丁宁怎么会息事宁人?

  花中仙与应华回到花家,却听说白柯与丁宁竟然来过,不过却是来找莫非的。

  莫非给丁宁看了病情,却是得出结论:丁宁再无生育能力,并且由于伤心过度,已伤了肝肺。

  白柯当即大发雷霆,要找应华报仇,可是丁宁却拉住了他,两人这才回了家。

  应华听了唏嘘不已,赶紧到了礼物到了白家。

  白柯见应华前来自是恼怒无比,叫道:“应华,你这个狗贼居然还敢来我白家?看我不杀了你。”

  丁宁忙在旁叫道:“夫君住手。”

  白柯异常听丁宁的话,停下了手,狠狠的看着应华,似乎想用目光吃了应华。

  应华忐忑不安的坐下,说道:“这是我和仙儿准备的一些补品,特意送给白夫人,此次我们铸成大错,希望二位能够原谅。”

  白柯叫道:“拿什么原谅?拿我白家断后的教训原谅你?”

  丁宁本来就是心肠极好之人,要不也不会刚见白柯的时候就帮助他,要不也不会因为一个素不相识的女子而和应华说理,要不也不会为了一个毫无瓜葛的孩童以身犯险。

  此刻既然应华已来道歉,自己当然没有拒绝之理,见到夫君质问。立刻就说:“夫君,不得乱说。”

  然后丁宁就看向应华:“多谢应公子好意,这礼品我们收下了,你们也不必在意,这一切,都是我的命。”

  丁宁说着,情绪有些低落。

  应华知道不宜久留,只想快点把自己的事办完,于是便说:“这是我和仙儿成亲的请柬,还请两位赏面。”应华从怀里掏出两张请柬,递了出去。

  白柯气的脸色通红,这尼玛是来道歉的?是来送请柬才是正事吧?

  但是丁宁已经说过原谅他们的话了,自己再发火有点不合适,便冷冷的哼了一声,转过头去,不理应华。

  丁宁忙道:“恭喜二位,我们到时一定前去。”然后接过了请柬。

  应华笑笑:“还有半年之期呢,到年底才成亲。”

  应华说完就转头走了,看得出来,白柯对他怨气很大。

  而与此同时,连云林身死的消息才渐渐传了出来。

  季月玲得知后伤心欲绝,自是发誓要找陈攻林报仇,可惜茫茫天地,陈攻林已和衾儿换了住处,她要去哪儿寻找?

  史思明斩了安庆绪,自立为帝。肃宗怀疑郭子仪,解除了兵权,这使得天下再次大乱,人心惶惶,陈攻林若真的想躲,季月玲怎么可能找得到?

  不知不觉,就到了应华和花中仙的大喜之日。

  天下英雄再次云集,但是依然没有陈攻林的影子。

  季月玲牙都快恨掉了,但是自己妹妹大婚,她说什么也不能有火。

  没想到,三姐妹中竟然是最小的先成婚。

  白柯陪着丁宁来了,但依然寒着一张脸。

  弟云雨也出现了,似乎有些委屈的打趣道:“应华,你这可是真着急啊,我跟你嫂子都没成亲呢,你们就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