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月玲却坐在山洞不舍得离去,这连云林的气色有所好转,竟然是越看越好看,看的季月玲心里美滋滋的,毕竟是天上掉下来一个帅哥哥。

  这地方除了自己也就只有自己大姐敢进来,而大姐外出办事,自然不可能来这,所以季月玲很是大胆,就这么坐着,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连云林。

  就这样过了几天,连云林才逐渐清醒,也不知怎么就漂到了这个地方。

  季月玲却跟个小女人一样,看一会连云林就会脸红。

  连云林对于这个救了自己的女孩也是异常心动,只是自己还要报效国家,万一哪天战死在沙场,岂不是辜负了这位女子?

  所以尽管连云林对季月玲也有意思,却是没人戳穿。这样一来,两人竟没有互相询问对方的名字。

  可是连云林的伤却不是一时半会能好的,到了春节前夕这一天,竟然还得卧病在床。

  而这天季月晴要去洗澡。

  过年呢,自然都要洗的干干净净的。

  这一下可急坏了季月玲,这大姐看到了我情郎怎么办?就算大姐没看到他,他要是看到了大姐洗澡怎么办?

  季月玲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却始终找不到解决办法。

  季月晴可不管那么多,拿了换洗衣服就往后山走去。

  季月玲想说又不敢说,只得急急的跟在季月晴后面。

  季月晴看到妹妹这幅摸样,忍不住笑道:“怎么了?”

  季月玲嘿嘿一笑,急忙说道:“姐,别在后山洗了,在屋子里,我给你放水,我给你撒花瓣,好不好?”

  季月晴狐疑的看着她,说道:“你今天怎么这么好心?平时你可是说什么都不乐意给我放洗澡水的啊。”

  季月玲嘿嘿的笑着,说:“哪有,平时我最听姐姐的话了。”

  季月晴爱恋的摸了摸季月玲的脑袋,说道:“后山的水是活水,洗起来更舒服,你有这心多陪陪父亲,我就不用你伺候了。”

  说完季月晴就往后山走去。

  季月玲可是着了慌,慌不迭的说道:“姐姐,你不能去后山。”

  季月晴终于发觉异常了,说道:“为什么?”

  季月玲见骗不住,干脆撒起娇来:“反正就是不能去嘛。”

  季月晴见季月玲连这一招都使出来了,不由笑道:“好好,我不去,我在屋子里洗,总行了吧?”

  季月玲这才得意的笑了,说:“谢谢大姐。”

  季月晴知道情况不对,但想来想去也想不明白,晚上吃完饭,却见季月玲消失不见,不知去了哪儿,季月晴略一思索,便走向后山。

  季月玲哪知道姐姐会摸到后山来,此刻看着已经能自己喝饭的连云林,心里跟吃了蜜似得。

  连云林知道这个女子在看自己,其实她有时候在床头发呆,自己也会一直看着她。

  季月晴来到后山,看着这里还开着花朵,红花绿叶,郁郁纷纷,不由心情就高兴起来。

  她四下看了一眼,不见季月玲,便自觉的朝山洞走去。

  走近山洞,才发现季月玲坐在那儿,呆呆的看着床铺的方向,脸上竟然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季月晴吃了一惊,悄悄又走近洞口几步,竟然发现床上坐着一个男子,这男子正在喝粥。

  季月晴吃了一惊,想不到妹妹竟然如此大胆,藏了个男子在这儿。

  季月晴仔细看去,更加吃惊了,这男子不是别人,竟然是连云林!!

  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但季月晴却知道,这连云林前一段时间已得龙泉认主!

  季月晴虽然吃惊,却没有打扰两人,只是静静看着。

  然而这两个人却跟榆木疙瘩一样,一个只顾喝饭,一个只顾看。好不容易这个吃完了,又轮到这个看,那个刷碗。

  季月晴不由为这两个呆子感到好笑,可也没说什么,心里竟有一阵小小的感动。

  季月晴不由的想起自己那可怜的情郎,居然被幽禁在家!

