衾儿一撅嘴巴,说道:“公子在哪儿,我就在哪儿。”

  陈攻林笑了笑,还不忘抽空拍拍衾儿的头,说道:“她是我妻子,你跟着她也一样的。”

  衾儿却摇了摇头:“虽然她是夫人,但她不是公子你,我只认你一个人。”

  !酷匠7网●首PJ发.

  苏金缕也笑了一下,说:“攻林,你还是快冲吧,我掩护你,想来我苏家也是一大家族,李适不可能不顾及的。”

  陈攻林却依然摇头:“他现在妻子死了,怎么可能顾忌什么?我知道这种感受。”

  然而两人的形势越来越差,苏金缕已经成了累赘,只剩陈攻林一人苦撑。

  这时候,苏金缕已经对冲出去不抱希望了,只是怔怔的看着陈攻林,似乎想要把他刻进生命里。

  然后苏金缕就突然爆发了无与伦比的作战力,一下子横扫了一片人,逼得众人不敢上前,然后苏金缕竟然一把抓住了陈攻林,将他抛了出去,随即又将衾儿抛了出去,这才大喊道:“快走啊。”

  苏金缕做完这一切,在也没有任何力量,一下子就倒了下去。

  随即就被众人乱刀砍死了。

  陈攻林仰天悲啸,然后竟然不管衾儿,直接又杀了回去。

  陈攻林气震云霄,一时竟无人可挡,让他慢慢的杀回了苏金缕的地方。

  陈攻林抱起苏金缕,然后又毅然杀了出去。

  带着衾儿,很快就消失了。

  众人这才纷纷醒悟过来,心想,这人既然这么厉害,为什么非要等这个女子死了才施展出来?

  他们哪知道,陈攻林因为杀了连云敏,心有愧疚,所以士气上就弱了,自然发挥不出青霜和八路刀法的威力。而苏金缕死了之后,他的士气攀升到了极点,这才最大限度的发挥出了自己,带回了苏金缕的尸体。

  李适自然不肯放过陈攻林,通缉令四海皆是。

  而连云林也从军队归来,誓要为姐姐报仇。

  陈攻林却躲在一个山洞里,傻傻的坐着。

  衾儿很是无奈,陈攻林自从吧苏金缕葬在山洞外面之后,就一直坐在这山洞里,不吃也不喝,已经两天了。

  衾儿也不敢走远,只能在周围采摘一些野菜,给二人熬些汤,可始终只有她自己才会稍稍喝一点。

  却说连云林虽然知道苏金缕已死,却还不满意,是啊,哪有一个外人能比得上自己的姐姐?但连云林也知道冤有头债有主,所以找上苏家,就是为了找陈攻林。

  可是可怜的苏家不但不知道陈攻林的下落,更是连苏金缕的身亡都不知道。

  连云林手持龙泉,杀上门来,站在门口高声喊道:“陈攻林呢?给我滚出来。”

  老管家出来说道:“陈公子并没有前来,前些日子小姐跟他一起出去,就再也没有回来过,听说是去了长安,公子可以到长安去找陈公子。”

  连云林怒道:“放屁,陈攻林带着苏金缕的尸体,早已离开长安,如果不是回了你们这儿,他还能去哪儿?”

  这时管家颤颤巍巍的说:“你说什么?你说小姐死了?”

  连云林点了点头:“真是如此。”

  管家扑通一声就滑倒在地上了,那个从小调皮机灵的小姐,就这么死了?

