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月玲听了自然生气无比:“你个腌臜泼才也敢在老娘面前逞口舌之利?中原能人辈出,岂是你这种蛮夷之人所能比得了的?”嘴中说着,手上也不停着,一鞭一鞭更凶了。

  那二徒弟也不生气,贼兮兮的笑道:“若真是如此,怎不见哪个男人上来呢?”

  众人恼怒不已,正待说话,却听到一个女子道:“何须男人上场,你还不配。”

  众人望去,只见一个黑衣女子跳到了台上,黑巾遮面,正是季月晴。

  季月晴在江湖上名声颇响,这一身装扮也是极好认出,那二徒弟惊道:“季月晴?”随即不在与季月玲纠缠,小心翼翼的看着季月晴。

  季月晴似是轻轻笑了一下,然后说道:“玲儿,你先下去。”

  季月玲对姐姐可谓是言听计从,远比那个不听话的三妹要乖巧的多,因此季月玲只是应了一声,便跳了下去。

  季月晴的兵器最是特殊,便是手上那一枚白玉戒指。季月晴一向认为女子就应该规规矩矩,即使是江湖中人也不该抛头露面。而“风凌十二巫”和她恶斗了半个月居然连她面容都不曾见过,这使得她名声大扬。而她的功夫却是以防守见长,食指上一枚白色玉戒便可护周身安全,因此“玉戒罗刹”响彻江湖。不少人都渴望一睹风采,却没人敢上门挑战,不说婆娑混元教强大的实力,单是季月晴单挑“风凌十二巫”十二个人的壮举就令所有人胆寒。

  那二徒弟显然也知道这些,犹豫了几次都没有攻上来。废话,季月晴以防守见长,主动攻过去,万一被捡了漏洞,岂不是一下子就败了?

  俗话说以静制动,季月晴就是最好的例子了。

  季月晴似乎对这个二徒弟不是很忌惮,随手就攻了过去。

  那二徒弟却是以拳脚功夫见长,正好两人都没有正式的武器,于是两人以快打快,噼噼啪啪的斗个不停。

  众人只看两人斗得热闹,却不知两人都很苦。

  那萧胖子的二徒弟的攻击无一不被那季月晴挡了下来,而那不知什么材料做的戒指却似乎可以吸收攻击,怎么打都无济于事。而对方可是实实在在打到自己身上的。

  季月晴也是叫苦不迭,这人的攻击力强大无比,在这么打下去有可能会将自己心爱的玉戒打坏,而对方却提防的严实,居然没露出一次漏洞。

  两人又斗了片刻,只听那萧胖子的二徒弟啊的一声,两人就分了开来。

  众人仔细望去,只见那萧胖子的二徒弟捂着肩膀,指缝里缓缓流出一些鲜血来。而季月晴站在那儿,不动声色。

  谁都不知道季月晴手都是抖的,若这人再没破绽指定就是自己输了。

  那萧胖子的大徒弟跳上台来,对自己的二师弟骂道:“废物,一个女人都搞不定。”

  那二徒弟羞愧的低下头去,走下了台。

  季月晴不想再战,准备下台呢就听得一阵疾风袭来,季月晴忙举手一挡,这才发现那大徒弟单手成爪,突施偷袭。

  季月晴虽然挡下了这一击,却是再也无力为继,终于吐出一口血来,但黑巾遮面,既然无人得见。

  但秦灵不答应了,忙跳到台上,指着大徒弟大骂:“卑鄙之徒,竟使这种下作手段。”

  秦灵骂完才发现季月晴似乎受了伤,赶紧一把扶住季月晴,询问道:“你没事吧。”

  季月晴还未回答,就听得那大徒弟道:“擂台之上,生死由命,哪有卑鄙不卑鄙。”

  秦灵怒道:“好一个生死由命,我秦灵今天就来会你一会。”

  那大徒弟并不担心,道:“只管过来。”

  秦灵见季月玲扶着季月晴下了台,便盯着萧胖子那大徒弟,刷的一声拔出手中佩剑来。

  众人“哗”的一声沸腾了,众所周知,那是神兵太阿啊。

  萧胖子那大徒弟冷笑一声:“想依仗外物取胜吗?”随即从怀里掏出一物来。

  众人一见,大惊失色,这正是江湖上失传了几十年的天魔棒。

  这天魔棒十一个短棒,拥有侵蚀兵器的特效,几十年前自亡灵教覆灭就下落不明,想不到竟被这个人得到了。

  秦灵却是不屑一顾,淡淡的道:“我倒想看看这天魔棒能否侵蚀了这太阿。”

  然而太阿刚一接触到天魔棒,就好似失去了那附加的重力一般,变得轻飘飘起来。

  秦灵心里暗惊:“这还能叫神兵?连天魔棒都对付不了?”

  那边的大徒弟却是得意非凡,更加卖力催动天魔棒了。

  那知这一下却是适得其反,太阿好歹也是流传多年的神兵,即使不是神兵,也杀过许多人,早就有了煞气,这一下似乎激发了太阿的凶性,太阿一下子又明亮起来,隐隐有对持天魔棒的风采。

  两下僵持不下,贞元子悄悄的说道:“连兄,你家龙泉若在,定可破此棒。”

  连白葺道:“你这儿不是有紫电吗?拿出来二打一。”

  贞元子苦笑一声:“连兄你怎么不明白呢?这天魔棒侵蚀兵器,太阿重、紫电利,却都正被天魔棒克制,而龙泉是煞气之剑,龙吟之声震人心肺,煞气直袭敌人,天魔棒怎么侵蚀?”

  连白葺苦笑:“这剑一直在家中,未曾带出来啊。”

  苏万里却说道:“也不知青霜是什么功效,竟能和紫电、龙泉、太阿并列四大神剑。”

  青霜失踪上百年,古典也记录不详,是以无人得知那能放出剑芒剑的就是青霜。

  果然僵持了没多久,秦灵就因后力不济而败下阵来。太阿似乎很是不满,但也只能乖乖回鞘。

  x更新E*最4t快#1上酷匠网W!

  萧胖子哈哈笑了几声:“这论剑大会却是不怎么样啊,让你们拿着太阿都成了手下败将。”

  众人纷纷怒目而视,却摄于天魔棒之威,也不敢上台挑战。

  大徒弟嘿嘿一笑:“这天魔棒对付兵器很是好用,但自己却不能作为兵器,否则就是一根普通的棒子,各位不服尽管上来,只要你们不用神剑,我们就不用天魔棒。”

  众人大怒,这是极度的自负和极度的看不起自己,于是纷纷大骂,却没人敢上台。

  愣了几分,才由应华道:“我来会会你吧。”

  应华大名也是天下皆知,于是众人纷纷叫起好来。

  只是这大徒弟实在厉害,连归天霸都死在他手里,这应华哪儿是对手?

  不多久应华就败下阵来。

  苏雄、白柯等其余前二十名胜者一一上前挑战,竟个个败下阵来,一时间众人鸦雀无声,犹如死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