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柯急忙回头,然而却四周寂寂,哪有一点人声?

  白柯可不相信张言枫会不在这儿,肯定是在周围,等着猎杀自己呢。

  白柯以剑仗身,缓缓向门口走去。

  到了门口,依然没有人出现,白柯不禁纳闷,难道张言枫有事出去了?

  白柯缓缓拉开门,正要出去,一道劲风却从门外袭来,直击白柯面门。

  白柯冷笑,知道对方终于出现了,于是太阿一扬,挡住了那道劲风。

  这是外面出现了五个人,正是张言枫一伙。

  张言枫笑了笑:“廉王府的刺客果然都是精英啊,不过这位兄弟你似乎很不幸啊,落我手里可不会像落李归仁手里一样,还关到牢里等人来救,我会一把杀了你的。”

  白柯冷冷一笑:“大话人人会说,你尽管过来试试。”

  张言枫笑了:“好,希望你别让我失望。”

  张言枫看了看身后四个人,然后指着那个高高壮壮的汉子:“索木,你上去废了他。”

  那汉子答应了一声,跨着大步就过来了。

  白柯横剑提防,那汉子却视若无物,一脚就踢过来了。

  白柯举剑去挡,那汉子的脚就硬生生的被压了下去,那汉子不知道是太阿太重,还以为是白柯力气大,不由加了几分重视。

  索木又跟白柯斗了几招,发觉这白柯老师用剑来挡,知道这剑有古怪,心里想毁了这剑却不知如何做到,不由皱起眉来。

  白柯见这汉子力气大的吓人,若不是太阿自己根本就挡不下来,这才知道自己冒失了,不过幸好昨晚秦灵给了太阿剑,要不自己就挂了。

  白柯心惊胆战,这汉子却在思量对策,突然看到客店的小院里有一张石桌,不由激动起来,走了过去。

  众人都不知道这索木要干什么,便都好奇的看着他,这索木走了过去,竟然伸手要搬石桌。

  这石桌有一半在地下,岂是能轻易拔出来的?

  索木拔了几下没有拔动,不由皱了皱眉,然后深吸了一口气,使劲一拔,只见那石桌竟慢慢的被拔了出来。

  白柯心里一惊,暗暗提防。

  那索木抱着石桌,摇摇晃晃的走向白柯。

  白柯举着剑,脚下不停的左右移动着。

  索木走到白柯不远处,突然大吼一声,似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使劲将石桌掷向了白柯,石桌飞速击来,白柯哪有时间躲避,便想都没想,用尽内力催发了太阿,一剑斩向石桌。

  只听哄的一声,那石桌竟破裂开来,成了一粒粒碎石,呼啸着四散而去,好多粒仍然打到了白柯身上,但显然不是什么大问题,白柯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张言枫这才“咦”了一声,道:“莫非这也是四大神剑之一?”

  白柯也不说话,张言枫没有见过太阿,自然认不出来,他想了许久,也不知这是什么剑?太阿?在秦家呢。紫电?应华拿着呢。青霜?已认了陈攻林为主了。莫非是龙泉?连家一直与大唐交好,借出龙泉倒也是不难理解。只是,这龙泉是靠剑身的煞气如龙吟而闻名天下,哪会是这样一剑破石?

  张言枫想了半天没想明白,只见索木几步出了客栈,白柯见状,也追了出去。

  而张言枫和他的三个偏将没有阻拦,也跟着出去了。

  几人相继到了郊外的一个小树林,这才停下脚步,白柯不是不想半路逃跑,只是后面张言枫盯得紧,左右是打,还不如跟上来,能保住自己的士气和战意。

  这索木好似找了个比较满意的战场,自己点了点头,扭头看向白柯。

  此时月色正浓,倒也不是很黑。

  索木笑了笑,伸手就去倒拔身边的怀抱粗的树。

  如同那石桌一样,不多久这树就被拔了出来。

  索木朝白柯笑了笑,似乎在感谢白柯没有中途动手,打断他拔树。

  白柯也不做声,冷冷看着索木。

  索木挥舞着大树,向白柯攻来。

  白柯并不惧怕,太阿扫出,竟生生的挡下了大树。

  俗话说一寸长一寸强,但在这完全失效了,那短短的太阿剑竟如同千钧顽石一般,与索木的大树斗了个旗鼓相当。

  张言枫皱了皱眉,看了看天色,对索木说道:“索木,要快点解决,我们没时间了。”

  索木说道:“我搞不定他,他的剑太邪门了。”

  张言枫对身边的三个偏将说道:“你们也去,速战速决。”

  三个偏将应了一声,正要出手,却听旁边有人喝道:“我盯你们很久了。”

  三人正要向旁边望去,却听得又一个声音说道:“对,我也盯你们很久了。”

  几人分别看去,只见走出两个服饰一样的男子,正是杨无法杨无天。

  杨无法又说道:“白兄弟,你可真是冒险,一个人打这么多。”

  杨无天也说道:“白兄弟,幸好我们从客栈跟了过来,要不然你岂不是危险了。”

  白柯笑道:“多谢两位相助。”

  S☆更新h最快;*上hs酷匠X网

  张言枫也笑了:“我道是谁,原来是白家的白公子和丁家的杨氏兄弟啊。”

  杨无法惊道:“哎呀,白兄弟,真是不好意思,暴露你身份了。”

  杨无天也说道:“不过没关系,咱们是屠狗嘛,暴露身份没什么的,怕什么。”

  张言枫也不多说挥了挥手,三个偏将便一个去斗杨无法,一个去斗杨无天,另外一个去帮索木。

  杨无法杨无天可不知道这些偏将的厉害,见张言枫竟然没人只派了一个偏将,顿时心生不满,觉得张言枫小瞧了自己。

  杨无法杨无天也不说话,上去便打,哪知没多久就都伤了,这偏将完全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打法,而杨无法杨无天又准备不足,竟然被斗了个两败俱伤,杨无法杨无天面子有些过不去了,便舍命的打。

  白柯也是很吃力,一个索木就很头疼了又加一个偏将,这还怎么打?可是一转头竟看到杨无法杨无天受伤,立刻火气冲天,把力量全都灌注到了太阿中,一下子就劈出去了。

  这一下真是气震山河,那大树硬生生的被打碎了,索木倒退了好几部才停住身子。

  张言枫两眼一亮,叫道:“太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