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议论纷纷,又有人问道:“那要是很多人都打败了白姑娘呢?”

  老人一笑,说道:“我们凤儿好歹也是论剑大赛前二十的人,不可能有太多人打败他,真能打败他的,自然都是天之骄子,我们会从中挑选,挑选规则,到时候会告诉胜出者的。”

  众人又道:“那万一我没打过白姑娘,却被白姑娘看上了呢?”这句话有些挑逗意味。

  老头也不在意,直接宣布:“现在请想参加招亲的人上来展示一下自己的功夫。”

  小和尚激动不已,就要上台。大和尚一把拉住:“慌什么,看看再说。”

  三人驻足观看,发现陆陆续续竟有许多人上台,但是大多都被那个什么执法长老给过滤掉了。

  最后还站在台上的竟然只有二十人左右。

  老头子又说:“这一次先这么多人,若还有人想参选,请等这些人招亲结束。”

  众人仔细看去,只见这二十人无一不是江湖上的名流,不禁心下唏嘘。

  哪知白玉凤出来只是看了一眼,便说道:“你们一起上吧。”

  众人大吃一惊,台上的二十多位年轻俊杰也是脸有愠色。

  白玉凤却依旧是一脸不屑,英姿飒爽,仿佛天地都不在她的眼中。

  二十余位青年英杰持剑上前,欲与这位传说中的论剑前二十之一一决高下。

  白玉凤傲视群雄,睥睨天下。

  随着叮叮当当的刀剑撞击之声,接下来的结果让众人大跌眼镜。

  83看o正X版章;节-5上☆D酷匠\网

  二十位余位俊杰竟然全败了,干脆利落,躺在地上的呻吟声告诉了大家这个无可辩驳的事实。

  众人再也不敢随便言语,生恐惊扰了这位武功高强的仙子,看来论剑大会前二十并不是徒有虚名。

  老头子嘿嘿一笑,站出来说道:“第一轮已经结束,无一人过关。第二轮开始,请想参加的人上台展示。”

  小和尚道:“看来这个白玉凤还真有些本事,想打败她还真有些不容易啊。”

  陈攻林一笑:“论剑前二十,恐怕除了我徒有虚名,其他的都有真才实学的。”

  小和尚笑道:“你也不是徒有虚名啊,我看你是最名副其实的。”

  陈攻林道:“那会儿我可是不会功夫的,全凭青霜才混的前二十。”

  几人正说笑呢,就听台上的老头子说:“第二轮选拨结束,共有十五人可以同凤儿交手。”

  这一次却是有了意外发生,一个叫做陆仁贾的年轻人竟然和白玉凤斗了个旗鼓相当。

  最后老头子宣布,陆仁贾候选,这才让两人停止了比斗。

  第三轮小和尚就上了,本以为过第一关顺理成章,哪知台下的围观群众却起哄了:“一个当和尚的娶什么媳妇?好好回你的庙里吃斋念佛。”

  老头子也皱了皱眉,说:“和尚也能娶亲吗?”

  小和尚说:“一旦白姑娘选了贫僧,贫僧立马还俗。”

  老头子皱了皱眉,想要说话,可是白玉凤阻止道:“小师父来参加比武招亲,乃是小女子的荣幸,岂有拒之门外之礼?倘若小师父真的成了小女子的夫君,小女子即便青灯古佛,又何妨?”

  小和尚嘻嘻笑道:“我怎么舍得让姑娘青灯古佛,孤苦伶仃,倘若我真成了你的夫君,定让你开开心心,自由自在。”

  白玉凤笑道:“如此最好。”

  小和尚即得了机会,自然不会放过,便卖力的展示了一番自己的技艺,奈何和尚的功夫以内劲见长,外人哪看得出来?自是被众人调笑了一番,就要赶下台去。

  小和尚不服,叫道:“既然是以武招亲,为何不直接比试?还要来个什么技艺展示,这些花架子有什么用?”

