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夜。无星。微风。

  杀人放火好日子。

  人声噪杂,火光漫天。

  其实祥瑞镖局在附近的人缘挺不错的,毕竟陈人帆很喜欢周济邻里。

  所以这次着火使得邻里们拼命救火。

  火光渐稀,邻里们知道陈总镖头夫妇护镖未归,于是想去看看陈家的两个少爷。

  可是举目四望,遍地伤亡。

  邻里们不认看,却又不得不在尸堆里寻找两兄弟。

  众人寻了半天,却不见两兄弟的尸身。众人悲喜交半,一来觉得毕竟两兄弟有可能没死,二来却是觉得两兄弟是不是落入了敌人的手中,或许还生不如死呢。

  却说离陈家五里开外,两个小孩子正满身是血的相互搀扶着向前跑着,一个说道:“哥哥,我跑不动了。”

  稍大的摸了摸稍小的脑袋,安慰道:“马上就到了,前面有一处密林,咱们逃到那儿躲起来,那恶贼定然找不到咱。”

  稍小的少年点了点头,两人又继续向前跑去。

  不多时,果然看到了一片郁郁葱葱的林子,哥哥勉强笑了一下,对弟弟道:“加把劲,还有几步。”

  弟弟看了看前方点了点头,正待努力向前赶去,突然听到身后一声冷笑:“跑的倒不慢,把八路刀法交出来,不用你们逃,我绝不杀你们。”

  哥哥弟弟听到这话瞬间面如死灰,艰难的转过身来,瑟瑟发抖。

  那人穿着夜行衣,全身上下包的艳艳切切,让人看不清面目。

  哥哥咬了咬牙,道:“父亲传下刀法时是口述的,你想要的话就不能杀我们。”

  那人冷笑道:“八路刀法乃陈家祖传武学,你父亲却只修了两路,你能记住多少?”

  哥哥道:“我虽不会刀法,但口诀谨记在心,你若放我弟弟离去,我便背出送你。”

  弟弟听到立马慌了,道:“哥哥不可以,我要和你在一起。”

  哥哥心里哪有什么刀法,此时一个人留下总比两人留下的好,坚持先放弟弟走。

  黑衣人貌似很是为难,正在思索间听的密林里传出一个声音:“白日放歌纵横意,酒中乾坤狼烟起。遥看武林千古事,江湖一客余不理。”

  哥哥弟弟愣了一下,却听到黑衣人问道:“余不理,你非要管这闲事吗?”

  只听得那声音又传来:“何苦为难两个孩子,你若是在追杀陈人帆,我绝不插手。可是这只是两个孩子啊。”

  黑衣人冷笑道:“孩子?那是他们两个窝囊,同年龄的人,你看白家的白柯,丐帮的应华,连家的连云林哪个不是人中翘楚?”

  只听的余不理的声音又道:“苏家可就在附近,一会打起来惊动了苏家的人,兄台可就不是那么容易走脱的了。”

  黑衣人笑道:“今天已经六月十二,那苏万里带着苏雄去了南离宫参加连云敏大婚,你以为我不知道?”

  那厢余不理沉默了一会,才说道:“你放了这两个孩子,我可以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黑衣人嘲讽似的笑了一声:“现在你知道什么?”

  余不理确实没看出这黑衣人是谁,只得说道:“怎样才肯放过这两个孩子?”

  黑衣人道:“别无他法,只能交出八路刀法。”

  说时迟那时快,黑衣人的话刚落音,就见密林中射出一根翠竹来,直直射向黑衣人的脑袋。

  黑衣人没有料到余不理这么快就出手,却没有丝毫慌乱,向后一扬,那翠竹便从脸前呼啸而过,紧接着黑衣人恢复站姿,却发现面前已经多了一个书生,这书生的折扇点向自己额骨。

  黑衣人猝不及防,只得以进为退,左手直插余不理双眼。

  余不理本来先出手,且又拿着折扇,有十分的优势,只可惜前几天被花中仙的寒气所袭至今未愈,气力上弱了几分,速度上也弱了几分,竟然被黑衣人后发先至。

  余不理心中一惊,忙举扇回挡,却失了先机。

  余不理知道今天讨不了好,便冲两个喊道:“快走,后面出了林子就是苏家,他不敢去那儿。”

  哥哥知道机会难得,拉着弟弟就向林子深处跑去。

  两兄弟正跑着,却听得后面一声惊呼:“是你。。。。”

  话未说完就再没了声音,弟弟回头一看,却见余不理已然躺在了地上,额头上一个血洞正刷刷的冒着鲜血。

  弟弟心头一酸,却见余不理突然抱住黑衣人的腿,大喊道:“快跑。”

  哥哥弟弟都没想到这胜负居然分的这么快,急急忙忙向前方赶去。

  跑了片刻回头一望,只见黑衣人已经隐隐约约要追了上了,哥哥忙道:“你去苏家,我向北跑引开他。”

  弟弟一把拉住哥哥:“不行,咱们要在一起。”

  哥哥道:“听话,你去苏家求援,赶来救我,咱俩还有机会。”

  弟弟听了赶紧点头,匆匆向前方跑去,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去苏家,救哥哥。

  黑衣人见两人分开,驻足沉默了一下,就毅然追向了哥哥。

  弟弟拼了命的向前赶,终于遥遥望到了一处庄园,弟弟来不及喜悦,就冲上门前,使劲敲起门来。

  弟弟心中焦急,却始终不见人来开门,于是加大了力度,把门拍的山响。

  不一会儿,门就打开了,一个中年管家骂骂咧咧的道:“谁啊家人死人了敲得这么急。”

  弟弟一见有人开门,喜极而泣,心神突然放松,竟一下子晕了过去,晕之前还喃喃道:“快、快救哥哥。”

  管家根本没听到弟弟的话,见突然有个血人晕倒在家门口,只觉得晦气。却听到身后有人道:“康伯,谁敲门敲得这么急。”

  康伯忙回过头,道:“小姐,来了一个死人。”

  那姑娘已然看到有人躺在门口,上前探了一下鼻息,道:“胡说,明明还活着,快扶到屋里。”

  那姑娘一身粉红衣服,生的十分秀气,这么一生气,更显可爱。

  康伯只得亲自掺了这个晕倒在门口的年轻人。

  那姑娘吩咐一旁的人道:“快去清理出一个客房。”

  (#看正4◎版'章节上酷0匠Z网》!

  下人应了一声,急急去了,等康伯扶着这个年轻人到的时候,这房间也正好收拾出来。

  那姑娘又吩咐道:“去我房里请颜姑娘过来一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