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女子正是晓妮季月玲,季月玲听到有人打招呼,不由高兴道:“小乞丐,快来替我赶走这群强盗。”

  应华立刻郁闷了,自己这一身衣服是雨落辛辛苦苦挑的,怎么还能被称为乞丐。

  不过应华又没真的这么小心眼,还是上前援手。

  那肥头大耳骂道:“小子,你真的要多管闲事?”

  ho酷匠?网正_r版首M发E

  应华叹道:“要真的是闲事就好了。”

  应华与季月玲联手,哪是这么一群毛贼能够阻挡的?虽然应华没拔出紫电,但已足以应付了。

  两人赶走这一群人,斜眼看了一眼那唯唯诺诺的老板,也没说话,牵了马就一起走了。

  应华问道:“晓妮,你来这儿干什么?”

  季月玲叹口气道:“我三妹在这儿住,我来看看他们母女,顺便送点东西。”

  应华早知花中仙与季家不和,但不想却是住在这儿,心里想起那个令人怦然心动的冷冰冰小美女,不由荡漾了一下,说道:“我能和你一起去看看吗?”

  季月玲想了想,道:“应该是可以的,三妹虽然冷,但不是无情,你和他总也算见过,她应该不会介意。”

  季月玲见应华不出声,又道:“小乞丐你来这儿干嘛?”

  应华苦笑一声:“我是要去办事,路过此地。”这事怎么能跟季月玲说?季家跟安禄山关系匪浅,自己怎么也不可能将这事告诉季月玲。

  好在季月玲也没多问,只是说道:“虽然三妹不会介意,不过花姨我就不知道了,花姨以前性格很好,但自从和父亲闹翻,没给过什么人好脸色。”

  应华点点头:“我会注意的。”

  这是却听到后面一人道:“好啊,你个小乞丐,背着我偷偷溜走原来是来见这个女的。”

  两人回头看去,见是雨落,应华尴尬道:“雨落,你可别瞎想,我只是巧遇季姑娘而已。”

  雨落在论剑大会上见过季月玲,知道两人应该没什么纠葛,但还是皱了皱眉,哼了哼鼻子,道:“那你为什么背着我跑了?”

  应华苦笑道:“这不是想出来溜达溜达,我马上就准备回去找你呢。”

  雨落皱皱眉,显然不太相信,但还是说:“这还差不多。”

  应华刚松一口气,就听到雨落又问道:“你们现在去哪儿?”

  应华道:“我得知这儿有一位故人,特去探访一下。”

  雨落点点头,道:“我跟你们一起去。”

  应华没办法,只得同意,心里却担心到时见了花中仙让雨落误会。

  季月玲却不愿意了,说道:“小乞丐,那儿可不是谁想去就去的。”

  雨落听了一扬眉:“小乞丐,咱不去就是。”

  应华怕自己去了长安就回不来,自是想见花中仙一面,便安慰雨落道:“我与这位故友长时间没见,且找他有要事。”应华说着就将嘴凑到雨落耳边,小声继续道:“我去借一样东西,对救苏大哥有大用。”

  雨落虽然不想应华去救苏雄,可也知道这事阻止不了,便也没问去借什么东西,只是说道:“那我在那间酒家等你,你要再敢撇下我,我就让你办不成那事。”

  应华忙忙点头,以示同意。

  雨落这才狠狠瞪了一眼季月玲,走了向那间酒家。

  季月玲也是哼了一声,一言不发的向前走去。

  应华跟随季月玲来到一家很是破旧的房屋,见季月玲前去敲门,才知道原来花中仙竟然住在这种地方。

  花中仙开了门,见到应华也在外面,显然吃了一惊,却并没有多说什么,让二人进了屋里。

  季月玲将马背上的东西交给花中仙,然后才道:“应公子知晓你住这儿,说是与你也曾有过一面之缘,就过来看看你。”

  花中仙鞠了一礼,道:“多谢公子挂念,还请道寒舍小饮热茶。”

  应华见这花中仙居然不是那么冷了,心里微微兴奋,道:“正有此意,花姑娘不必多礼。”

  三人入得屋去,顺手将门关上了。

  这是不远处才冒出一个头颅来,看着花中仙的房子道:“什么故人,原来是个漂亮的小姑娘,这应华真是花心。”正是雨落。

  不过雨落显然不是不懂事理的人,没有上去大吵大闹,只是躲在哪儿自语:“我倒要看看你是来借什么东西。”

  这雨落绕着花家转了几圈,才发现这花家虽然破败,但院墙极高,想翻进去显然不易,但自己又不可能放弃,于是雨落便翻起墙来。试了几次,终于到了墙头,正要翻过去,却是手心一疼,就摔了下去。

  原来那墙头上竟是些尖利的碎石,雨落一不小心,就被割破了手,这下又摔了下来,一时间身子也疼手也疼,竟委屈的差点哭了出来,但死咬着牙没叫出声来,想是怕花家有人发现。

  雨落悲悲切切的包了手掌,又歇了一会,这才又咬咬牙去翻墙去了。

  又试了几次,才终于顺利躲过碎石,翻了进来。

  然而应华虽是半夜离开,但自己是早上才追的,追了这么一天才追到这儿,又翻墙翻了这么久,自然已是半夜。

  却说应华本打算喝杯茶就离去,毕竟天色已晚,在一个女子家里过夜不妥,但却出了意外。

  原来那花中仙的母亲唤作花石香,早年也是一大没人,后来与季时闹翻,性格骤变,谁也不理,所以连季月玲给她打招呼她也没在意。

  但应华一进来她就愣住了,直勾勾盯着应华手中的紫电,问道:“这可是紫电?”

  应华没料到花石香竟会跟自己说话,吃了一惊,但马上点了点头道:“正是。”

  花石香道:“能否让我看看?”

  应华中意与花中仙,此刻花石香有求,自然不会推辞,忙就将紫电递了过去。

  季月玲与花中仙也不知道这把剑就是紫电,也是看了过去。

  只见花中仙拿了紫电,细细的抚摸了几次,似乎在回忆什么,隔了好久才道:“这把剑当初是他的。”

  应华心道:“这花姨明显与这剑的前主人有情意,但这剑以前是归天霸的啊,难道花姨竟与归天霸...”

  想到这儿应华不自觉摇了摇头,突然又想起一人来。

  这人是白柯的生父,名为白林,后来暴毙而亡。这白林死之后紫电才落到归天霸手里的,而由于归天霸救了白林的妻子曾云,是以白家也承认紫电归了归家。

  这花石香想了一会才道:“都是季时那个王八蛋,老娘都嫁给她了,他怎么还忍心害了白大哥。”

  季月玲尴尬不已,毕竟骂的是自己父亲,但也不敢回嘴。花中仙依然冷冰冰的,似乎早就知道这些事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