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和与那随从很是郁闷,显然没料到陈攻林直接就跑了,于是赶紧追了上去。

  陈攻林不敢向山洞跑了,这可是自己唯一的住所了,万一被人发现了,以后去哪儿?所以他跑向了附近的另一个镇子。

  陈攻林这些日子虽然练了一些剑法,可毕竟进步不大,再说,就算进步大又与轻功有什么关系?所以如您所料,没多久他就被追上了。而此时他目标的那个镇子还遥不可及呢。

  安庆和追上陈攻林,正待说话,却听到一个声音大笑道:“哈哈哈哈,这就是那个青霜的主人?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安庆和与那随从同时向身后看去,只见一个老头乐呵呵的看着陈攻林。

  安庆和皱了皱眉,却不知道这人是谁。

  却听那随从道:“阁下可是华山现任掌门贺理?”

  那老头这才疑惑的打量了一下那随从,道:“想不到江湖上还有后生认得我这个老头子,我就是贺理。”

  那随从又道:“贺先生来此干什么?”

  贺理心里不爽:“我来此有你有何关系?”

  但还是冷笑一声说道:“我来此,自然与你来此目的一样。”

  那随从皱了皱眉,说道:“什么时候华山派被你发扬广大了?敢跟我们婆娑混元教作对了?”

  贺理心里一惊,又看了那随从一眼,才道:“你是婆娑混元教的?笑话,你也能代替婆娑混元教跟我对话?季时来了也不会这么张狂吧?天下宝物有缘人得之,既然你们还未得手,那就是见着有份,还是说,你婆娑混元教想私吞青霜?”

  那随从道:“不敢,华山派正大光明,贺掌门也是光明磊落,我婆娑混元教怎么敢私吞青霜?只不过我婆娑混元教一向被骂与大燕勾结,想来为江湖中人所不齿,若今天贺掌门跟我们一起同流合污,传了出去我教倒没什么,只怕是贵派...”

  贺理自然知道那随从这话是什么意思,不过天下以强为尊,即便自己夺了青霜为天下所不齿,只要之后足够强大,谁又敢说华山半个不是?

  贺理想到这儿就缓缓一笑,说道:“这个不劳婆娑混元教操心,现在你还是操心咱们怎么分这紫电吧。”

  那随从见这贺理竟然对青霜是势在必得,便道:“看来贺掌门是想考察一下在下的功夫了。”

  贺理不怒反笑:“正是如此最好,省的青霜不知如何分配。”

  陈攻林见两人快打了起来,心里不由微微放心,最好打个两败俱伤,这样自己才有可能趁机逃跑。

  两人说打就打,丝毫不拖泥带水,噼里啪啦的就打了起来,然而贺理能调教出贺田之这样的青年才俊,自然是功夫不弱,而那随从功夫也相当高明,两人竟斗了个不相上下。

  安庆和在一旁无可奈何,自己功夫低微,也不敢去抓那陈攻林。而陈攻林则在等待机会逃跑。两人各有各的心思,都是注视着场内。

  然而两人还没斗完,就听得一个声音道:“感谢两位的慷慨大度,既然二位都不想染指青霜,那在下就却之不恭了。”

  两人忙停手看去,只见那人已抓了陈攻林向远处急速行去。

  陈攻林被这个突然出现的人吓坏了,只是怔怔的看着那人,连呼喊救命都给忘了,毕竟这人出现的太快了。

  那随从破口大骂:“吴光迅,你姥姥的赶紧将陈攻林送回来,他是男的。”

  那人哈哈笑道:“这还是算了,杨正勤,哥哥我改改口味难道不行?”

  杨正勤简直是怒火攻心,正待再骂,却见贺理一溜烟跟了上去,便忙抓住安庆和,一起向前赶去。

  吴光迅见甩不开后面两人,十分郁闷,叫道:“那个老头子,你这么大岁数了就别搞这个了,想搞也找个年龄合适的啊,怎么净跟我们年轻人抢东西?”

  贺理鼻子都要气歪了,却始终没有发话,只顾向前追。

  而吴光迅却继续道:“杨正勤,你家三位小姐都是国色天香,你为何非要跟我抢这个男的?”

  杨正勤冷笑道:“吴光迅,这可是季教主下了命令的事,你若再不放下那位公子,教主会亲自出手对付你的。”

  6F酷J匠/E网k首V发m

  “哈哈哈哈。”吴光迅突然大笑起来,边笑边说:“亲自?我倒要看看那季时是不是三头六臂。若真想要这位公子,可以拿你们家三位小姐中的一位来交换。”

  杨正勤没有作答:哪个教中弟子敢在外面说三位小姐的事?除非不想活了。

  吴光迅与杨正勤都是带着个人赶路,自然稍慢一点,但贺理可是一点都不慢,已经渐渐接近了吴光迅。

  吴光迅知道自己跑不过,便索性停了下来,笑道:“两位,咱们不如从长计议。”

  贺理停了下来,也不答话,冷冷的站在那儿。

  杨正勤也把安庆和放在一旁,却不答话。

  吴光迅道:“要不是这位公子喊了一声陈攻林,我是万万也不知道陈攻林居然就在这儿。”吴光迅指了一下安庆和,然后对贺理说道:“想必贺掌门也是这样吧?”

  贺理冷哼一声,也不答话。

  吴光迅便继续道:“可是这青霜又只有一把,我们是在没法子分。”

  杨正勤缓缓道:“青霜给我婆娑混元教,我给你们两个一笔银子。”

  吴光迅嘿嘿冷笑道:“杨正勤,我和贺掌门像是缺钱的人?”

  杨正勤不作答,吴光迅便又说道:“听说青霜已经认了主,剑于我也没有太大用,我只需得到陈家八路刀法就行,其余你们分。”

  吴光迅的话使两人眼前一亮:对啊,这青霜已经认主,没有太大用处,还不如从陈攻林身上得到点其他的呢。

  于是贺理便道:“他身上除了青霜和八路刀法也没其他好东西了,既然婆娑混元教想要青霜,我等自该成全,只是这八路刀法,我华山也要抄上一份。”

  吴光迅道:“这个好说,不过这要青霜的,可不能再要刀法了。”吴光迅说完看着杨正勤,那贺理也是在一旁冷眼相看。

  杨正勤知道这个结果也算最好,便道:“那就如此办吧。”

  于是陈攻林就像一桌美味一样被瓜分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