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华见前有追兵后无退路,只得立在那里。

  后面的追兵可没有丝毫耐心,追上来后就是一拥而上,完全执行李归仁的既定策略,不论死活。

  有一句话叫视死如归,有一个词叫穷寇莫追。应华现在哪还在乎什么,前进是死,后退也是死,还不如多杀几个小崽子,轮回时也有个伴,不至于太过孤单。

  应华抱着必死之心,杀起人来毫不留情,根本不顾自己的伤势,天色已经大亮,朝阳升起,静静的观看。

  那一腔腔鲜红的血,侵染了整片悬崖,视死如归的气势却没有吓退这群征战多年的儿郎。

  应华渐渐没了力气,拄着剑看着那一群铁血的儿郎。

  突然他就想起了雨落,想起雨落对自己的种种,想起雨落临死时的话,想起荒郊那座孤寂的坟。

  应华咬了咬牙,低声说道:“雨落,我这就来陪你。”说完转身就冲出了悬崖,整个人急坠而下。

  李归仁赶到前面,道:“去悬崖下搜索,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谁找到那把剑,重重有赏。”

  众士官应了一声,纷纷下去安排了。

  再说苏雄等人带伤连夜奔逃,后来租了一辆马车,这才赶到灵宝,去见廉王,奈何廉王无兵力可以抽调,只得从自己的近身侍卫里选了几人让苏雄用。

  苏雄和弟啸天伤势颇重,只得养伤,无崖子受伤稍轻,便由无崖子领着几人悄悄向长安赶去。

  哪知到了长安才打听到应华当天就掉落悬崖,而李归仁几天搜寻竟然毫无结果,现在依然在崖下搜索。

  无崖子顾不得养伤,忙带了几人赶往崖下。

  只是可惜无崖子的搜寻结果跟李归仁一样,毫无结果。而无崖子又好几次差点被李归仁发现,于是无崖子决定等李归仁收兵后再次搜寻。

  可是这一等就是半月之久,转眼就白雪茫茫了。

  无崖子终于等到了李归仁的离去,可是自己搜了好几天依然毫无结果。

  无崖子心系苏雄等人,便带人离去了。

  却说那日应华跳下悬崖,一心求死,却突然想到了花中仙,想到那温润的唇、那香滑的舌,想到自己答应花中仙要回去,可是如今......应华尚未想完,就扑通一声落入了水中。

  应华拼命向前游去,只想在生前再见花中仙一面。

  等他终于到了岸边,已是上气不接下气。

  应华又拼命向前爬去,他知道李归仁定会过来找他,他要将紫电藏好,湖底不是安全之地,肯定是最容易引起怀疑的,所以应华没打算把剑扔到湖底。

  应华爬到一处峭壁,却发现有一道极窄的缝隙,仅容一人通过。应华缓缓钻了进去,却发现里面居然有一个山洞。

  应华松了一口气,心想这个峭壁窄缝相当隐蔽,应该不会有人找到了吧。

  可是应华还没放松呢就看到一双亮晶晶的眼睛躲在黑暗之中看着他,应华心里一紧,手上紧紧握住了紫电。

  但自己实在没力气再去相斗,况且自己伤势太重,也运不起丝毫内力。

  但紫电的锋利不需要内力,不像青霜的剑芒需要内力激发,所以应华虽然无法过去却也不是很担心,有本事你过来呀?看我不一剑劈了你。

  然后那双眼睛过来了,应华又握了握紫电,仿佛下一刻就要拔剑出鞘。

  那双眼睛怯生生的看着应华,眼里竟是害怕。

  应华松了口气,这是一只虎崽子。

  这虎崽子走了过来,身后竟然还有两只。

  应华见这些崽子都是出生没多久,也不愿伤害他们。

  虎崽子们走了过来,齐齐围着应华看。应华心道:“你们看归看,可别来上一口。”

  虎崽子们低下头,舔了舔应华受伤的伤口,却没有一点嗜血的意思。

  应华松了一口气,明显这三个小崽子不饿。

  三个小崽子玩了一会就放开了,有个卧在应华旁,有的用爪子挠应华的脸。

  应华却是担心无比,这虎崽子的父母没在,如若回来,自己还有命吗?

  可是应华伤势实在太重,不多久竟晕了过去。

  应华醒来时正被一个小虎崽子挠这鼻子,应华笑着摸了摸小虎崽子的脑袋,却不知道自己晕了多久。

  应华正想坐起来,却见一只成年虎来到了他身边,应华大吃一惊,一手就抓住了身边的紫电。

  那老虎却并不在意,只是将嘴中的草药扔在应华身边,便转身离去了。

  应华松了口气,好歹这老虎没有那么嗜血。

  却说应华虽然在这里可以安心疗伤,却恢复的很慢,一来老虎给他留的都是生肉,他不能吃,老虎又不让他生火烤,有一次他想生火,立马惹来了那成年虎的咆哮,这才放弃这个打算。

  这虎崽子们只有一个虎妈妈,而且这虎妈妈又不是很难打交道,所以应华就安心养伤,可是老师吃不饱,就恢复的特别慢。

  这一日应华终于可以拄着拐杖走路了,他来到那个窄缝前,却发现外面已是白茫茫一片,应华伤势过重,不宜久待,便又回到虎穴。

  这虎穴并不是很大,但却无风无雨很是暖和,地上都是枯草,应华便直接躺在地上休息起来。

  他并不知道这些日子那么多人找他,好几次李归仁的人都找到窄缝了,却被虎妈妈吓走了。

  应华又休养了几日,才又出得窄缝去,缓缓地散步,却隐隐约约的听到有人在喊应华。

  应华侧耳听了听,模模糊糊听不大清,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听错,他伤势过重,导致听力也大不如从前。

  应华呆在原地听了好久,却再也没听到什么,便缓缓叹了口气,回到了虎穴。

  哪知当天晚上,就有人到了虎穴。

  那是一个女子,一个冷若冰霜的女子,她进来时寒气逼人,却举着火把,那虎妈妈当即就咆哮了一声,可是摄于女子威势,却不敢上前。

  应华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揉了几次,才借着火把的光芒看清,那的确是花中仙。

  花中仙见到应华,也只是呆愣愣的看着,两人本该有千言万语,此刻却悄然无声。

  花中仙呆了一会,才将手中的火把扔在一旁,朝应华扑了过去。

  那虎妈妈可是急坏了,这里地上全是枯草,火把一着地,一下子就着了。

  再说花中仙扑倒应华怀里,只听应华没有高兴或者舒服的叫声,却是一声惨呼,花中仙急忙离开应华怀里,道:“怎么了?”

  最#新章!‘节R上酷W匠9$网

  应华道:“我伤势未愈,你还是先救火吧,要不我这一窝恩人就被你烧死了。”

  花中仙冲着应华甜甜一笑,扭头对着那些没来得及旺起来的火焰,散发出迫人的寒气,然后,火就熄灭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