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光迅知道这是为那姑娘报仇,如此拼命,想必便是那姑娘的相好,这种人被爱情冲昏了头脑,最是可怕,所以吴光迅不去接招,反而一味的躲避。

  吴光迅见这男子出手不凡,知道功夫定然不差,便在脑子里盘算怎么样安然离去。

  哪知吴光迅这一躲避,应华那一剑便直接劈在了地上,只见那剑跐溜一声就插入了地中,吴光迅见了倒吸一口凉气,平日里哪见过这么利的剑?

  想来想去也只有紫电了,可这紫电不是在琉璃观吗?这小子跟琉璃观什么关系?

  吴光迅正自想着,却见应华又挥剑劈了过来,心里一跳,赶紧又是躲了,这剑这么利,怎么去接?

  吴光迅不停的躲着,却没有那么几下擦边而过,不一会儿,吴光迅的衣服就被割得一片一片,吴光迅额头冷汗直冒,这要一不小心没躲过去,自己可就成了两半啊。

  可是越担心什么就越会来什么,这次吴光迅躲避不及,竟被拦腰劈了过去。

  吴光迅难以置信自己会死在这里,不可思议的看了看自己的腰,然后就断作两截,再无生机。

  应华却直接隔了吴光迅的脑袋,提着去了雨落的坟上。

  应华买了几瓶好酒,给雨落烧了些好纸,才将吴光迅的人头放在坟前,哭道:“雨落,小乞丐替你报仇了,都是我的错,你在下面一定要快快乐乐的,缺了什么,你就托梦给我,我一定给你弄到。”

  应华说了一会,想起那日自己受伤,雨落无微不至的照顾,不禁更加难受,恍恍惚惚的喝着拿过来的酒,居然醉倒在了雨落的坟头。

  应华睡到了半夜,才被冻醒,此刻已然寒风料峭,应华缩了缩脖子,对着雨落的坟叩了几个头,才站起身来,缓缓离去了。

  没几日来到长安,应华找了一间客栈,每日白天睡觉晚上去李归仁的王府探听消息,这样过了几日,才终于得知几人被关押在城里的北城监狱。

  应华不敢耽搁,当天晚上就去了北城监狱。

  应华四下查看一番,知道溜不进去,便假扮了一个书生,说要进去探望一个朋友。

  牢头自然不允许,要知道这里关押的可都是北平王的要犯,放进去?出了问题谁负责?

  但是在应华大量的金钱攻势下,牢头有些松懈了:“你进去不能往左去,哪儿都是要犯,你那朋友肯定在右边,你切莫要乱跑,记着,半个时辰后必须出来。”

  应华点点头,进了牢房,趁四下无人注意,赶紧转向了左边。

  可是应华聪明反被聪明误,没走多久,就从两侧跳出许多人来。

  这些人个个手持钢刀,凶神恶煞,为首一人道:“终于等到你了,还不快束手就擒?”

  应华缓缓后退,边退边道:“各位大哥认错人了吧?不止小弟如何惹了各位大哥?”

  那为首之人笑道:“这时候就少装糊涂了,是你自己过来让我们绑上?还是我们过你把你四肢打折再把你绑住?”

  应华知道自己身份已然败露,索性不再多言,转身就跑。

  =酷;匠t网N唯一正sI版u^,1f其他◇5都J是!m盗B`版

  后面的人雄赳赳的追了上来。

  应华跑到门口那分岔处,只见从门外也杀过来一队人,只得向左逃出。

  这牢是长安四大牢笼之一,自是特别大,应华正跑着却听到有人叫道:“应华、应华!”

  应华循声望去,只见牢里关了一个人,却是无崖子。

  应华拔出紫电,直接砍开了牢笼,然后帮无崖子砍断锁链,这才又继续逃去。

  又逃了一会,又相继解救了弟啸天和苏雄,这才被追上。

  追兵偷偷笑道:“你再继续跑啊?这牢房就那一个出口,你跑得掉吗?你那把剑似乎有点意思,快点交上来,我可以免你一点刑罚。”

  应华看了看苏雄等人,知道都已准备好,便喊道:“杀出去!”

  四人早就有了默契,此刻更是如鱼得水,而应华最为犀利,一把神剑无人能挡,神挡杀神,四人一路杀到了门口,除了应华三人竟然都受了极重的伤势。

  原来那些追兵见应华厉害,竟大都去打其余三人了。

  应华出的门去,才发现外面更是重重包围。

  应华眯眼看了一会,竟发现李归仁跟萧胖子站在一起。

  应华悄悄对三人说道:“一会我去擒住李归仁,让你们三人先逃,李归仁没抓到的时候你们要保护好自己。”

  苏雄道:“这可是万军之中,应兄弟你有把握吗?”

  应华道:“紫电已认我为主,天下万物触之即开,我应该有一些把握。”

  苏雄等人都亲眼见过应华手持紫电之威,自是没怀疑紫电认主,便都点了点头,开始等待着行动。

  那边李归仁觉得胜券在握,得意道:“刚来的那个应该是应华吧?我早就料到你会回来,没想到你回来的挺慢嘛,我的将士可是等了好久啊。”

  应华嘿嘿一笑:“王爷真是神机妙算,小子不来会被江湖耻笑,小子只能来了,这不是好死不如赖活着,这才多耽搁了几日。”应华边说边往前走,李归仁也不阻拦,似乎不怕应华出手。

  那萧胖子却道:“我见你这把剑锋利的紧,不知可否让我看看,我定向王爷求情,饶你一命。”

  应华继续向前走去:“敢问王爷,这位怎么称呼?”

  李归仁道:“这位乃是萧国师。”

  应华便道:“让我一条命换这把剑让我感到非常荣幸,只是这剑太过贵重,小的想再加上我三位伙伴的命,不如国师放了我们四个,我们定然送上宝剑。”

  萧国师笑道:“如此也可,你且将宝剑拿来让我探查一番。”

  应华心里冷笑:“你探查?还会还回来吗?”但嘴上却说道:“如此就多谢国师了。”

  应华正要带着宝剑走向国师,却见李归仁摆了摆手,立刻有人阻止了应华,伸手去拿应华的宝剑。

  应华道:“莫不是王爷想动武抢我这宝剑?”

  李归仁道:“怎么会?只是国师身份贵重,到了本将军的地盘,自然要好生招待,不敢怠慢。”

  李归仁这话说的可谓极大逆不道,这长安怎么会是他的地盘?但萧国师丝毫不在意。

  应华笑道:“莫非王爷觉得小的过去是对国师的怠慢?”

  李归仁道:“不敢,但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国师可是皇上身边的红人,国师除了任何意外,本将军的头颅可就难保了。”

  应华不由暗自诽谤起来:你都是王爷了还一口一个本将军,这不摆明还想带兵?但应华却不关心这些,应华只想怎么救人,便说道:“既然如此,那么......”应华拉了个长音后才继续说道:“动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