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旭终于逃离了擂台,自不愿被人看出自己是被吓成这样的,于是大声喊道:“多谢陈公子手下留情。”说完还一撅一拐的走了。

  众人心里忐忑,暗怪陈攻林这么早就上了擂台,却没一个敢上台挑战,开玩笑,手下留情都把杨旭打成那样了,不留情岂不是连小命都没了?

  陈攻林呆呆站在台上,心里也是很疑惑:“难道我刚才那一脚真有这么大的威力?”

  贞元子见赛事无法继续,只得对陈攻林说道:“陈公子神功盖世,必是此次大赛前二十,我看你前面就不用参加了,直接参加后面的前二十争霸赛吧。”

  苏金缕十分奇怪那个攻击力低下的陈攻林为何能够将杨旭打败,但更担心青霜剑暴露,于是直接上台把陈攻林拉了下来,更是不顾广大观众的暧昧眼光,小声的说道:“你下次不许上台了。”

  陈攻林自我感觉正好,怎么可能答应,当即就说:“我可是前二十,必须上台。”

  苏金缕见陈攻林自信满满,不由问道:“那杨旭真是你打败的?”

  陈攻林得意道:“废话,你不是都看到了吗?”

  苏金缕虽有疑惑,却不便多问,只是说道:“你上台也行,只是不许再用这把剑。”

  陈攻林诧异道:“为什么?”

  苏金缕正担心不知怎么解释,却突然灵机一动,马上说道:“这剑是颜姐姐送你的,若是有个磕磕碰碰,颜姐姐不心疼死了?”

  陈攻林心想也是,于是点点头:“我下次不带就是。”

  苏金缕满意的点了点头,心里很是为自己的小聪明得意,蹦蹦跳跳的离开了。

  众人见苏家千金这么开心,自然知道陈攻林与苏家千金关系非同一般,于是连白葺对苏万里道:“果然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啊,贵千金眼光真准啊。”

  苏万里老脸一红,但也顾不得许多,能耍剑耍出剑芒来的人,不牢牢抓在手里能行么?

  陈攻林一下台,擂台就热闹多了,直打了两天才决出前二十来。

  分别是苏家的苏雄、苏金缕,白家的白柯、风起、雨落,秦家的秦灵,丁家的丁宁、杨无法、杨无天,婆娑混元教的季月晴、季月玲,南离宫的端木清,碧云谷的弟啸天,琉璃观的无崖子、无量子,丐帮的应华,少林寺的天觉小师父,昆仑的白玉凤,华山的贺田之,还有祥瑞镖局的陈攻林。当然,像花中仙、连云林、连云敏等等这些人都没有到来。而苏万里是知道点这次论剑大会内幕的,看到苏雄苏金缕都参加,差点气得吐血。

  这二十个人站在台上,众人一阵艳羡,陈攻林只打了一场,却神气非常的站在台上,众人并没有感到什么不妥,只是纷纷议论秦灵手中的太阿剑。

  这太阿剑随弟云雨大杀四方,江湖中人人谈论,是以给太阿平添了几分神秘。众人纷说,弟云雨持太阿,横扫风源殿、独闯洛阳城、入成王府救人,而实际上弟云雨并没有用过几次太阿,众人传说的这几次,也就横扫风源殿是太阿的功劳。

  但即便是这样,太阿也是一把神剑,没有太阿,说不定弟云雨早被风中雪三兄弟弄死了呢。

  众人都知道这太阿是神剑,但均不知神在何处,而秦灵却知道一点,这剑就一个字:重。

  平时合上剑鞘,根本感觉不到重,但一出剑鞘,却仿佛全世界的力量都黏贴了过来,这么一剑下去,威力岂能不大?

  但好多人带着剑鞘还可以挥舞,一拔出剑鞘,却是挥都挥不动了。

  秦灵自小聪灵,功夫也学得不错,岂会连一把剑都拿不动,只不过剑在他手里,绝对没有在弟云雨手里那么灵活自如而已。由此可见,秦灵是比不上弟云雨的。

  然而众人还没羡慕够,就听到一阵笑声:“原来在论剑大会如此可笑。”

  众人看去,只见琉璃观外缓缓走进四个人来。为首一个身材魁梧,却是当日安庆恩身边的萧叔叔。那萧胖子身后跟着三个年轻人,只听萧胖子道:“这些人一个个精光四溢,眼神凝聚,的确都是上佳的人才,只不过...”萧胖子顿了顿,道:“这个是从哪儿来的人?眼神涣散、面目青黑,哪儿是高手的样子?”

  *酷f匠E网¤‘首发

  众人看去,原来萧胖子指的正是陈攻林,众人都只是嘿嘿冷笑,并不做声。

  这儿没什么人认得这个萧胖子,也不知他是什么来历,只是这人的态度实在不讨喜,只听贞元子道:“既然这位兄台有意见,那就派你门下弟子上去试试?”

  萧胖子冷笑一声,向后面挥了挥手,那最后面的青年立马跳了出来,也不说话,直接上了擂台。

  众人纷纷下台,只留了陈攻林和萧胖子的徒弟在场上。

  萧胖子可以以一个人挡住弟云雨和归中秀,自然实力强悍,他的弟子也差不到哪儿去,另外没人知道,前几天在琉璃观外闹事的归天霸,就是被萧胖子的大徒弟结果的,那天他的大徒弟来找安庆和商谈将来的大统之位(萧胖子也不想绑在安庆恩一个人身上),正巧碰到归天霸来捣乱,就把他解决了。

  可想而知,萧胖子的大徒弟有多厉害。

  那小徒弟见陈攻林不动,自己缓缓绕着陈攻林转了几圈,陈攻林很是疑惑,正不晓得这青年为何转圈,却见那人突然攻了过来,陈攻林忙举右臂去挡只听咔嚓一声,陈攻林就被一脚踹飞了,连右臂都骨折了。众人望去,只见陈攻林已经倒在擂台边缘,嘴里流着鲜血。

  而萧胖子的小徒弟站在场中央,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陈攻林。

  众人都很是诧异,呆呆的看着这一切竟忘了所有。

  突然苏金缕被陈攻林的咳血声震醒,忙跳到台上,俯下身去,看着陈攻林道:“你没事吧。”

  陈攻林咳了一声,苦笑道:“怎么会没事,我胳膊都断了。”

  杨旭在台下低声自语:“难道这货会剑芒是假的?”

  众人依然很是疑惑,似乎不明白为何这位高人此刻突然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