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儿原本就离秦家堡不是很远,于是第二天的下午,陈攻林就到了秦家堡。

  陈攻林气势汹汹,直接站在门口对侍卫说道:“去喊出秦隐正来。”

  守卫的人平时哪见过这等嚣张的访客,自然心中不快,喝道:“何方妖人,胆敢在秦家堡撒野,还不速速报上名来?”

  陈攻林冷笑一声,说道:“爷爷乃是祥瑞镖局陈攻林,还不快让秦隐正滚出来。”

  守卫的一听陈攻林,先就弱了几分气势,毕竟陈攻林乃是青霜的主人。

  守卫不敢接话,只是急匆匆的回了堡内。

  但是秦隐正还没出来,就听到身后有人说道:“陈兄弟真是个急性子,也不等等我。”

  陈攻林回头看去,见是白柯,便问道:“白兄弟,你怎么来了?”

  白柯看了秦家堡一眼,说道:“昨晚才听连公子说起,这杨正勤竟然也在秦家堡,我怎么能不来?他害了风起,这仇还没报呢。”

  陈攻林吃了一惊:“风起是杨正勤害死的?”

  白柯点点头:“杨正勤、萧胖子、安庆和都是凶手。安庆和已死于琉璃观舒素莲之手,萧胖子也早已被我一剑斩了,如今只剩下这一个杨正勤了。”

  而此时秦隐正也从秦家堡出来了,看见白柯与陈攻林,便说:“你们在我秦家堡之前大吼大叫,全完不把我秦家堡放在眼里啊。”

  陈攻林冷冷一笑:“秦隐正,你可还记得一年之前的祥瑞镖局?”

  其实此时离陈家灭门血案已经过去了一年多时间,但是总归相差无几,秦隐正一听就知道自己的事情败露了,但就是不知道是如何暴露的,他看了看小和尚,恍然大悟,说道:“原来是你这小子啊,上次我就觉得那个老和尚有些面熟,想不到果然是他。”

  小和尚冷冷一笑:“想不到你还记得我师父,当初你逃走之时,可否能料到今天?”

  秦隐正哈哈一笑:“你师父现在在哪儿?我定让他重新尝尝我的大魔手。”

  小和尚冷哼一声:“当初你就是用这一招害了余不理余大哥的吧?”

  秦隐正哈哈一笑:“姓余的小子不知天高地厚,自以为在江湖上有点小名气就可以为所欲为,犯到我手上,我自然不会放过他。”

  这边还在唠唠叨叨的叙着旧恨,这边白柯早已等的不耐烦了:“秦伯父,我与你秦家无仇,我来此只是因为与杨正勤有仇,还请杨公子出来一趟。”

  秦隐正看了看白柯,冷笑道:“正勤与你又有何瓜葛?你且说来听听。”

  白柯道:“他去我白家,逼死风起,这算不算瓜葛?”

  秦隐正冷冷说道:“当时正勤是为安庆和效命,全部是按照吩咐行事,你要说是瓜葛,那边是与安庆和的瓜葛。”

  白柯冷笑道:“我可不管是听命于谁,凡是那天去了我家的,一个都走不掉。”

  秦隐正道:“真是好大的口气,我倒要看看,究竟你怎么不放过正勤。”

  白柯正要说话,却听陈攻林道:“白兄,这杨正勤龟缩不出,还是等我将这老匹夫给宰了,咱们一起进去找那姓杨的算账。”

  陈攻林说完,也不等白柯反应,直接就指着秦隐正的鼻子骂道:“秦家老贼,既然你承认我陈家的灭门血案是你做的,今日就做好偿命的准备。”

  陈攻林说完,直接拔出青霜就冲向了秦隐正。

  秦隐正不慌不忙,说道:“好一个陈攻林,真是善假外物,如若不是这把青霜,你敢过来一斗吗?”