  连云林见管家这幅摸样确实不想做作,自是知道陈攻林尚未回到苏家,便直接向祥瑞镖局的老宅走去。

  到了老宅发现这儿修葺一心,连云林以为陈攻林在里面,便拿着龙泉,小心翼翼的走向了宅子内。

  然而遗憾的是,屋里空无一人。

  连云林无奈,只得四处寻找陈攻林。

  先不说连云林寻找陈攻林,却说连白葺得知女儿身亡,自是十分气愤。而同样气愤的,还有苏万里。

  双方都将怨气撒在了对方身上,自是恼怒无比,两下整日厮杀。

  今天你杀我一个家丁,明天我杀你一个弟子。

  苏雄也赶回来苏家,却没有参与到大战,而是四处寻找陈攻林,想找到妹妹的埋骨之地。

  江湖震动,其余各家都是驻足观望。

  苏家连家战火连天,没有一方主动退让。

  却说陈攻林这天同于想明白了,对衾儿说:“饿了吧?待我我打头野物,咱们杀了吃。”

  衾儿欣喜异常,毕竟几天都没吃饱肚子了,也不知道公子是怎么忍过来的。更重要的是公子开口了,那就代表公子没事了,这比什么都重要。

  却说陈攻林不久就打了野味回来,衾儿自然将它变成了肉汤,因为的确没有材料啊。

  陈攻林又和衾儿在这儿呆了几天,陈攻林才在苏金缕坟前磕了头,说定杀了李适,为她报仇,然后就带着衾儿离开了。

  却说不巧的是,陈攻林出来就遇到了连云林。

  连云林冷笑一声:“软蛋,终于舍得露脸了?亏我以前还把你当成英雄看,你为什么杀了我姐姐?”

  陈攻林冷冷的道:“我杀你姐姐是我不对,但你姐姐不分青红皂白,害死颜家一口人,又该如何说?你姐夫更是丧心病狂,下令杀了我妻子苏金缕,这又如何说?”

  其实苏金缕和陈攻林并未成亲,但两人关系早已确定,是以你称我为妻子,我称你为夫君。

  连云林道:“我姐姐也是受肖家蛊惑,怎么能算她的错?而你和苏金缕杀我姐姐,我姐夫为姐姐报仇,杀了苏金缕,又有何错?”

  陈攻林见连云林拒不认错,心里也有些火气,道:“那我为颜仪报仇,杀了你姐姐,又有何错?而不久,我就要杀了李适为我妻子苏金缕报仇,有有何错?”

  连云林道:“冤有头债有主,害死颜家的,是肖家,你已经报过仇了,又为何还要杀我姐姐?”

  陈攻林冷笑:“你姐姐也是凶手。”

  两人只是话不投机,越说双方的火气越大,最后双方都拔出了自己的宝剑,准备战斗。

  龙泉和青霜也都战意飙升,似乎很想和对方斗上一场。

  毕竟神剑只见还没有战斗过,上一次太阿和青霜相斗,但是太阿并不在主人手上,所以算不得数。

  龙泉发出一声龙吟,连云林从来没有觉得龙泉的战意如此高昂过。

  青霜也是一声嗡鸣,发出无尽寒气,死在保卫着自己的家园。

  就在这时,天空突然一声雷鸣,乌云滚滚而来,瞬间天色就暗了下来。

  陈攻林一动不动,拔出了青霜。

  连云林微微一笑,拔出龙泉,遥指陈攻林。

  又是接二连三的雷声,衾儿不禁有些害怕,两个人却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因为谁都知道,一动,就有了破绽,有了破绽,就容易被一击致命。

  不多久,天空就下起雨来了,豆大的雨点落在两人身上,没有一个人先动,甚至双方的眼都是不眨的,生怕自己一眨眼,一辈子就这么没了。

  大雨伴着雷声滚滚落下,衾儿在一旁瑟瑟发抖,却不愿意离开。

  两人的战意不降反升,龙泉清鸣,就像在于天上的雷声相和,而青霜且依然发着寒彻骨髓的冰冷,似乎在回应斗上飘落的雨水。

  没有一丝风,只有这么两个人,静静的站着。

  然而,就在衾儿坚持不住的时候,出现了一个人。

  这个人一看正在交战的两人,知道这是关键时候,于是一个健步就冲到了连云林面前,挥手就打。

  这人真是苏金缕的哥哥苏雄。

  苏雄的出现彻底打乱了连云林的方针,他知道自己必败无疑,于是转身就逃。

  陈攻林急忙就要去追,却被苏雄一把抓住:“我妹妹的尸体呢?连云林以后再杀。祭拜妹妹要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