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华哭了半晌,才将雨落用自己的外衣包好,抱着去寻了一处地方,好生掩埋了,这才又回到雨落死亡的地方,此时已是下午,应华一心牵挂着雨落之事,竟没有赶去寻找苏雄,按照花中仙所言,苏雄等人不会有性命之忧,那自己还是先解决雨落的事。

  可惜吴光迅是此中高手,应华在此处寻觅了许久也没找到一点线索。

  应华心情低落,也不愿回去见花中仙,便一个人来到了附近的一个小镇,找了一个酒家,自酌自饮起来。

  正心情郁闷,却听到外面一人叫道:“吴光迅,你个王八蛋,快给老子出来。”

  应华本来心情极差,无精打采,听到吴光迅这三个字却是眼前一亮,立马走了出来,只见一个老头正在街上边走边骂。

  应华认得那是华山掌门贺理,便上前道:“贺前辈,这吴光迅在此地?”

  贺理心情极度不爽,自己最喜爱的女弟子竟被吴光迅糟蹋了,原本一个精灵古怪的女子现在痴痴傻傻,这让贺理如何不生气。

  贺理回过头去,只见一个人站在身后,贺理一心找那吴光迅,一见这小子居然不是吴光迅,当即骂道:“滚,老子没工夫陪你叙话。”接着又大叫起来:“吴光迅,你个狗日的王八蛋,赶紧给老子滚出来。”

  应华也是本就心情不好,此刻见到自己恭敬问他话他还骂了自己,气便不打一处来,但还是忍住没有发飙,只是冷冷问道:“贺理,我问你吴光迅是不是在此地!”

  贺理心情更加烦躁了,便又骂道:“滚,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再不滚开别怪老子不客气了。”

  应华二话不说,直接拔出紫电,就朝贺理刺去。

  贺理见这小伙子竟敢对自己动手,便掏出自己的判官笔应了上去。

  可是刚刚接触,那判官笔就断成了两截。

  贺理吃了一惊,这才细细打量,不由惊道:“紫电?”

  应华冷哼一声,也不答话,直接刺去。

  贺理忙避开,心中想到:“这紫电以利闻名,以前还以为有所夸大,哪知竟利到了这种程度。”

  贺理可不敢直接碰上去,只得不停闪避。

  斗得片刻,只听得贺理道:“小兄弟,暂且住手,你想知道什么就问吧。”

  应华冷哼一声,停了下来,问道:“吴光迅可是来了此地?什么时候来的?”

  贺理说道:“吴光迅被我一路追杀至此,我敢肯定他即使现在不在这镇子上,也必定刚从这镇子经过。”

  应华见贺理只回答了一半,便又问道:“他什么时候到的?”

  贺理道:“昨天在前一个镇子我见到他,追了许久,后来因为爱徒身体不适,只得先行返回,今日才将爱徒带着一路到此。”

  应华又道:“那就是说吴光迅昨日就到了?”

  贺理道:“按说正是如此,只可惜我到现在都没找到他一丝踪迹。”

  应华冷笑一声,心里确定那个害死雨落的就是吴光迅,心里巴不得立即找到他,便道:“贺掌门还是多关心关心你那身体不适的徒弟。”

  应华说完就走了,贺理老脸一红,知道吴光迅糟蹋自己弟子的事可能被这个小子知道了,不过他也不担心,这小子明显跟吴光迅也有大仇。

  应华来到雨落殒身之地,细细的又探查了一次,依然是没有任何消息,也不确定吴光迅去了哪个方向,而自己也不知吴光迅面貌,便只能先把雨落的事放在一旁,于是应华决定去长安寻找苏雄。

  应华行的几日,又来到一座小镇,长安在即,让应华舒了一口气。

  应华来到一间茶肆,要了一碗茶水,正准备好好歇上一歇,却见到一个满脸邪气的青年走了进来。

  应华虽然见识不少,但却不认得眼前这人,便也没多在意,那人要了几碗茶水四下望了一眼,便走到应华面前:“兄弟,拼个桌吧?”

  应华没理他,只是向一边移了移。

  那人微微一笑,坐了下来。

  哪知茶还没喝完,就听到外面吵吵闹闹的,应华还未出去,就见一群农民推开了茶肆老板走了进来。

  那农民们见了那和应华拼桌的人,立即叫道:“在这,这奸贼在这呢。”

  b酷X'匠,网d正&版。首发s&

  这一群农民一个个都拿着锄头,镢头之类的东西,把应华和那邪气青年围在一起,才指着应华说道:“你赶紧出去,我们要找这个奸贼算账。”

  那邪气青年却没有丝毫担心,微微笑道:“不就是陪了你们村那翠莲一宿吗?至于这么大动肝火吗?”

  这群农民怒斥道:“你让翠莲以后怎么做人?怎么嫁人?你还不快快认罪。”

  那青年道:“你们村那翠莲可是主动的很,你们怪我也没有,要怪就回去怪他吧。”

  一个农民道:“你这鸟人少废话,快过来受死。”

  那青年道:“你怎么不过来受死,为何让我过去?”

  那群农民似乎对这青年有些忌惮,便对应华说道:“你赶紧出去,要不一会误伤了你我们可不负责。”

  哪知应华竟似完全没有听到,直勾勾的看着那青年。

  那青年皱了皱眉,道:“你不出去吗?”

  应华刷的就拔出了紫电剑,直接劈向这青年。

  这青年似乎吃了一惊,忙抓起身边的凳子去挡。

  哪知这剑竟顺利通过,青年顺势后退,这才避过这一击。青年看了看切得整整齐齐的两小半板凳,心里发毛,他从来没见过这么利的剑。

  应华见他躲过这一剑,直接就又刺了出去。

  青年慌忙躲避,可是谁面对这么利一把剑能不怂?于是青年忙道:“有话好好讲,这位小哥暂且住手。”

  应华果然停了手,却听应华问道:”你是不是吴光迅?“青年点了点头:“我就是。”其实吴光迅最大的优点就是不说谎话,自己做的自己一定承认。

  应华继续问道:“那你前两天可是在一个野外糟蹋了一个姑娘?”

  吴光迅迷惑道:“野外?莫非你说的是白家的那个姑娘?”

  应华怒道:“果然是你。”说着举剑就劈,完全是不要命的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