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华也是默不作声,花石香有默默的沉思了一会,才将这剑递给应华道:“你莫要将季时害了白林的事说出去,我与那季时毕竟夫妻一场,不想看到白家季家大战。”

  应华忙应道:“在下定守口如瓶。”

  花石香又道:“都怪我,明明知道白大哥深爱着他的妻子,却还是不由自主的喜欢他,这才惹得季时心里不满,我后来为了避免季家因我而向白家开战,这才委身嫁了他,哪知过了几年,白大哥就被他下了毒。若他光明正大的去打斗,我也不会如此,哪知他竟用这种卑鄙的手段。”花石香竟是哭了起来,似是觉得自己害了白林。

  花石香断断续续的将这自己与白林的往事,应华总算明白过来,原来这花石香竟是暗恋,白林根本不知道。花石香嫁于季时后痴心不改,这才导致了季时的下毒害人。

  等到花石香终于讲完沉沉睡去,已经到了半夜。

  花中仙给两人安排了住的地方,等看着季月玲回屋,这才走向应华的屋子。

  应华没有想到花中仙大半夜的居然还来找自己,心中一阵窃喜,却问道:“花姑娘有何事?”

  花中仙冷冷的说道:“有一个人翻墙进来了,我怀疑是你的朋友,从你来就在我房子外徘徊,你最好还是能够让她出去,或者住进来。”

  应华吃了一惊,仔细听了一声,果然感觉右前方似乎有微弱的呼吸声。

  应华知道是雨落,可是自己很有可能一去不回,不想让雨落跟着,却又劝阻不了,只得左右为难起来。

  花中仙道:“怎么,这样很为难?要不然我去替你赶走她?”

  应华知道雨落的脾气,这花中仙要是去了,两人说不好就要打起来,然而花中仙功夫奇高,雨落必定吃亏。

  应华思来想去没有办法,只得说道:“还是我去吧。”话刚落音,一个奇思妙想就在脑中生成了。

  应华脸突然就红了,看了看花中仙,然后低下头去思考,不一会就又抬头看看花中仙。

  I¤酷%匠.Y网U永W久免(,费`看ej小Z说|

  花中仙心下疑惑,问道:“你到底是去还是不去?”

  话刚落音,却见应华突然抬起头来,似是坐了什么决定。

  不待花中仙反应,应华就一把抱住花中仙,狠狠地对着花中仙嘴唇亲了了下去。

  花中仙一刹只感到男子一片空白,自己好生待客,得到的就是这种结果?

  雨落在角落正在诽谤应华的花心,却突然看到应华抱着亲着花中仙,一下子震惊无比,最后眼泪就不知不觉的流了出来。

  雨落觉得心灰意冷,转身便去翻墙。

  哪知这一次翻墙竟极为顺利,一下就出去了。

  应华见雨落出去,这才松开花中仙。哪知花中仙反手就是一巴掌,然后却如小女儿一般转身逃了。

  应华见到花中仙那小女儿姿态,不禁心神微漾,想不到花中仙还有逃走的时候。

  应华突然想起雨落在自己受伤的时候对自己那无微不至的照顾,不由又扇了自己一巴掌,低声道:“你怎可如此花心。”

  应华怕雨落去而复返,便收拾了行李准备连夜离开。

  但自己无缘无故亲了花中仙,怎么也得去道个歉。

  应华来到花中仙房外,只见里面灯影幢幢,知道花中仙还未睡去,便在门外道:“请花姑娘原谅在下,在下实在是无计可施才如此行事。”

  应华见里面没人说话,便继续道:“那女子钟情于我,本该与她好生生活,只是我另有要事,怕自己一去不返,不想她去涉险,故此冒犯姑娘,还忘姑娘原谅则个。”

  应华等了一会却见没人答话,便又说道:“在下想连夜离去,以免她随我去涉险,故此向姑娘告别。”

  应华又等了一会,里面还是毫无动静,应华想了想,便沾了一口唾液,想将纱纸弄破。哪知手指头还没放到上面就听到身后一个冰冷的声音传来:“你这样半夜窥视一个女孩子闺房,你觉得合适吗?”

  应华回过头来,见花中仙正俏生生的站在自己身后,顿觉十分尴尬,讪讪的说道:“是有些不合适。”

  花中仙白了他一眼,道:“你说的我都听到了。你可以走了。”

  应华却只觉得脑子都晕了,花中仙一向面无表情冰冷无比,此刻这个白眼却是别有一番滋味。

  应华只觉世界都崩塌了,只是呆呆看着花中仙。

  花中仙被他强行亲了,此后心里烦躁,便在院子了散了一会步,哪知回来就碰到这登徒浪子又在道歉,心里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有些失落。此刻被应华这么盯着看,自是有些脸红,嗔道:“你不许再看了。”

  哪知本来应华就要醒了,却被这一句话又给带晕了,只是喃喃道:“为什么你生的这么好看。”

  花中仙这下脸是彻底红了,低头就向屋子走去。

  然而路过应华时却被应华一把拉住了,应华只觉得如此美景怎么能离去,而花中仙却是心头乱了起来,完全不知道该干什么了。

  应华拉住花中仙,只觉得手中柔荑柔若无骨,摸起来舒服极了。

  花中仙感觉到自己的手被摩挲起来,竟有一种异样的舒服之感,忙低下了头,手却任由他抓着。

  应华见了这等娇羞的花中仙,那还忍得住,便又亲了下去。

  花中仙只觉得如遭电击:“他怎么又亲我了?”

  然而自己却怎么也动不了,任由他亲着,同时嘴唇上一阵酥麻感传来,只觉得全身都舒服透了。

  应华花中仙虽然都是新手,却也懂得享受,自是怎么舒服怎么来,两人竟逐渐将舌头深入了对方口中。

  两人痴痴迷迷,就这么亲着,怎么也不愿醒来。

  只是应华全身燥热,只觉一股劲释放不出来,自己的手便上下乱动起来。

  花中仙只觉得全身都酥痒起来,更是提不起一点力气。

  应华的手继续上升,触到了那两堆山丘。

  花中仙一个激灵就醒了过来,满脸通红,推开应华,自己却低下了头。

  应华也清醒过来,看了看面前脸色通红的花中仙,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使劲扇自己耳光。

  花中仙心头一软,忙拉住应华,道:“你别这样了,你不还有要事吗?要不要走了?”

  应华听花中仙的声音极其柔软,心头一甜,说道:“天亮再走也行。”

  花中仙知道他想与自己多待一会,不由噗嗤一笑,道:“你不怕那女子去而复返了?”

  哪知应华根本没听到这些,只是觉得花中仙这一笑让天下的花儿都开了,而自己正置身一片花海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