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弟子望过去,立马气红了脸,说道:“齐环瑛,你不要血口喷人,我们什么时候非让你顺着我们的意思了?”

  那女子道:“那第二条规矩不就是明证吗?什么脾气不对路,难道人人生来都得跟他一个脾气吗?”

  那弟子道:“要不是你胡搅蛮缠,我师父怎么会立第二个规矩?”

  那女子笑道:“没立这规矩的时候就将我丈夫赶了出来,不给治伤,还敢说是因为我才立这规矩的?我看你们早就是这样做的吧。”

  那女子已经上了年纪,似乎四十来岁,冷笑不止,继续说道:“可笑那莫非还不屑于谷雨群,他自己也是一路货色。”

  那弟子斗不过这女子,便道:“齐环瑛,你到处散播我师父骂名,我师父从不计较,你还想怎样?”

  齐环瑛道:“我不想怎样,我只不过是想揭露这莫非的真是面目罢了。”

  那弟子脸色涨的通红,正欲说话,却听得花中仙冷冷的说道:“你们的事情怎样与我们无关,我们只想进去治伤。”

  那弟子忙道:“你夫君进去可以,你进去不行。”

  花中仙脸色一冷,正要发作,却听得齐环瑛笑道:“可笑死了,这姑娘一不是妇人头饰,二没穿妇人装扮,明显是一个小姑娘,哪来什么夫君?你们学医的不是一眼都能看出来吗?居然还口口声声你夫君什么的,可见全是欺世盗名之辈。”

  花中仙冷冷道:“他是不是我夫君与你们没有关系,我来此只为为他治伤,你们谁再敢延误时间,别怪我不客气。”

  齐环瑛冷笑道:“你若执意找这莫非帮你这个小情郎看伤,死了可别怪我没提醒。”

  这齐环瑛心里不满花中仙的态度,故此说出来的话竟也不讨喜。

  花中仙听了皱了皱眉,道:“这是我们的事。”

  齐环瑛冷哼一声,不再说话,却听那弟子道:“不管他是不是你夫君,只有伤者或者病人才能见我师父。”

  花中仙气不过,正要发怒,听得应华说道:“仙儿,我一人进去就是,你且在外等候。”

  花中仙道:“我怕那莫非徒有虚名,伤没治好反倒害了你。”

  应华道:“你且放心,莫非这么大的名气,自然不是吹嘘而来,即使治不好伤,也不会加重伤势。”

  花中仙点了点头,说道:“那你一切小心,若有不妥,立刻出来。”

  应华点点头,随那弟子走了进去。

  应华来到庄园,只见除了十几间房屋,竟然全是药院,一些下人正在照顾那些药物。

  应华随着那弟子来到屋内,只见里面一个老人正在闭目养神,那弟子行了一礼,道:“师父,人带来了。”

  那老人睁开眼来看了看应华,便道:“你可否找过谷雨群?”

  应华道:“未曾。”

  那老人便道:“我一探脉,收费因人而异,你能出什么价格?”

  应华苦笑道:“身上毫无分文,平日乞讨为生。”

  那老人的气势一下子威猛起来,他上下打量了一下应华,道:“你是童丐应华?”

  应华道:“正是小子。”

  那老人道:“那么你手上的就是紫电了?”

  应华道:“不错。”

  那老人这才说道:“既然你没什么银钱,就拿紫电抵押吧。”

  应华皱了皱眉,道:“这个不行,紫电我尚有大用。”

  那老人也皱了皱眉,说道:“这身外之物留它何用,你若不愿留下他,我莫非也不会接手治你的伤势。”

  应华想到这剑的原主人归中秀还不知在哪里,又想到这剑是贞元子慎重交给自己的,此刻自然不能留下,便道:“既然如此,小子告辞。”

  那莫非又道:“你也别想去找谷雨群了,你的伤乃是一种草药引起的,需要另一种草药治疗,他谷雨群没有。”

  应华不由佩服了一下莫非,这人仅凭弟子描述就知道自己需要什么药,当真有几分本事,可是自己哪能留下紫电?

  应华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后面跟着莫非弟子。莫非皱了皱眉,自语道:“这应华据说不是贪恋名利之人,为何这么在意这把紫电?莫非他不是希望靠这把剑得到名气?”

  应华出得门来,只见花中仙立马迎了上来,问道:“怎么样?”

  应华道:“这莫非确实有几分本事,只是他没答应救我。”

  花中仙慌道:“这是为何?”

  应华尚未答话,那边齐环瑛就哈哈大笑起来,道:“我就说这莫非不是个好东西,你们偏偏不信,现在还有什么话说?”

  花中仙也不理齐环瑛,只是说道:“那我们去找谷雨群吧。”

  应华道:“莫非说这伤谷雨群治不了。”

  花中仙正想说话,却又听到齐环瑛说道:“他莫非能治,人家谷雨群为何治不了?这种贬低别人抬高自己,背后中伤他人的事,也只有莫非做的出来。”

  莫非弟子不愿意了,说道:“齐环瑛,你老这么败坏我师父声誉,就不怕死后下地狱吗?”

  齐环瑛冷冷一笑:“下地狱也是他莫非下,关我何事?我只不过是出来说几句实话而已。”

  F最新n☆章节'上酷v匠网

  这边两人吵闹,那边应华却是对花中仙说了事情的经过。

  花中仙听后说道:“那莫非也真贪心,我去给他银子。”

  齐环瑛之前只顾与那弟子斗嘴,什么也没听到,却偏偏听到了这一句,笑道:“听到了吗?他莫非还嫌谷雨群向穷人收银子收的多,他自己不也一个德行?”

  花中仙却不理他,只是对那弟子道:“你向你师傅通禀一声,让我们两个进去,我们再去谈谈诊费。”

  那弟子答应一声,回到了庄园。

  这边齐环瑛却是说道:“妹子,我看你们还是别求这莫非了,赶紧去找谷雨群吧。”

  花中仙冷冷道:“我们的事还不用你操心。”

  齐环瑛脸色一变,觉得这小姑娘态度太差了,自己也是为了他们好啊,怎么得来的是这个结果?

  于是齐环瑛冷笑道:“真是不识好歹,等你那小情郎出事,我看你怎么办。”

  花中仙道:“你若再聒噪,休怪我不客气了。”

  花中仙两次扬言要对齐环瑛不客气,这让齐环瑛怎么受得了?当即怒道:“好一个小丫头片子,不识好人心,我倒要看看你怎么不客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