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尼玛可要了归中秀的命,她父亲还在南离宫等她呢。

  于是归中秀急急忙忙的说道:“小将军你大人有大量,小女子和外子不知将军要事,打扰了将军,还请将军高抬贵手。”

  那青年似乎吃了一惊,竟觉得自己一旦说不这女子立马就会扑上来一样,青年将军看了看两旁的兵士,壮了壮胆,道:“你休要胡说,这方面我很有经验,你不得子定是环境太过舒适,心情太过散漫,入住大牢四下处处有人,晚上灯火一灭,你们再行房事,必定刺激紧张,定然能怀一子。”

  弟云雨心里骂道:“这无良将军究竟糟蹋了多少女子?竟然这么有理有据的。”嘴上却说道:“谢过将军好意,只是家母年迈,在家中不能没人照顾,望将军放小的回去。”

  那青年将军皱了皱眉,然后说道:“要不我派几个小兵,去将你母亲请来?”

  弟云雨这下知道这将军不可能放过自己两人了,望了一眼归中秀,似乎在问,怎么办?

  归中秀此时也是毫无办法,于是白了弟云雨一眼,似乎在说,我怎么知道。

  最后两人似乎都决定了什么,互望了一眼,然后点了点头,突然一起跳将起来,杀向那青年将军。

  那将军吃了一惊,没有料到两人狗急跳墙,对,这将军觉得就是狗急跳墙,于是将军叫起来:“拿下他们。”

  弟云雨与归中秀此前被捕,已然被捆,此刻暴起发难,早已挣断绳索,此刻正是气力充沛,哪里是这些士兵挡得住的?

  那青年将军见两边士兵抵挡不住,自己又出不得营去,正自焦急,却突然从营外杀进一人来。

  这人浓眉大目,身材高大,一出手便挡住了两人,但两人毕竟都是武学奇才,功夫极好,这人虽然挡下了两人却也只是堪堪挡住,似乎再交手一会就会败退。

  这人杀将进来的同时,跟进一个锦衣少年,这少年进来便立定了,笑嘻嘻的看着大汉同弟云雨二人交手。

  青年将军见了少年,喊道:“庆恩,萧叔叔挡不住他们,快喊兵士。”

  那少年点了点头道:“这两个人也忒不要脸了,两人打萧叔叔一个人,我这就喊人来。”

  那少年说完拍了拍手,只见帐外进来一个小兵:“成王殿下。”

  那少年正是安庆恩,只听安庆恩说道:“你去将我三哥的兵士都喊过来,这儿都打翻天了他们都在干什么,也不动一下。”

  那小兵尴尬的说道:“不是殿下你不让他们动的么?”

  安庆恩不置可否,道:“他们又不是我的兵,这么听我的话干嘛。让他们进来。”

  青年将军听了却心里骂道:“你最得宠,不听你的听谁的,连我都要听你的啊。”

  小兵可不会想这么多,只见小兵应了一声,然后大喊了一句:都进去。这时只见得一小队士兵涌了进来,把弟云雨二人团团围住。

  青年将军正是安庆恩的三哥安庆和,安庆和此时见局面已被控制,便道:“谢谢萧叔叔帮忙。”

  那壮汉也不答话,只是走到安庆恩身后,立定了身子。

  安庆和这次不敢大意,嘱咐兵士用上好的绳索困了。

  没多久弟云雨和归中秀就被送往了洛阳,然后果然如同安庆和的话,居然将两人关在了一起。

  弟云雨一下子变得尴尬无比,这里可是男狱,吃喝拉撒都没有遮挡,这让归中秀如何受得了?

  弟云雨皱了皱眉,喊住送他们进来的士兵,问道:“能不能将我妻子送到女狱?”

  那兵士冷哼一声:“别不知好歹了,临王殿下特意交代的,将你们安排在一起的。莫非你想去女狱?”

  弟云雨一想,自己还不知道女狱里面什么情况呢,于是道:“我去女狱也行啊。”

  那兵士鄙视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径直走了。

  弟云雨喊了几声,见无人理他,然后叹口气说道:“这可怎么办。”突然看到狱里有两张席子,笑道:“有了,你内急的时候用席子围住就行了。”

  归中秀无奈,只得点点头。

  弟云雨有些自责,跟归老爷子保证要护着归中秀,却啷当入了狱。却同时有点微微的兴奋,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吃喝拉撒都在一起,这机会几乎就注定了归中秀日后只能是他的女人。

  弟云雨想到此处,不知不觉竟说道:“秀儿,我一定全心全意待你。”

  归中秀早知弟云雨心意,但归中秀可不认为此刻共居一狱将来就必定是他的人。但归中秀一来没怎么接触过同年龄段的男子,二来自己到了这个年纪,自然也有这方面的渴望,三来弟云雨这人有情有义,家世匹配,归中秀自然对他也有好感,竟也没有指责弟云雨的话,只是笑了笑,道:“只是父亲还在南离宫等我,也不知何时才能出去。”

  弟云雨怕归中秀无聊,忙道:“我这有一个好东西,咱们可以研究研究,说不好便能出去。”

  归中秀问道:“什么东西?”

  弟云雨看了看四周牢房,见没人注意,偷偷从怀里掏出一物,递与归中秀。

  归中秀见弟云雨神神秘秘,知道是好东西,打开包着这东西的布料一看,顿时呆了一下。

  归中秀低声问道:“这就是婆娑混元教的镇教之宝——迦叶真经?”

  弟云雨叹道:“不错,正是,只是这东西不好懂啊,我研究了几次,觉得就是一些农常知识,学好了或许能种出好庄稼来,却真不知道怎么会与武侠有关。”

  归中秀笑道:“若是如此容易读懂,季时早就称霸天下了,咱们慢慢研究吧。”

  弟云雨笑道:“正是,不过我这还有一个相对容易一点的。”

  归中秀道:“什么呢?”

  (更o7新最◎快上酷(D匠W"网18

  弟云雨又是神秘的从怀里掏出一物。

  归中秀笑道:“你这怀里莫非是个藏宝库?”

  弟云雨却叹道:“我更希望它是个藏娇屋。”

  归中秀不理他的调笑,接过那物来,一看之下又惊了,道:“这是陈人帆临死时给你的?”

  弟云雨道:“不错,是让我给他儿子的,可惜我一直不得空,路上顺便研究了一下,觉得这个要比迦叶真经简单多了。”

  弟云雨本就是个武痴,连去风源殿都为了疾风诀而让风中雪三人逃了,此时巴不得将自己的所有武学拿出来给归中秀看。

  也幸好这女子是归中秀,归中秀生养在森魅岛,整天无人玩耍,都是看着父亲攒下的武学秘籍长大的。

  这样一来两人竟然相谈甚欢,在这牢里住了下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换血魔衣说:

  第一卷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