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搂抱

  陈攻林被苏金缕扶着回到住处,其实他自己腿倒是没伤,伤的只是右臂,可是他除了那次灭门之难时哪儿受过这么重的伤,这胳膊可劲的疼,于是他就连走路也不会了,说起来挺奇怪,不过就是那么一回事。

  苏金缕掀开陈攻林的袖子,却发现关节他都已经错位了,不由骂道:“这个老匹夫,下这么重的手。”

  陈攻林强忍着说道:“他下的不是手,是脚。”

  苏金缕哂了他一眼,笑骂道:“都伤成这样了,脑袋还挺清醒的嘛。你怎么不逞强了?你不是前二十吗?”说着就轻轻在他的额头上戳了一下。

  这个动作一出,两人都愣住了,陈攻林只觉得苏金缕娇小可爱,语气也令人发酥,更别提那软绵绵的一指头了,整个人呆呆的看着苏金缕。

  苏金缕却是被自己吓了一跳,自己和他怎么会有这么亲密的动作?莫非自己对他真有情意?

  苏金缕忙甩开了脑袋的念头,不对,我怎么会对他有意思?我们是朋友嘛,朋友间也可以亲密一点的。

  苏金缕反应过来,却见陈攻林还傻傻的瞧着自己,不由一笑:“呆子,再看我就不给你擦药了。”

  陈攻林却被这一笑把魂都勾走了,只觉得什么血海深仇,什么家国大恨,都不如眼前的女子。

  苏金缕见陈攻林还是呆呆的看着自己,心里没来由一喜,正要说话,却突然看见放在床头的青霜,不由脸色一黯。

  陈攻林见苏金缕脸色由晴转阴,便也顺着目光看了过去,目光刹那触到青霜,陈攻林瞬间就清醒过来,心里不由骂自己花心,却再也不敢瞧苏金缕。

  苏金缕却似是个没事人一般:“呆子,以后不许乱看,要是在外面乱看那个女人,我一定让颜姐姐好好修理你。”

  陈攻林讪讪一笑,也不作答。

  陈攻林正胡思乱想,觉得自己居然对苏金缕有了想法,不免有些对不住颜仪,却突然觉得手臂一阵疼痛,原来苏金缕已帮他接上了错位的骨头。

  苏金缕抓起陈攻林的胳膊,打开家中常备的药箱,细细的上起药来。

  '最。/新…Z章)节上酷:O匠O;网9。

  陈攻林便又呆住了,他想起了他娘亲,小时候他跟哥哥调皮,在外面伤了回到家中,母亲都是这样照顾自己的。而如今哥哥生死未知,母亲的埋骨之地也不知在何处,心下伤悲,竟忍不住低声哭了出来。

  苏金缕本见他又盯着自己看,心里不免有些生气:你都有颜姐姐了,又为何还来招惹我?这是自己还没来的及生气呢就听到了陈攻林压抑的哭声,苏金缕忙放下药箱,问道:“怎么了?是不是我弄疼你了?”

  陈攻林坐在床上,用泪眼看了看坐在床沿的苏金缕,摇了摇头,还是低声哭泣着。

  苏金缕慌了心神,伸手摇了摇陈攻林,问道:“怎么了,你倒是说啊?”

  哪知话刚落音,陈攻林就抱了过来,苏金缕被他抱在怀疑,脸色一下子变得通红。

  而陈攻林却似什么都没感觉到,只是趴在苏金缕肩头抽泣。

  苏金缕脸色变幻好久,才轻轻拍了拍陈攻林的后背,问道:“你怎么了?”

  陈攻林心里只顾想着娘,便边哭边说:“娘,你为何丢下我一个人?哥哥不见了,娘你也不回来,他们都说你和爹爹去了,你倒是拖个梦给我啊,让我看一看你的尸骨也行啊。娘啊,你不在,儿子有的时候连饭都吃不下啊。”

  陈攻林边哭边说,竟引得苏金缕也双眼通红。原来苏金缕幼年丧母,是父亲和小叔叔一手拉扯长大,如今小叔叔不见踪迹,自己也是心里难受的紧。

  两人各想各的,竟相互拥抱着双双大哭起来。

  两人正悲悲切切,外面却突然闯进来一个人,这人边跑边喊:“不好了,陈公子,你快去看看吧,那个契丹人领来的三个徒弟把...”

  这人说到这儿已经闯了进来,看到抱在一起的苏金缕和陈攻林,竟惊得长大了嘴巴,再也说不出话。

  愣了一会这人反应过来,忙道:“你们继续,你们继续。”这人说着就要往外退,却不想陈攻林与苏金缕已经清醒了过来。

  陈攻林忙道:“小哥,出什么事了?”

  那人回过身来,只见苏金缕脸色羞红的坐在一旁,似乎脸上还有泪痕,而陈攻林却是双眼红肿,这人忙道:“契丹人的三个徒弟把所有人都打败了,现在正在耀武扬威呢,我们大家伙想请陈公子使出剑芒绝技,击退敌人,扬我声威。”

  陈攻林诧异道:“所有人都败了?苏雄也败了?”

  那人点点头:“连手持太阿的秦灵公子都败了。”

  两人大吃一惊,忙问道:“他们怎么可能会打败太阿?”

  那人苦笑道:“他们有一杆魔棒,似乎叫什么天魔棒。”

  “什么?”苏金缕惊呼起身,震惊之色表露无遗。

  陈攻林道:“小哥你先过去,我随后就到。”

  那人应了一声,转身走了出去。

  陈攻林谈了口气,拿起青霜,正准备出去,却被苏金缕一把拉住了手。

  陈攻林疑惑的看了她一眼,却听苏金缕说道:“天魔棒专克兵器,你拿这剑去,怕也讨不了好。”

  陈攻林道:“你放心,这剑很是神奇,我总觉得我的功力一到它身上,就被扩大了好多倍。”

  苏金缕苦笑道:“这是四大神剑之一青霜,自然很是神奇,可太阿都不是对手,你怎么保证青霜会赢?你要是出了事,我...”说到这儿似是想起了什么,忙改口道:“颜仪姐姐会伤心死的。”

  陈攻林想起颜仪,叹了口气,却伸手摸了摸苏金缕的脸蛋,轻轻说道:“你放心,我不会让你们任何一个人伤心的。”

  苏金缕羞得都要钻地下去了,这人怎么这么大胆,连自己的脸都敢摸?

  苏金缕摸了摸那被他摸过的半边脸,心里不由一阵甜蜜,却突然想起他这是去拼命,于是赶紧追了出去。

  陈攻林来到擂台,果然见那几个外族之人正在讥讽论剑大会,不由一怒,跳上台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