  想到这儿季月晴轻轻叹了口气,这一叹气吓得季月玲手里的饭碗“啪”的一声就摔到了地上,碎片反弹起来,又落下去,发出了一阵悦耳的叮当之声。

  季月玲惊叫道:“谁!”

  季月晴缓缓走进来:“傻丫头,还能有谁?”

  季月玲见是姐姐,不由的羞红了脸,低下头去,叫了一声:“姐。”仿佛再为自己金屋藏男人的事情感到羞愧。

  平日里季月晴行走江湖,都是黑色衣裙,却脸带黑色面巾,此时却穿了一件紫色衣裙,也没有蒙上面巾,这让连云林如何认得?

  连云林只好打招呼道:“姑娘,你好。”

  季月晴听这称呼,就知道双方恐怕还不知道对方身份,不由笑道:“你们两个啊,唉。”

  两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

  季月晴也不说穿,只是说道:“你们好好温存吧,我先走了。”

  这一句话把两人都说羞了,季月玲见姐姐离去,忙对连云林说:“我也先走了,你早些休息。”

  说完便飞也似的逃了,这竟然是两人第一次说话!

  虽然季月玲没有向往常一样,帮连云林把被子盖好才出去,但连云里心里还是美滋滋的。

  季月玲飞一般的跑到季月晴后面,低着头不说话,只是跟着季月晴。

  季月晴笑了笑:“你放心,我不会告诉父亲的。”

  季月玲撇了撇嘴:“我才不担心父亲那儿呢。”

  季月晴笑道:“你那干嘛不让他出来?反倒让他藏在后山?”

  季月玲唯唯诺诺,憋了半天才说道:“我没劲背他出来。”

  季月晴吃了一惊,说道:“他不是从外面进来的?”

  季月玲点点头:“他是顺着河流漂过来的,不知为何,这明明是逆流,怎么能漂到这儿。”

  季月晴点了点头,若有所思,过了一会才说道:“原来如此。”

  季月玲马上问道:“姐姐,你知道她是谁?”

  季月晴刮了一下她的小鼻子,说道:“我自然知道,可是我不告诉你,你自己猜吧。”

  季月玲当然不依,撒娇道:“姐姐,快告诉玲儿嘛。”

  季月晴道:“他是不是身上有一把剑?”

  季月玲愣了一下,点点头说道:“武林中人,佩把剑多正常啊。”

  季月晴却笑了:“他那把剑可不是普通的剑,你若是能认出那剑来,自然知道他是谁。”

  季月晴说完就走了,留下季月玲一个人呆愣愣的站着。

  F5酷匠(网v唯一m}正4版,其(8他都h是G盗R版

  季月玲看了看天,心想,或许他已经睡了,明天再去吧。

  可是季月玲这晚却怎么也也睡不着,一直在思索:他是谁?

  一把不普通的剑,难道是四大神剑?

  青霜在陈攻林手里,陈攻林自己见过。紫电在应华手里,应华自己见过。太阿在白柯手里,白柯自己也见过。

  莫非那剑是龙泉?龙泉不是在连家吗?莫非他是连家少爷连云林?

  季月玲想到这儿就更加睡不着了,在床上翻来覆去,总想去验证一番。

  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小妮子直接就飞奔到后山了,哪知连云林正好内急,自己又行动不便,好不容易的挪到床边,对着一个季月玲特意准备的夜壶,尿的正开心呢。

  季月玲这冒冒失失的闯了进来,吓的连云林尿都憋了回去。

  而季月玲却正好看见那丑乎乎的东西,羞得赶紧转过头去,再也不敢回头。

  等了好半晌季月玲才问道:“你方便完了吗?”

  连云林早已钻到了被窝,没好气的说道:“都被你吓回去了。”

  季月玲不好意思的笑笑,才转过头来,说道:“我不是故意的。”

  连云林本来就没有怪罪她的意思,便说道:“我知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