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华见她这样灭火,不由笑出声来。灭火之后洞内一片漆黑,只听到花中仙问道:“你笑什么。”

  应华道:“我第一次见有人对着发功灭火。”

  花中仙似乎笑了,说道:“练功不就是为了方便吗?”

  应华一愣,心道:“练功为了什么?”自己还没想通呢就感觉花中仙在自己身边坐了下来,只听她有些担忧的问道:“你伤势很严重吗?”

  虽然看不见,但应华还是一把就抓住了花中仙的手,然后笑道:“休养这么久了,没那么重了。”

  花中仙点了点头,随即才想到应华看不到,然后赶紧“嗯”了一声,才说道:“那明天一早你就跟我回去吧。”

  应华答道:“恩,我早就想去找你,若不是想着你,只怕我早就撑不下去了。”

  花中仙听了心头甜蜜,便躺在应华怀里。

  应华抱住花中仙,才问道:“你怎么找到我的?”

  花中仙道:“苏雄他们寻不到你,我便亲自来寻了,喊了你一天,山谷转遍了才找到这儿的。”

  应华道:“苏大哥他们没事吧?”

  花中仙道:“没事,有廉王府上好的药材,想不好都难。”

  两人说着话,不多久就都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应华就醒了,感到一阵香味传来,抬头一看却是花中仙竟然生了火,不知从哪儿找了一个瓦罐,也不知在熬什么汤。

  应华道:“我的救命恩人可被你欺负的够惨,他们可不让我在这洞里生火。”

  花中仙撇了撇嘴:“他们是以虎之心谋人之腹,自以为人类可以吃生肉。你这些天肯定吃了不少生肉,你一开口我就闻到了。”

  应华嘿嘿笑了笑,才道:“我可不会像你那样发功灭火,要是把山洞烧了,这些老虎肯定找我拼命。”

  原来花中仙一大早去冰冻的河里弄了两条鱼,熬成了汤,应华好久没有吃过这么补的汤,便稍稍贪嘴,多喝了一点,花中仙这才喝了一小点,将剩下的都给了那些虎崽子。

  两人吃完,便辞别老虎一家,赶往花中仙家里。

  路上应华才得知,自己竟然一战成名了,已经轰动天下,毕竟谁能一人挡万军?怕也只有当年的张翼德了。

  回到花家,花中仙更是无微不至的照顾,应华竟身体逐渐胖了起来,可是伤势却一直没好。

  花中仙心急难耐,也不知应华到底为何伤势不愈,应华却是乐呵呵的,似乎根本不曾在意伤势。

  两人都没有传出去消息,是以竟没有人知道应华就在花家。

  花中仙思索半宿,才决定带应华前去求医,可是又担心花石香没人照顾,正左右为难,却听到花石香道:“这有什么可考虑的?快带他去求医吧,不要去找那什么神医谷雨群,那人欺软怕硬,只怕他会偷偷勾结安禄山,出卖应华,你们带着我这个信物去找鬼手莫非,他定会出手相救。”

  花中仙结果母亲递过来的信物,见是一枚一半的玉佩,就放在身上,却也不对母亲与莫非的关系有任何疑惑,只是说道:“那母亲你要照顾好自己。”

  花石香摸了摸花中仙的脑袋,叹了口气,也不知在想什么,过了好一会才说道:“你快去吧。”

  花中仙带了应华,便赶向西边去了。

  那莫非居于西边,一手包治天下疑难杂症,能硬生生的将人命从阎罗王手里抢出来,因此得了鬼手这个称号。

  而这莫非却并不是每个人都救,传说其有三不救。

  一不救背信弃义薄情寡义之人,二不救脾气不对路之人,三不救找过谷雨群的人。

  那谷雨群号称神医,一手医术也是天下闻名,只是其人欺软怕硬,穷人家的诊费可劲收,而那些恶人来治病却是分文不取。

  莫非不齿这人所为,才有了第三种不救的人。

  而第二种不救的人就完全是莫非的古怪性格作怪了,据说很久以前没有后面这两条,只有第一条。

  可是有一次一个人就诊时惹怒了莫非,被莫非轰了出来,后来那人不治身亡,那人的妻子便大骂莫非,到处传播莫非不救其夫君的事。后来就多了第二条。

  两人赶到莫非居所之后,发现这是一个极大的庄园,莫非的弟子正在门口诊治几个病人。

  花中仙上前说道:“我要见莫非。”这花中仙原本就是一个冷漠性格,此刻面前之人既不是自己的两个姐姐,又不是自己的母亲,更不是应华,花中仙当然不会露出一丝温柔来,甚至连丝毫情绪波动都没流露出来。

  那弟子皱了皱眉道:“师父只见我们解决不了的病人,你有什么病?”

  花中仙道:“我没病,是他有伤。”花中仙指了指应华。

  那弟子又道:“那你们稍等一会,待我看完这个病人再为这位公子诊治。”

  花中仙虽然冷漠,可并不是不讲道理,点了点头,站在一旁等候。

  "酷匠网Nk首◇发*&

  那弟子原本以为花中仙是来挑事的,此刻将她竟然老老实实站在一旁,诧异的看了她一眼,才继续为他面前的人诊治起来。

  没多久那人就欢喜的离去了,可见这弟子医术不低。

  那弟子为应华诊了好一会脉才说道:“脉象平稳强健,原说是没有问题,只是你这内力分明浑厚,却似乎被压制在了一点,而内伤多处也是事实,这情形我未曾见过,还是待我请出家师来。”

  然而那莫非却并未出来,只是让应华进去。

  应华正要向前,却听得那弟子道:“姑娘,你不能进去。”

  花中仙冷冷道:“为什么?”

  那弟子竟然不禁打了个寒颤,然后说道:“一向只有病人才能见到家师。”

  花中仙道:“他是我夫君,我一定要进去。”

  那弟子说道:“师父说过,若不相信家师的,何必将亲人送来医治?如若相信家师,自会同意在外候着。”

  花中仙冷冷一哼,道:“我没见过这莫非,自然不能相信。”

  那弟子道:“那请这位夫人带着您相公回去吧。”

  花中仙怒道:“我辛辛苦苦赶过来,还没治伤就想将我赶走?莫非也太不讲理了吧。”

  那弟子正待说话,却听得一个女子声音传来:“这莫非本来就不讲理,立的什么破规矩,非让每个人都顺着他的意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