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嚣张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萧胖子嚣张的笑道:“这论剑大会果然名不副实啊。”

  贞元子也不知道为何成了这样子,皱着眉悄悄问连白葺和苏万里:“陈小弟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苏万里心里有些得意:“堂堂琉璃观观主,也得喊自己女婿小弟。”平白高了一辈,苏万里不觉笑出声来。

  连白葺心里诧异,问道:“苏兄看出什么了?”

  苏万里看看连白葺,又看看贞元子,突然想到贞元子人才中年,正是一个男人的黄金年龄,本就比自己小了很多,那么喊自己女婿小弟也没什么。苏万里却始终不觉得自己把陈攻林当做女婿有什么不妥,大家可都是看到苏金缕和陈攻林的关系了。

  贞元子见苏万里一脸神秘,并不答话,便再次问道:“苏兄,你看那胖子在挑衅呢,你若看出什么就说出来吧。”

  苏万里被贞元子这一声苏兄叫的极不舒服,皱着眉道:“攻林这是诱敌之计。天下群雄那么多,为何非得他出手?那昆仑的白玉凤、那少林的天觉,不都是从未显露过名声的吗?这攻林是想借双方之手看清双方实力,最大限度的节省体力啊。”

  贞元子心里暗骂一句,知道苏万里乃是瞎扯,可自己是这儿的主人,不得不站起来,说道:“还请苏姑娘带陈公子下去休息。”苏金缕一下子羞红了脸,心里疑惑:“这贞元子什么意思?这么多大男人不用,让我一个小女子扶着陈攻林去休息?”但毕竟是江湖儿女,苏金缕也没多说,搀着陈攻林走了下去。

  这是贞元子才看向萧胖子,笑道:“不知这位兄台是哪儿人士?”

  萧胖子一笑:“我乃契丹人士,这三位乃是我的弟子。”

  众人纷纷变了脸色,安禄山造反,收编各民族军队,这契丹正是其一,这么说来,这胖子是安禄山的人?

  萧胖子见众人脸色不好,笑道:“我乃江湖中人,不想陷入皇室争夺,听说琉璃观七月七论剑大会,谁知我急急忙忙过来却只看了结尾,不知各位今年的论剑大会为何要提前?”

  众人听说这人无意皇室争夺,也不便群起攻之,只得按照江湖规矩,于是连白葺便说道:“我等也是不想陷入两军交战,只是这安禄山欺人太甚,围打琉璃观,只得提前举办,免得再生意外。”

  萧胖子哈哈大笑:“连宫主真是多虑了,只是这届大会似乎不很成功啊,竟然有刚才那样的软柿子混了进来。”

  苏万里心中不爽,说道:“兄台的几位徒弟可是真英雄啊,不知比不比得上这大会上其余的胜出者。”

  萧胖子又是大笑一声,道:“我三个徒弟当然是真英雄,这剩余的人,就让我三个徒弟一一会过。”

  众人心中不岔,都觉得这胖子太过嚣张,但人家要挑战论剑的胜出者,众人自是不必多言,都是看着那些胜出者,想看看谁能替大伙出这口气。

  只见天觉默默念经毫无反应,白玉凤于是低首沉思无知无觉,那厢雨落却先受不住了,跳将上来,喝道:“本姑娘来会会你这契丹蛮汉。”

  雨落说完也不待对方答话,直接拔剑就斜刺了过去。

  那三徒弟本来未用武器,此时却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来,同雨落交起手来。

  雨落毕竟是一个女流之辈,并且并非白家嫡系,几个回合下来,已渐渐不支。

  萧胖子瞧的徒弟胜券在握,笑道:“中原真是无人啊,竟然让一个女子上场。”

  而苏万里、连白葺、贞元子尚未说话,却听一人道:“契丹真是无人啊,竟收了一个突厥人当弟子。”

  紧接着又有一人道:“是啊是啊,不仅如此,他那另外两个徒弟,一个是同罗人,一个是杂胡人。”

  少数民族的人与汉人的体型特征有少许不一样,所以大部分人看不出来,即使觉得这三个徒弟不是汉人,也不会想到他们也不是契丹人。这下有人揭露出来,众人自是议论纷纷。

  哪知萧胖子笑道:“太宗都说了,天下民族为一家。”

  那人又道:“所以你就当了安禄山的狗吗?”

  看正版e章节》}上酷b…匠M网/%

  第二个人又马上接道:“不当狗怎么进安家?”

  萧胖子这下真是生气,循着声音望过去,只见两个吊儿郎当的青年在那前二十名中松松垮垮的站着,原来是丁家的两个弟子:杨无法和杨无天兄弟。

  众人心想,这两个人果然是无法无天,什么话都说,但也声援起来,闹闹哄哄。

  而台上雨落却已败下阵来,萧胖子嘿嘿一笑:“多说无益,还是手底下见真章吧。”

  这时杨无法杨无天一起跳上台去,叫道:“你下去,让那两个小子上来!”

  萧胖子只是挥了挥手,他那小徒弟并没有下来,反倒是二徒弟上去了。

  杨无法与杨无天见状,心里不爽,却也不多说,双方立刻动起手来。

  然而这次局面却不一样了,杨无法杨无天明显修有合击之术,而萧胖子的两个徒弟却是各自为战。

  众人都看得出来,萧胖子的两个徒弟明显功夫要比杨无法和杨无天好,只是两下毫无联系,时间一久,只见萧胖子的两个徒弟逐渐落入下风。

  众人纷纷鼓起掌来,为杨氏兄弟叫好。

  可就在此时风云突变,那小徒弟竟不顾回防拼命受了一掌以命搏命起来,杨无天一时慌乱,竟手忙脚乱起来。

  二徒弟把握机会一击重伤杨无法,这样竟然局势立转。杨无法受伤导致两人配合效果渐小。众人渐渐安静下来,紧张的看着场内。

  果然没多久,杨氏兄弟就败下阵来,众人纷纷惋惜。

  萧胖子看了小徒弟的伤势,给了他一颗药粒,然后才说道:“论剑大会果然名不虚传,居然连我的小徒弟都伤了。”

  这尼玛是赤裸裸的挑衅!!!

  是可忍孰不可忍,只听一声娇喝,一个红衣女子跳上台去。

  正是季家二小姐季月玲。

  众人都知道这胖子与安禄山定有牵连,要不怎么能收到突厥杂胡同罗等族的人为徒弟?

  然而季家与安禄山有所勾结也是众所周知,这季月玲怎么会跳出来打这场武斗?

  众人虽不理解却也纷纷叫起好来,只听萧胖子笑道:“中原当真无人,竟是些女子应战。”

  季月玲也不答话,一鞭抽了过去。二徒弟在场,自是比小徒弟气势更足,不一会儿就见季月玲逐渐不支。

  哪知这二徒弟不但嚣张,而且好色,居然哈哈笑道:“小美人,你这么打可激不起我的斗志,要不咱晚上再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