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中仙看着应华呆呆傻傻的样子,不由一笑,道:“你要不今晚不去,就早点休息,明天一早再走。”

  应华忙道:“我想好好看看你,我怕回不来了。”

  花中仙不由得一阵担心,道:“什么事这么危险你还要去?”

  应华看了一下周围,道:“咱们进屋说吧。”

  花中仙这次没有犹豫,就让应华进了自己的闺房。

  应华说完整个事情的经过,就听到花中仙说道:“或许你此行不会有事。”

  应华道:“何以见得?”

  花中仙道:“既然没有苏雄等人的消息,那就是最好的消息,试想,如果李归仁杀了苏雄等人,依照他好大喜功的性格,还不立即张扬出来?既然这李归仁没将消息传出来,只有两个可能。”

  应华忙道:“什么可能?”

  花中仙道:“一是苏雄等人逃出来了,但是伤势过重,不敢透漏风声,说不好在哪个地方躲着养伤。二是苏雄等人被抓了起来,而李归仁需要从他们身上或者口中得到些什么,所以没有透漏风声。但是不管怎么说,他们活着的可能性很大,只要你能找到他们,生还的几率还是很大的。”

  应华点了点头,道:“不错,我这天一亮便去探探情况。”

  花中仙道:“若是有情况你要过来告诉我,不要擅自行动。”

  花中仙这一句明显是在关心应华,应华心里一喜,道:“你且放心,我一定活着来见你。”

  经过花中仙这一番分析,应华反倒觉得赶走雨落很不理智了,但是如果不是为了赶走雨落,自己又怎么会跟花中仙发生这么旖旎的事?

  看M+正%"版章:}节^上》¤酷匠网i

  第二天一大早,应华就准备出发了,季月玲看着一向冰冷的花中仙居然亲手为应华整理行李,觉得很不可思议。

  倒是花石香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倒好似花中仙不是自己的女儿一般。

  应华辞别花家母女和季月玲,这才迤逦向长安方向行去。

  却说雨落流着泪翻出了花家,心下烦躁,一路向前而去。

  可是此刻正值半夜,雨落走着走着竟迷失了道路,但雨落毫不担心,心想,丢了算了,反正应华也不在乎。

  雨落四下看了一眼,拔了手中佩剑,使劲砍着身边的树,边砍边喊:“应华,你个负心汉,我砍死你!你个臭乞丐!死应华!”

  雨落正砍的来劲,却突然听到一个声音说道:“想不到在这儿还能遇到一个娇滴滴的美女,这大半夜的也不睡觉。”

  雨落回头看去,见一个满脸邪气的青年正笑着看着她,雨落怒道:“看什么看,再看挖下你的眼珠。”

  那青年哈哈大笑了一声,道:“不错不错,还有点泼辣,正和我的胃口。”

  雨落下意识的后退一步道:“你是什么人?”

  那青年笑道:“我这么帅气的公子哥,只能是吴光迅了。”

  原来这青年正是刚逃过来的吴光迅。

  雨落大吃一惊,不想竟遇上了一个采花大盗,心里有些不安,但又知道打不过吴光迅,只得说道:“我是白家的人,你不要胡来。”

  那青年冷笑道:“白家?就是皇家的,本公子也不怕。”

  雨落仗着手中的剑,道:“我若出事,白家一定不会放过你。”

  吴光迅嘿嘿笑道:“莫非你是白家风雨姐妹之一?不过你放心,只要你满足了我,我是不会害你性命的。”

  雨落心里惶恐,不断倒退。

  吴光迅却是有恃无恐,这么黑的天,这么荒凉的地方,要不是怕后面的贺理找他拼命,自己怎么会路过这儿?想起自己刚玩过的那个华山的女弟子,想起那白白的肌肤,那低低的哭泣,吴光迅感到老天待自己太好了,于是舔了舔嘴唇,向前逼去。

  雨落见躲不过,直接就动手了,举剑斜刺。

  可是雨落哪儿是吴光迅的对手?不多时就被打掉了剑。

  然后雨落就被吴光迅一把抓住了,雨落誓死反抗,吴光迅却是经验十足,直接从雨落身上扯下一段布来,就绑上了雨落的双手和双脚。

  雨落不停挣扎,奈何只是徒劳,衣服一点一点被吴光迅撕下。

  雨落渐渐没了力气,吴光迅却是正好撕光了雨落,自己浑身都是劲。

  看着那个没了力气的小辣椒被剥光,看着那如玉的肌肤,吴光迅不紧不慢的脱下了衣服。

  雨落却是什么动作也没有,眼里没有丝毫生机。

  雨落感受着下体的疼痛,想起应华与那个女子亲吻搂抱,眼泪又流了出来。

  吴光迅似乎对雨落的不再反抗十分满意,为了自己舒服,解开了绑在雨落手脚上的布条。

  雨落此时却是心如死灰,浑身也没有力气,哪能再度反抗?

  吴光迅再度满足了几把,却没有害了雨落性命,直接起身走了。

  雨落躺在地上,呆呆的看着天上,什么动作也没有。

  知道天色发白,似是亮了起来,雨落才不着片缕的站了起来,走到自己的佩剑旁边,拿起佩剑,朝自己的脖颈割去。

  应华走了一段,心想也不知雨落到了哪儿,正走着就发现旁边一棵大树被砍的差点断了生机。

  应华心里说道:“谁这么闲,竟过来砍树玩。”

  正待离去,却不知为何心头总有一些不安,又看了看那树,心道:“莫非是雨落负气砍的?”

  想到这儿,应华再也没法向前走了,他仔细的看了看地上,竟发觉有轻微的痕迹通向这片树林里面。

  应华顺着痕迹走了下去,然后就见到了那个一辈子也忘不掉的场景。

  地上满是衣服碎片,雨落不着片缕躺在血泊之中。

  应华疯了一样的冲上前去,抱着雨落喊道:“雨落,你醒醒,雨落。”

  应华见雨落尚有体温,知道自己来迟了一步,不由使劲打了自己几个巴掌,然而就在这时,却听得雨落说道:“不要打。”

  应华泪眼婆娑的看去,只见雨落使劲的睁着眼睛,似乎想把自己记在心里。

  应华心里一酸,道:“雨落,都怪我,我昨晚不该把你气走,我带你去找大夫。去找谷雨群,去找莫非,他们一定能救活你的。”

  雨落似乎想伸手摸摸应华的脸,可是却怎么也使不上劲,于是索性不动,说道:“不要这样了,你难过,我心里就也会难过,我被糟蹋了,再也配不上你了,你别难过。”

  应华哭道:“不,雨落,你永远都配得上我,是我太花心,是我配不上你。”

  雨落似乎微微笑了笑,道:“小乞丐,你别哭了,你把我埋了,以后有空来看看我就行。我没要求那么多,以前是我太贪心,老想一个人霸占你......”雨落说着说着就没了声响,应华泪眼望去,知晓雨落已断了生机,不由痛哭起来,同时后悔自己昨晚的举动,不由又打了自己两巴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