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多久,秦隐正就败下阵来,陈攻林正准备一剑劈了他的脑袋,好祭拜自己家的那些枉死之人。却在这时听见有人喊道:“陈公子剑下留人。”

  陈攻林抬头看去,真是秦家堡的堡主秦效正。

  秦效正见陈攻林停下手来,忙道:“陈公子身负血海深仇,我等常以汝心度之,夜不能寐。大哥更是日日反省夜夜悲叹,还请陈公子念在其有心改过,饶过其命。”

  陈攻林道:“饶过他的命是不行的,如若饶过,我还配作为陈家人吗?”

  秦效正道:“我知道这样陈公子会很难做,只是秦家堡人才稀少,还望陈公子从轻发落,废弃一臂,也是略作惩戒。”

  陈攻林哈哈冷笑一声,直接就劈了下去。

  秦隐正躲无可躲,竟然惨死。

  秦效正脸色一变,道:“陈公子真是好大的威风,在我秦家堡真是如在自己家一般,也不知道是谁给你的这种嚣张?”

  陈攻林冷哼一声:“当初秦家的人去灭我陈家之时,也不知道是谁给他的这种嚣张?”

  秦效正道:“你在我秦家堡门口杀人,我是断断不能放过。”

  陈攻林道:“你只管上前,我岂会惧怕?”

  秦效正正准备喊人,却听得白柯道:“秦伯父,我只想见杨正勤,还请请他出来一趟。”

  秦效正心想,这会儿已经得罪了一把神剑,没必要为了杨正勤再得罪一把。毕竟这杨正勤是不是大哥的儿子,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想到此处,秦效正便吩咐了人下去,请出杨正勤。

  杨正勤出得秦家堡,见秦隐正横死在地,当场趴在秦隐正的身上悲呼起来,痛哭一阵。

  杨正勤尚未发问,白柯倒是先行喝道:“杨正勤,你可还记得当年的风起?”

  杨正勤并不答话,只是抬起头来,问道:“谁杀了我父亲?”

  陈攻林冷冷一笑:“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杀人者,乃陈攻林是也。”

  杨正勤缓缓站起身来,却突然直扑陈攻林而来。

  小和尚一跃而上,说道:“弟弟,这种人不值得你出手,还是让我来吧。”

  小和尚跳上前去,和杨正勤斗了起来。

  小和尚乃是佛门出身,注重内气的养成与使用,自是招招威猛,招招朴实。

  而杨正勤却正好相反,杨正勤的擒拿手可谓是天下一绝,只是招招花哨,招招灵巧。

  两人如棋逢对手,将遇良才,竟然斗了个不分伯仲。

  陈攻林见小和尚久拿不下,心中关心则乱,不由替小和尚担心起来。

  眼见得杨正勤如同妙手生花,招招眼花缭乱,陈攻林再也看不下去了,将手中青霜扔上前去,叫道:“哥哥,接剑。”

  小和尚拿过剑,却也不知道怎么使用,毕竟平日里舞的都是禅杖,现在来一把剑,算怎么回事?

  小和尚也不管那么多,拔了剑就劈,威猛之极。

  其实这些招式若使用太阿施展出来,定是威力绝伦,只是可惜这是青霜,不是太阿。

  而小和尚对剑的生疏导致了小和尚剑法的不灵活,而杨正勤擅长的却正是空手夺白刃,那么这样一来,小和尚的威势大增,那神剑次次都险些被对方夺走,自己一要护剑,二要护自己,怎么能不吃力?

  正当小和尚想将剑扔回给陈攻林的时候,却突然被杨正勤伸手一揽,竟然就此将青霜卷走了。

  杨正勤哈哈一笑,说道:“我当你是多厉害,不过如此。”

  白柯道:“我来会会他。”说完就提着太阿上前了。

  陈攻林知道白柯是对刚才太阿受压制不满,现在想用太阿压制青霜,找回场子。陈攻林也不在意,总不能自己打了人家,而不让人家还手吧?

