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中仙也不答话,只是冷冷的看着齐环瑛。

  酷H匠网`正J版q$首●q发

  齐环瑛突然就感觉自己像是掉进了冰窖一样,全身上下都冰冷起来。她显然没料到这个小丫头所谓的不客气竟然是这样,于是大喝一声,用以驱散自己的严寒,恶狠狠的说道:“小丫头,咱们走着瞧。”说完头也不回的逃了。

  那莫非的弟子显然没料到是这个结局,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个结局,显然无法相信花中仙还没动就赶走了齐环瑛,要知道这齐环瑛丈夫生前也算有些本事,这齐环瑛自然也差不到哪儿去,居然就这样走了?他显然有些小觑了花中仙,于是忙道:“刚才师父说了,他不要银钱,只要紫电。”

  花中仙皱眉看了看这个刚出来的莫非弟子,心道:“好一个不识趣的莫非,莫非真得把这破庄园拆了?”她显然忘了自己母亲交给自己的信物。

  花中仙正在思考,却听得应华道:“不治也罢,反正也不影响日常行动,只是日后怕不能给廉王办事了。”

  花中仙怎么会让自己的意中人带伤回去,于是冷冷道:“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花中仙一步就进了庄园,那弟子拦不住,竟被寒气冻的行动迟缓起来。

  应华忙跟上道:“仙儿,万万不可。”

  花中仙回过头,看着应华:“我不希望你身体有伤,你别担心,我有分寸的。”

  应华无奈,只得跟在后面。

  却说花中仙遇人就冻,而这里的人功夫又都不高,才使得一路顺畅无比,应华在后满脸羡慕,这他妈的就是一群杀技啊,若是运用到大军作战中,一冻一大片,谁来谁死啊。

  可惜应华也不想想这样的打法是极耗费内力的,这样的功法又是极难练成的,要不是花中仙小时候受季时疼爱,三天两头泡药,她能有这么好的根基?这功法是花石香传的,极难练成,偏偏花中仙练成了,要说没有那些药水的功劳,花中仙是怎么也不会信的,这就是花中仙虽判出了季家,但仍很关心季时的原因。

  但是还找到莫非,就出来了一个人。

  这人虽然什么话都没说,但花中仙一眼就瞧出这是个高手。

  可是花中仙在乎谁?除了应华哪有其他人,于是直接出手了。

  那人虽然是个高手,但却高不过花中仙这种奇才,虽然也挡得住那些寒气,可也渐渐不支。

  眼看那人就要败下阵来,却听到有人说道:“你要是伤了他,应华的伤我就决不会治。”

  花中仙停下手来,道:“如若你不治疗,还留在这世上何用。”

  莫非从屋里走出来,听了这话脸色异常冰冷,说道:“还没有人敢这样威胁我。”

  花中仙也冷冷的说:“杀了你,这儿药材怎然全归我们,那谷雨群再差,也不会差到连需要哪种药都看不出来吧?”

  莫非哈哈一笑:“那你就杀了我,去找谷雨群吧。”

  花中仙道:“你莫以为我不敢。”

  莫非冷笑道:“那你就杀了我试试,看你娘会不会打死你这个欺师灭祖的闺女。”

  花中仙吃了一惊,道:“你认识我娘?”说到这儿突然想起母亲给自己的信物,便随手取了出来,说道:“我娘让你医治他,你若不治,我杀了你我娘也不会打死我的。”

  莫非气的脸都绿了,显然没想到花石香的女儿竟然口口声声要自己的命,但看了一眼那半块玉佩,还是忍住了怒气,说道:“看在你娘面子,这小子我治了,但你这丫头太不讨喜,他这我这治多长时间伤,你就给我管理多长时间药院。”

  花中仙还是异常冰冷,并没有因为莫非答应治伤就改变自己的态度,说道:“我不会弄这个。”

  莫非简直都快气的跳起来了,他好不容易才妥协,她居然还想得寸进尺?

  于是莫非道:“那你出去,我看见你就烦,怎么没一点你娘当初的温柔?还是说你们的离殇寒气练到最后就是这幅摸样?”

  花中仙依旧冰冷:“我娘就是太温柔了才会有后来的悲剧。”

  那莫非却似想起了什么,叹了口气才道:“那你母亲最近可好?她到底是为何跟季时闹翻了?虽然季时阴险无耻,可却对她一片痴心啊。”

  花中仙面无表情:“这是我们的家事。”

  莫非一笑,竟有些苦涩的道:“对,对,这是你们的家事,我只是一个外人。”

  花中仙皱了皱眉,显然没料到自己母亲竟和这莫非渊源不浅。

  于是花中仙又道:“你不是说他只需要一种药就行了吗?你直接给药不就行了?为何还要住在这儿?”

  莫非到了自己的领域自然是强势无比:“你知道个屁,我得看他中毒深浅决定用药几次、用药间隔多久、一次用药多少,然后还得根据后续效果选择其他药材。”

  花中仙点了点头,才说道:“我什么活都不会干,你若嫌我看着烦,就给我准备一间屋子,我自己待在里面轻易绝不外出。”

  莫非都要傻眼了,这是来求人还是来度假的?

  但莫非好像有点习惯花中仙这种态度了,便道:“好,不过你冻伤我这对多人,这点医药费得你出吧?”

  花中仙直接从怀里取出一块金子,说道:“这个够了吧?”

  莫非瞄了一眼,说道:“不够,不过如果你把你娘的住址加上,这就够了。”

  花中仙皱了皱眉,想了片刻才道:“可以。”

  莫非眉开眼笑,却突然又皱眉道:“你既然有你娘的信物,又为何要伤我这么多人,你直接拿出来我能不给你治吗?”

  花中仙冷冷道:“我怎么知道这玉佩这么管用?况且对你这种不讲理的人,不用武力能行吗?”

  莫非刚刚而对好心情立马就没了,吼道:“我怎么不讲理了?”

  花中仙道:“应公子已得紫电认主,为大唐出生入死,才落得重伤下场,你一来就要紫电,不是不讲道理吗?”

  莫非老脸一红,他怎么知道这应华留着紫电是为了大唐?但也无法解释,只得对现在才赶到的弟子说道:“你带这位姑娘去找一间客房。”

  那弟子答应一声,领着花中仙去了。

  莫非见花中仙去的远了,才松一口气,看了看站在一旁的应华,说道:“你跟我进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