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 巧遇

  梁武师听了竟毫无反应,想来早已认命,而春香却是叩首不停,祈求不断。

  李归仁不想再听,正待离去,却是自己的心腹悄悄道:“王爷,哪位通风报信之人不是王府的,那人穿的是梁武师的衣服,功夫极高,梁武师在他手下一招都过不了。”

  李归仁转身看了一圈,然后目光就落在了应华身上。

  应华心知不妙,但却不能逃走,只得恭敬的叫道:“王爷。”

  李归仁看了一会,才淡淡出声道:“拿下。”

  应华见四面的人都朝自己冲来,只得大开杀戒,奈何周围人多,怎么杀也杀不尽,而自己却已负伤。

  应华孤军奋战,情势危急,却突然听到有人来报:“王爷,南方有贼人杀了老管家,正被家丁们围了起来,请王爷指示。”

  李归仁看了看孤军奋战的应华,道:“召集府里所有人马,捉拿那贼人。”

  话刚落音,却听到又有人报道:“王爷,东方有贼人在库房放火。”

  李归仁气不打一出来,道:“找人救火,抓人,府里一个都别闲着。”李归仁想了想,对围攻应华的人说道:“分出来一小部分人,去库房那儿救火抓人。”

  应华顿时觉得压力倍减,心下一松,又继续拼搏起来。

  可毕竟难以敌众,不多久,应华就慢慢不支,眼看将要落败,却听的一声破空之声,一把利剑直直朝李归仁刺去。

  李归仁毕竟征战多年,岂是软柿子?随手就拔出佩刀,挡了一下。

  那行刺之人正是苏雄,只听苏雄喊道:“你快突围出去,我替你掩护。”

  应华知道此时不宜婆妈,当即答应一声,拼着重伤杀了一道缺口,飞奔而去。

  应华跳出墙外,意识到自己伤势加重,知道无法撑太久,便踉踉跄跄的向前跑去,走到一处小镇外面,天色已微微发亮,应华深吸一口气,进了镇中。

  酷'5匠网唯2|一}m正版4,l其{g他w都04是盗☆H版t

  这个时候大部分人尚在梦中,应华见客店房门没开,药铺也尚未营业,只好找了一个偏僻之所,爬上附近一间客店的房顶,准备找一间客房。

  应华胸口的血迹已被止住,但也只是吊了一口气,自是没有平日行的稳当,此刻脚下一滑,发出一阵声响,只听脚下客房一个女子问道:“谁?”

  应华听到这声音大松一口气,竟晕了下来,倒在房上,索性没有掉下去。

  雨落在家无聊,四处溜达,去灵宝找了廉王,可廉王不告诉她应华的去向,她不知去向何处,迷迷糊糊就来到了这个小镇,睡到早上时却听得房上一阵轻响,立马醒来。

  然而他喝问谁之后却没了声响,正待穿衣查看却又听得一阵声响,她不及穿衣,就窜了出去。

  索性已此时尚未入冬,而今年天气贼怪,这时候还是热的发慌,要不怎么会有人在后花园不着片缕?

  但雨落却是个保守之人,睡觉自然穿着睡衣,这么出去也不算什么。

  雨落跳上房去,只见一人脸色苍白,浑身鲜血的躺在那儿,不是自己的心上人又是谁?

  雨落不由心里一酸,忙搂了应华在怀里,喊道:“小乞丐,你醒醒,你怎么了?”

  雨落喊着喊着就喊出哭腔了,但应华一直不见腥,雨落探了鼻息,知晓应华还活着,松了口气,将应华抱入房中。

  雨落穿了衣服,却将应华的衣服一件件脱了下来,见到应华满身伤痕,心里不由一痛,骂道:“廉王你个王八蛋,竟然让我的小乞丐受这么重的伤。”

  雨落弄了热水,细细帮应华洗了全身,又给他上了上好的金疮药,这才出的门去,寻找药铺。

  此时已近中午,雨落却没有一点食欲,她买了一些药,又买了一套新衣服,便又急匆匆回到客店,让客店去熬药,自己坐在一旁看着应华。

  应华慢慢恢复生气,雨落看在眼里,喜在心里,不停地让客店熬着各种汤喂他,有时甚至亲自下厨。

  应华渐渐醒来,雨落的表现自是看在心里,但自己却始终放心不下苏雄等人,但雨落坚持不让他出门,他自是无可奈何。

  应华有休养了几天,这才获得外出批准,应华与雨落一起来到自己与苏雄等人的联络地点,才发现这地方已布满灰尘,想是这半月都无人前来。

  应华吃了已经,知道苏雄等人或许那天被抓了,想到此处,竟不如如何是好。

  雨落道:“要不我陪你去救他们?”

  应华苦笑:“那地方是龙潭虎穴,如何是我俩人就能去的?”

  应华苦思半天,觉得或许可以一个人偷偷去王府探听一下情势,只是这雨落非要一起,应华没办法,便又用了自己的拖延大法:“无崖子乃是琉璃观弟子,我觉得可以去琉璃观借点东西。”

  雨落不希望应华冒险,此刻去琉璃观,自然欣然同意。

  两人马不停蹄,急急来到琉璃观。

  贞元子知道爱徒无崖子受困,答应帮忙,便借了紫电给应华。

  应华是晚上偷偷离开的,他不想雨落跟自己一起去犯险。

  应华来到一个小镇,略作休整,正准备继续赶路,却听到这个茶铺外面一阵吵闹。

  应华来到外面,只见一个红衣女子正拿着鞭子骂道:“好你们一群强盗,竟然惹到本姑娘头上,这马怎么就成你们的了?”

  那边一个肥头大耳的人道:“这马就是我留在这茶铺外的,怎么不是我的?不信你问问茶铺老板。”

  这女子心道:“老娘只不过去了趟茅房,怎么就出来这么多强盗?”

  茶铺老板不敢看那女子,低着头道:“是,是,这马正是这位大爷的。”

  这女子被气得涨红了脸,冷笑道:“莫不是你们见了我这包裹,心有歹意?”

  应华看去,只见马匹悲伤有一个大包裹,被死死的系在马背。

  肥头大耳笑道:“姑娘可不要冤枉了我,这马就是我的,怎么能说我有歹意?”

  这女子却笑了起来:“好,是你的,本姑娘就看你有没有这个能耐拿。”这女子说着就拿鞭子抽了起来。

  肥头大耳没想到这姑娘如此泼辣,不小心被抽了一下,叫道:“给我杀了她。”

  肥头大耳身后的几人马上站了出来,挡在自己主子身前。

  这女子却是凛然不惧,依旧抽了过来。

  但是敢做强盗的能没几把刷子?那几人虽然功夫都没这女子好,但胜在人多,不多久这女子就有些应对不及了。

  应华知道不能再看下去了,便道:“晓妮,你怎么跑这儿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