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见到陈攻林,纷纷叫起好来,似乎陈攻林是最后的救星一样。贞元子等三人也是松了一口气,缓缓点了点头。

  萧胖子见陈攻林又上了台,很是不解,讥讽道:“莫非你是觉得我师徒太仁慈,没把你打废?上赶着来送死!”

  陈攻林冷哼一声,道:“我中原人才济济,个个宅心仁厚,不愿同你们这些蛮夷之人计较。想曾经,弟云雨弟公子持太阿,横扫风源殿,独闯洛阳城,花中仙姑娘气压三大高手,只身救父,这些都是鼎鼎有名的青年俊杰,哪是你这种宵小可以相提并论的?”

  萧胖子想起当初帮安庆和抓住的一男一女,虽然当初不知是谁,但事后也猜到一二,那两人中的男子的确不好对伐,虽然依然不是他的对手,但想来应该能与自己的大徒弟打个平手,这眼前这青年既然把弟云雨说的这么厉害,那么只能证明他自己不厉害了,于是萧胖子放下心来,道:“看你有恃无恐,莫非有什么底牌?”转过头去看着三个徒弟:“你们三个谁去会会他?”

  那老三却是很有自信,觉得自己刚才踹那一脚踹的很爽,很想再来一脚,于是说道:“我来。”

  萧胖子皱了皱眉,却没有反对,只是嘱咐道:“小心。”

  老三应了一声,却似乎根本没有放在心上,直接一脚就踹了出去。

  陈攻林伤了的右臂勉强提着剑,左手一把把剑拔了出来,顺势就刺向了老三的脚。

  然后时间仿佛静止了那么一点点,众人都目不转睛的盯着场上,所有人都看到了,那长剑一抹而入,竟是直接从老三的脚底刺了进去,只剩刀柄在外。

  老三仿佛在疑惑为什么没有将陈攻林踢出去,然而下一刻他却感觉腿上撕心裂肺的疼痛,老三大叫一声,撤回了腿。

  陈攻林左手依然拿着剑,剑身却不再普通,上面流动着鲜红的血液,仿佛一个嗜血的魔王张开了猩红大口,所有人都愣住了。

  如果这剑不是青霜,除非换了以利闻名的紫电,否则任何剑都不会这么干脆的直插而入。

  贞元子刷的就站了起来,目不转睛的看着那剑。

  萧胖子皱了皱眉,让老大老二扶着老三到了一旁,这才打量了一下那剑。

  这剑虽然平平无奇,但那一股股流淌的鲜血还是给了萧胖子一丝不安。

  但萧胖子并没有放在心上,废话,老二有天魔棒,什么兵器收服不了?

  于是老二在萧胖子的授意之下上了擂台。

  陈攻林其实并不好受,左手持剑已然很不习惯,这把剑又太过诡异,自己看着剑上的血心里都有些发毛。

  老二缓缓掏出了天魔棒,陈攻林怡然不惧,挥剑刺了出去。

  所有人都以为陈攻林完了,毕竟连紫电都败下阵去了。

  正如大家所料,剑缓缓在天魔棒旁停了下来。

  众人失望的低下头去,贞元子也暗自嘀咕:“真的不是那把剑?”

  然而就在此时,异变突生,那剑竟然在陈攻林的催动下恢复了杀气,直直刺向老二,老二心中大骇,忙跳出战局,下了擂台。

  众人欢喜万分,呼声震耳欲聋。

  那萧胖子道:“老二,可是那剑有古怪?”

  老二思索了一下,道:“好像是件古怪,又好像是陈攻林隐藏了实力。本来天魔棒已经压制了那把剑,可是不知怎么的那边就多出一股力量来,硬生生的破了天魔棒的束缚,刺向了我。”

  萧胖子点点头,考虑了一会,对老大道:“你带着天魔棒去试试,不行立刻退下。”

  老大应了一声,跳上台去,谨慎的看了一眼那把剑。

  只是这剑依旧平凡普通,没有丝毫英气。

  贞元子站的高高的,仿佛要把场上的每一个瞬间都记住。

  众人担心的看着陈攻林,毕竟这个老大可是连败这边这么多高手啊,而如今又有了兵器克星天魔棒,众人怎么能放心的下陈攻林?

  老大将天魔棒当做普通的棒子,谨慎的挥了过来。

  陈攻林不敢大意,举剑就迎了上去。

  没有什么波澜壮阔的场面,两下轻轻一击,随即又分了开来。

  两人试探的一攻似乎没有起到什么作用,随即老大就加了几分力道,又是一棒子挥了过来。

  "酷。(匠#K网x唯…一e|正;●版AQ,其他/U都04是1盗U:版DJ

  陈攻林竟然举剑砍了下去。众所周知,剑不是刀,剑以刺为主,哪能像用刀一样劈下?

  可是陈攻林偏偏就这么劈了下去。

  然后天魔棒爆发了耀眼的血光,一下子就将剑束缚住了。

  众人微微叹了口气,都不认为像对阵老二那样的奇迹不可能出现。

  老大微微一笑,左手向前抓去,似乎要将陈攻林抓在手心。

  可就在此时,一阵耀眼的光芒亮起,似是天外飞仙,从剑内发出,一直延伸到老大的脖颈里。

  老大睁大了不可思议的眼睛,微微动了动嘴唇,最终到了下去。

  众人一阵欢呼:“剑芒!是剑芒!”

  贞元子却喃喃道:“真的是它又出世了吗?”

  那萧胖子却丝毫不顾大徒弟的死亡,跳将过来就要抢陈攻林手里的剑。

  而此时贞元子连白葺苏万里也飞奔过来,想要阻拦萧胖子。

  几人都是当世绝顶高手,自然都发现了这剑的不凡。

  几人交起手来却发现,这萧胖子果然是深不可测,三人联手居然才稍稍占了上风。(这时候读者应该知道弟云雨多强大了吧)

  萧胖子冷笑道:“你们都这把骨头了,也赶来趟这趟浑水,只要魏风子没来,你们能奈我何?”

  几人正争执不休,却突然从琉璃观外飞进一人来,这人一出现就左打贞元子三人,右打萧胖子,立刻将这两拨人分了开来。

  萧胖子等人都吃了一惊,心道:“这是哪儿来的人?竟然如此厉害。”

  那人分开两拨人后,才冷冷的道:“就凭你们也想染指青霜?”

  众人这才明白那剑是青霜,纷纷吃惊起来:按道理青霜与太阿齐名,不应该青霜打败了天魔棒,而太阿却无可奈何啊?

  那人头发灰白,显然上了年纪,他看了看陈攻林,叹了口气,道:“想不到这青霜竟然认了你做主人。”

  他缓缓说道:“你们费尽心机也没用,四大宝剑都是自行认主,认主后才能展现出威力。你们却强行使用,虽然也有效果,却只是凤毛麟角。”

  他看了一眼秦灵:“那剑不肯认你们秦家的人做主人,你们最好还是不要用它。”然后又对连白葺和贞元子说道:“龙泉和紫电也是如此,认谁为主全凭他们自己的意思,千万不可强行使用,只会失了灵气。”他又缓缓叹了口气:“太阿最近被动用频繁,最好还是好好保养一段日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