  老头子本就不喜他,听他这么说自然反驳:“花架子都练不好的人,能有什么真功夫?”

  大和尚听不下去了,跳上台去,说:“没说我们没有真功夫?一个小小的昆仑山而已,不服来打上一架,看看我们有没有真功夫。”

  那老头子斜看了苦度一眼,说:“你一个老和尚跳上来干什么?难道不知道这是比武招亲?”

  大和尚冷冷一笑:“我问你,你这招亲可有不许道士和尚参加?”

  老头子道:“自是没有,不过哪家女子愿意嫁一个道士和尚?”

  大和尚又道:“我再问你,你这招亲可有年龄限制?”

  老头子又道:“自是没有,不过哪家姑娘愿意嫁一个老头子?”

  大和尚呵呵大笑道:“既没有一,也没有二,为何你总是推三阻四?比武招亲,重在一个武字,你们既然敢败擂台,又为何拒人于千里之外?还是说你们自知打不过我大和尚的徒弟,从而胡搅蛮缠?“老头子冷笑一声:“既然你对你这个徒弟这么有信心,那就让凤儿陪他过几招。”

  小和尚摇摇头,对白玉凤说道:“白姑娘,你这师傅可真是不怎么样,一旦我成了你夫君,可千万别让我对你的师父行什么大礼,我可不想折了身份。”

  白玉凤道:“师父师父,为师如父,如果小师父不愿向我师父行礼,还是不要参加这次招亲的好。”

  小和尚摇摇头:“招亲我是一定会参加的,我不会让你师父看轻我们佛门门派。”

  这时候一个小和尚也摇头晃脑的走了上来,说:“对,凭什么歧视我们和尚?”

  白玉凤看了这个新增的小和尚,说道:“天觉,你来凑什么热闹。”

  原来这个新来的小和尚正是论剑前二十的少林僧天觉。

  天觉嘿嘿一笑:“我怎么不能来?虽然我们佛门讲究四大皆空,但是我可是对白姑娘仰慕已久,此刻能一亲芳泽,自是马不停蹄的赶过来,如同这位小师父一样,如果我胜出。自愿还俗啊。”

  老头子见和尚越来越多,不由恼怒,说道:“少林寺现在的和尚都这么没有教养吗?”

  天觉一笑:“虽然不是天下唯我独尊,但也不是你一个小小的昆仑山可以践踏的。”

  老头子道:“我昆仑坐的直行的端,有没有践踏你少林天下可鉴,你们身为和尚,一个个不守戒律,跑来参加这招亲大赛,可是有违寺规?”

  陈攻林见双方越演越烈,竟有打起来的趋势,忙跳上台去,说道:“诸位且听我一言。”

  众人看去,见陈攻林走来,都看着陈攻林。

  白玉凤率先开口,说道:“原来是陈公子,你可是很久没在江湖露面了啊?”

  陈攻林笑笑,说道:“诸位,我是陈攻林,见双方争执不下,特来向大家求个情,双方各让一步。先说白姑娘和贵山的这位执法长老,既然招亲大会没有规定说和尚不许参加,那为何对三位师父有着如此大的成见?再说三位师父,执法长老身为白姑娘的师父,自然是如同生父,处处为白姑娘着想,试想,谁希望自己的女儿嫁一个和尚?所以言语不买有些生硬,各位稍稍体谅,这件事也就此揭去了。”

  陈夺阳自然之道弟弟的意思,便说道:“一切都好说,但惟独这位长老说我们没有真功夫这点不行,我佛门向来以内劲见长,许多功夫都是只修内,在这台上自然不易展现,还请白姑娘赐教一番,看看我到底有没有真功夫。”

  老头子冷哼一声,不说话。白玉凤微微一笑:“恭敬不如从命,只是刀剑无眼,我相信小师父定是有真才实学的,还请手下留情,点到为止。”

  小和尚笑道:“我就欣赏白姑娘这一点,比你师父可强多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