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宁是被冻醒的。

  丁宁醒来就看到了身边的白柯:面无血色,浑身伤痕。

  其实她不知道,自己也是这副样子。

  丁宁这才发现自己和白柯置身大海,四处望去,竟茫茫不知身在何处。

  丁宁拍了拍白柯的脸,喊道:“白公子?白公子?”

  白柯却始终不醒。

  天色虽然已经大亮,但是没有毒辣的太阳,海风吹过,会感到一阵寒冷。

  丁宁将白柯扶起来放到自己怀里,生怕白柯被冻死过去。

  船舱里空空荡荡的,什么御寒的东西都没有。

  丁宁只能抱着白柯取暖。

  第二天的时候才终于见到了陆地,丁宁当即就扶着白柯到了陆地上。

  白柯依然没醒,并且逐渐有了发烧的迹象,这让丁宁很是不安。

  丁宁见这似乎是一个海岛,并且没有什么凶禽猛兽,便将白柯暂时放在一旁,自己去寻找住的地方。

  没多久,丁宁就发现了房屋,喊了几声无人应答,丁宁就推开门走了进去。

  这儿似乎有人常住,一切生活设施都有。

  但是现在却充满了浮灰,仿佛主人很久没回来了。

  丁宁却不在乎这些,她只在乎有住的地方。

  丁宁将白柯扶到了这里,并没有选择那两件看起来明显是主人的屋子。

  丁宁将白柯安置好,便赶紧去了厨房,然后她就欣喜的发现,这儿的米还可以吃,但是菜早就烂了。

  丁宁也不在乎,熬了些米汤,慢慢的喂白柯喝了,这才自己也喝了起来。

  丁宁烧了些开水,放到了自己发现的大浴缸,这才脱了衣服美美的洗起澡来。

  其实这些都是从那个貌似是主人的房间里找到的,这个貌似是个姑娘,很多衣服样式都表示这是一个未出阁的女子。

  丁宁洗完澡就顺便穿了一件这女子的衣服。

  B更@Y新最快上{《酷3匠_网f/

  丁宁想了很久,才去将白柯的衣服都脱了下来,将白柯推进了浴缸里,然后亲自为他洗了一遍。

  丁宁叹了口气,知道自己这辈子离不开这个男人了。

  丁宁又去另一间貌似是主人的房间,果然找到了男子衣服,不过貌似是长者穿的,有些老气。

  丁宁现在哪儿还在乎这些,过来帮白柯穿上,又将白柯扶到了貌似是客房的房间歇息了。

  丁宁安置好白柯,正准备离去,却突然听到白柯说话了。

  “水。。水。”

  丁宁赶紧将余下的热水倒了一杯,拿过去喂白柯。

  这一喂,丁宁不小心碰到白柯的额头,这才发现白柯居然发烧了。

  丁宁这下不放心离开了,生怕白柯出什么意外。

  只是丁宁也受伤过重,又劳累到现在,哪还有精力?没多久就趴在床边睡着了。

  没多久丁宁就被冻醒了,她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竟发现也有发烧的迹象了,她又摸了摸白柯的额头,依然高烧不退。

  丁宁不放心离去,又不想自己也发烧,最后干脆心一横,直接脱光了衣服,钻进了白柯的被窝,然后抱着白柯安心的睡去了。

  哪知这两个人都伤势过重,又都感冒,这么一睡,竟睡到了第三天早上。

  丁宁其实醒了有一会了,只是她不愿意离开白柯的怀抱。

  丁宁看着白柯的脸,忍不住伸手上去摸了一下。

  这一摸,白柯竟然睁开了眼。

  丁宁一下子脸色通红,自己钻到他被窝居然被发现了,这怎么了得?

  丁宁忙转过身去,留给白柯一个光滑的后背。

  白柯却没有说什么,只是伸手抱住了丁宁,然后说道:“我昨晚就醒来一次了。”

  丁宁脸红的不知怎么办才好。

  白柯将脸贴在丁宁的后背上,说道:“宁儿,谢谢你。”

  丁宁却是一句话都不敢说,生怕他发现了自己的尴尬。

  过了许久,才听得白柯说道:“宁儿,你饿不饿?咱这是在哪儿?”

  丁宁这才发觉自己已经饿了,赶紧坐起身来,说道:“我去给你弄吃的。”

  哪知她现在是一丝不挂,这么一坐,什么都露了出来,丁宁尖叫一声,赶紧捂住了胸前。

  白柯嘿嘿一笑:“你捂着干什么,我早就看过了,摸过了。”

  丁宁脸色绯红,不敢再说话,忙穿了衣服,去做吃的了。

  白柯也跟着起来了,随着丁宁进了厨房。

  白柯四下打量了一下,说道:“这是什么地方啊?”

  丁宁不敢看他,说:“这是一个海岛,这儿原本应该是有人常住,但后来不知道何故很久没回来了。”

  白柯“哦”了一声,然后又问道:“为何我这身衣服这么老气,而你的这么鲜艳?”

  丁宁不由觉得好笑,便道:“这儿原本应该住的是一对父女。”

  白柯点点头,开始帮丁宁做饭。

  两人吃过之后,觉得这儿只有米,连菜都没有,补充不了营养,就决定出去在岛上转转,抓点鸟兽,寻点野菜。

  两人转了大半天,这才兴高采烈的回来,原来附近竟然有专门的菜园子,虽然因为长时间没人种有点荒,但好歹还是有点菜的。而且这岛上鸟兽不少,足够他们猎吃了。

  两人忙忙碌碌整理好一切,这才相对无言起来,气氛顿时有些尴尬了。

  白柯先开口说道:“我看过我的伤势了,被清理的很干净。”

  丁宁立刻就想到了自己帮他洗澡的场景,马上就又脸色通红起来,说:“那不是怕你伤口发炎。”

  白柯忙说道:“我知道,谢谢你,宁儿。”

  丁宁嘴一撅,说道:“我等了半天就等来个谢谢?”

  白柯忙道:“不是的,我只是没法表示,真的很谢谢你。”

  丁宁脸色有些不好看了,白柯不知所以然,忙道:“宁儿,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

  丁宁的脸色这才好起来,说:“那风起呢?”

  白柯皱了皱眉:“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我很喜欢她,她也很喜欢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办。”

  丁宁脸色一黯,说道:“你别有心理负担,我对你做的是我心甘情愿的,你要是不喜欢我,可以当做这些没发生过的。”

  白柯马上急了:“我怎么会不喜欢你,我早就喜欢你了。”这一下闹了个大红脸,白柯和丁宁立刻又都不说话了。

  等了好久才听白柯说道:“我们看看这主人屋里有什么吧,要不也不知道是谁,以后连个感谢的人都没有。”

  丁宁点点头,也不说话。

  丁宁只是帮白柯找衣服时才进来过一趟,但没有仔细观察,此刻进来,立刻就发现了八仙桌上供着一个关二哥的像。

  白柯拜了一拜,继续在屋里观察起来。

  丁宁却没有祭拜,只是转到了八仙桌后面,然后她就惊道:“白公子,你看。”

  白柯忙过去一看,只见关二爷的雕像后面刻着两个字:森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