  白柯手持太阿,上前应战。杨正勤手持青霜,怡然不惧。

  然而杨正勤终究落了下风,一来他非青霜主人,二来他的拿手绝技乃是擒拿手,拿剑自然不是他的长项。

  8酷/匠n网正*版首发~

  杨正勤此刻落入下风,眼看就有毙命之虞,秦效正既然已经知道他就是大哥的儿子,此刻怎么能眼睁睁看他死去?于是大喝一声:“白公子剑下留情。”

  然而这一声终究是晚了,白柯现在满脑子都是风起死亡时的面容,那听得到秦效正的呼唤?

  只见白柯一刀斩下,杨正勤已然身首异处。

  秦效正不由大怒,自己出来到现在,已经喊了两次住手了,然而两个人却都死去了,这可是让秦效正失尽了颜面。

  秦效正当即大怒,直接调集了全堡兵力,围困了白柯、陈攻林和小和尚。

  这时候藏在远处的苏金缕见情况不妙,赶紧出来,说道:“秦堡主,还请听我一言。”

  秦效正看了看苏金缕,觉得情况有些棘手了,这苏家若再参与进来,秦家能撑得住吗?

  然而今日这口气实在咽不下去,秦效正便问道:“苏姑娘有何话说?”

  苏金缕见秦效正并没有昏了头脑,不由松了一口气,说道:“秦堡主,这陈公子、白公子都是为昔日仇恨而来,不管当初如何,秦隐正先生和杨正勤公子,总是有不对的地方,如今二人大仇得报,却令秦堡主新增大仇,如同仇恨转移,委实可恐。如若今日秦堡主今日杀了两人,只怕仇恨依旧在,于秦家堡的未来不好。另一方面,秦隐正向来在秦家堡自成势力,所以秦家堡并不是铁板一块,现在秦隐正死去,岂不是有利于秦家堡的发展?而杨正勤身为秦隐正的私生子,肯定是将来秦灵掌权的最大阻碍,现在杨正勤死去,不也正好为秦灵提供了最好的帮助?秦堡主还请三思,冤家宜解不宜结。”

  秦效正虽然觉得有理,但秦隐正刚死,秦隐正旧部尚在,若是放了这几人,岂不是让这些人心寒?而且秦家今日死了两个人,若不做反应,日后如何在江湖上立足?

  于是秦效正冷冷一挥手,依然将人都围了。

  苏金缕见此情形,知道不能善了,便说道:“秦堡主,你真的决定与白家、苏家、陈家为敌吗?”

  秦效正冷哼一声,说道:“秦某无以为此,只是想为兄报仇。”

  众人知道多说无益,此刻便拼杀起来,但青霜太阿毕竟不是龙泉,在这人群中威力是大打折扣,四人冲了半晌,也不见效果。

  陈攻林对苏金缕说道:“你怎么来了?”

  苏金缕道:“我怎么放心让你一个人来这儿?”

  陈攻林不由心里一甜,杀起人来更加卖力了,只想赶紧带苏金缕离开此地。

  白柯在一旁笑道:“你二人也不看看这是什么时候,性命攸关,你俩竟然还有闲心打情骂俏。”

  苏金缕才不会有多害羞,直接就说道:“你最鲁莽了,既然取了丁宁为妻,怎么可以为了给风起报仇来犯险?如今身处险地,若是丁宁得知,岂不是伤心到死?”

  白柯冷冷一笑:“我们不会被困在这儿的。”

  几人奋力拼杀,却始终攻不破包围。秦隐正已死,他的死忠之士必然是拼死打杀,自然威力非凡。

  包围圈越来越小,没多久,四人就只剩下寸许之地,背靠背的站立着,喘息着看着四周的人群,不由心里都有些失望,没想到自己拿着神剑都是闯不出去。

  秦效正哼哼一笑:“全部抓起来!”

  秦家堡的人马立刻再次向前挤压,气氛有些压抑,满地的鲜血映红了每个人的脸颊,如同铜墙铁壁,围困着敌人。

  陈攻林等人咬了咬牙,正准备再次大杀四方,却听到一人喊道:“且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