  陈攻林哈哈大笑:“可笑,你当时恃强凌弱,怎么就不觉得不公平呢?现在没办法抗衡青霜了,就觉得不安了?”陈攻林立定了身子,等着秦隐正自己应战,他要堂堂正正的打败他。

  秦隐正笑道:“我且让你知道,就算你被青霜认了主,你也不过一个跳梁小丑而已。”

  陈攻林道:“那你就来试试。”

  秦隐正一笑,对白柯说道:“白柯,你可记得这剑是谁给你的?你可知晓这剑是怎么到秦家的?这剑给了你多大帮助我就不说了,但总归有几次是助你化险为夷破解死局吧?如今秦家有难,你是不是该还回太阿了?”

  白柯冷冷一笑:“这剑是秦灵秦公子给我的,除却他意外,谁都别想从我这儿拿走。”

  秦隐正哈哈大笑道:“我就知道啊,白家的人都是忘恩负义之徒,当初花石香多次救你父亲于危难之时,可惜最后花石香嫁给季时的时候你父亲竟然还好意思前去道喜?狼心狗肺由此可见一斑。如今儿子也是这样,借助我秦家的神剑一举成名,最后却眼睁睁看我秦家抵御外敌而无动于衷,只是江湖好儿郎,仁义当头啊。”

  白柯被说的哑口无言,不知如何是好。

  陈攻林冷笑道:“即便给了你太阿你又能如何?白兄,你把剑暂借给他,我看他到底有什么本事。”

  白柯左思右想,觉得自己不能做那不义之人,只得将剑扔给秦隐正,说道:“这种情形只有其一,没有其二,我下次只会还给秦灵公子,至于其他人,一概不理。”

  秦隐正才不会管以后,现在太阿到手,可以应对青霜就足够了,解决了陈攻林,一切不都迎刃而解了吗?

  秦隐正接过太阿,遥指陈攻林:“你可以放马过来,我让你知道什么是自不量力。”

  陈攻林冷笑一声,持剑上前。

  青霜横扫,太阿斜挡,两者乒乒乓乓的交战起来。

  但是青霜乃是认了主的主人在用,而太阿却是别人在用,自然是青霜逐渐占了上风。

  秦隐正心里震惊,万万没想到陈攻林竟然会厉害到了这种地步,但是他不知道,陈攻林不但练会了八路刀法的前六路,而且还修习了迦叶真经,自然而然,秦隐正占不到上风,即使两者都不拿兵器,秦隐正也不会是陈攻林的对手。

  秦隐正虽然震惊,可还是一招一式的打着,毕竟自己有着十几年的打斗经验。

  可是毕竟不如陈攻林年轻,不久,秦隐正就疲态尽显。

  眼看马上就要分出结果来,秦隐正却突然一只手想白柯点去。

  这一指如同风云变色,说也想不到会这么突然,陈攻林赶紧举臂去挡,却只听噗嗤一声,右臂上生生被击出一个大洞来。

  陈攻林冷笑一声:“这就是杀害余不理余大哥的那种功夫吧?”

  秦隐正道:“不错,正是大魔手。”

  陈攻林冷冷一笑:“大魔手又如何,看我如何杀你。”

  陈攻林右臂受伤,却丝毫不在意,依然挥动右臂,使劲的砍向秦隐正。

  正是八路刀法的招式。

  秦隐正忙用剑去挡,然后青霜就狠狠的砍在了太阿的剑身之上。

  JW酷匠网|首a发

  太阿一声哀鸣,似乎有些支撑不住。

  龙泉越发得意,继续压制太阿。

  然而神剑有灵,太阿不敢被这么压制,于是竟冲天而起,化作一道火光,直接斩向青霜。

  青霜并不惧怕,只是释放出了白色的寒芒,如同雪霜一般,迅速的冻向那火光。

  太阿哀鸣一声,又是冲天而起,这次却不敢再与青霜交战,而是直接飞到了白柯手边,然后不停的鸣动着,似乎想要白柯带着他去报仇。

  白柯却理也不理,一把抓住了太阿,问道:“秦伯父,你还要剑吗?”

  那边秦隐正已经知道,神剑不认主根本无法抵抗认主的神剑,于是也不答话,专心的应对陈攻林的进攻。

  陈攻林冷冷一笑,奋力杀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