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失手

  第二天弟云雨与归中秀一起告别了李白,继续前往琉璃观。

  两人说说笑笑只觉时光如水逝,不多久来到伏牛山脉,正准备进山去琉璃观,却发现居然有大军驻扎在琉璃观外。

  两人吃了一惊,对望了一眼,然后弟云雨说道:“你在此等候,我去看看。”

  归中秀点了点头,道:“你小心点,早些回来。”

  弟云雨没来由心里一暖,竟有些在碧云谷的感觉。每次从碧云谷出来,师弟们都会说:“大师兄,小心点,早点回来,记得带些好吃的。”

  弟云雨认真的看着归中秀道:“你放心,我很快回来。”

  归中秀自幼生活在森魅岛,根本不懂羞涩为何物,虽觉气氛有些旖旎,却并不在乎,还主动又说了一句:“我等你。”

  弟云雨心里却乐开了花,蹦蹦跳跳的就去了。

  弟云雨来到兵营外围,只听得守营的兵士喝道:“来人止步。”

  弟云雨上前赔笑道:“小哥,这观里发生什么了?为何包围了这道观?”

  那小兵喝问道:“你是哪里的贼子,敢来打探军情。”

  弟云雨心里骂道:“你大爷的,爷爷哪里像是贼子了?”但毕竟有求于人,只得说道:“小哥可别开玩笑,我是山脚的农夫,平时这观里的老道经常下山偷我家菜园子里的菜,这不幸亏你们来了,要不我们还得忍受他们呢。”

  小兵点点头,煞有其事的说道:“不错,这群牛鼻子最爱偷抢别人的东西,我们此次正是要剿灭盗匪,还此地一个清明。”

  弟云雨郁闷了半天,尼玛怎么遇见个这样的极品小兵?这他妈的瞎话比我编的还顺口。这打探个屁啊。

  弟云雨不甘心空手而归,于是又问道:“小哥啊,你们为啥不杀进去呢?反倒包围了,多浪费时间啊。”

  那小兵冷哼一声道:“这就是你们做农夫的所不懂得了,这个在兵法上叫做不战而屈人之兵,试想,我们不费一兵一卒就拿下了这个破观,那该多威武啊。”

  弟云雨被雷的里嫩外焦,心中骂道,就你这样还懂得不战而屈人之兵?

  弟云雨深呼吸了一下,又问道:“小哥,这次是哪儿的大军来替我们剿灭这下贼子啊?”

  小兵看了看弟云雨,道:“我们是五湖四海都有,来自各个地方。”

  弟云雨简直就要崩溃了,道:“我听说这里的道士都会妖法,小哥你们有没有高人对付这些道士啊。”

  小兵一挺胸,昂首道:“我们个个是热血男儿,光天化日,哪儿会惧怕这些妖法?”

  弟云雨实在对这个小兵无语了,垂头丧气回到归中秀那儿。

  归中秀一看弟云雨竟似一个霜打了的茄子一般,笑道:“是不是没打探到什么消息?”

  弟云雨苦笑道:“遇到一个奇葩小兵,竟给我插科打诨,我搜集不到一点信息。”

  mz最r+新=章@*节上1}酷匠/{网

  归中秀笑道:“无妨,这次看我出手。”

  弟云雨惊诧莫名:“你有办法?”

  归中秀笑了笑道:“东面有个小村庄,我们去换几套衣服。”

  弟云雨道:“我们要乔装溜进去?”

  归中秀笑了笑没吭声,只是向东走去。

  来到小村,归中秀花了几两银子在一家农户买了两套衣服,然后借这家户换了衣服,待走出来,两人相视各自大笑起来。

  弟云雨道:“我看你打扮的就像一个一心想改嫁的农妇啊,穿成这样还在脸上化妆。”

  归中秀却道:“我看你是真像一个老婆婆,记得弯腰啊。遮住额头和侧脸。”

  两人这才一同又来到那个小兵身前,那小兵这次却没大声喝问,只是说道:“你们俩赶紧回去,这儿说不好打起仗来谁顾得上你们。”

  归中秀可怜巴巴的看着小兵,苦兮兮的说道:“小哥哥,行行好,我婆婆儿子刚刚战死在沙场,托梦来说是被一头牛撞死的,我婆婆心想这伏牛山嘛,在观里上几柱香,或许可以降服了那牛怪,为我婆婆那儿子报仇。”

  小兵疑惑道:“你婆婆的儿子?究竟是你夫君还是你叔叔(小叔子)?”

  归中秀心里思索:“这小兵果然爱插科打诨。”于是归中秀把头一低,嘤嘤的哭出声来。

  那小兵忙慌了神,说道:“你早说是你夫君我不就不会有此一问了?你非得说你婆婆的儿子,我还以为你改嫁了呢。”

  归中秀嘤嘤哭了几声,抬起头来,道:“小哥哥,那能否让我们去烧点香呢?”

  小兵仔细看了一眼,笑道:“你这婆娘倒会装,明明没哭却装哭骗我。这妆都没花。”

  说到这里,突然觉得不对,又道:“你这妇人必定不检点,给丈夫上香还化妆成这样。”

  归中秀简直哭笑不得,自己化了妆是为了用美色迷惑这小兵,却不想被这小兵说成不检点。

  那厢弟云雨却忍不住了,一下子笑了出来。

  这下小兵可算看明白了,这哪儿是个老婆婆。分明是个大男人。等等。为什么这么面熟?这货,不就是刚才的农夫吗?小兵再蠢也知道不对劲,赶紧大喊一声:“有人刺探军情。”

  一大群人哗的就涌到了营门口,弟云雨带着归中秀转身就逃,这一逃更坐实了自己的罪名,只听有人喝道:“抓住他们。”

  两人功夫再好也抵不住人多,弟云雨轻功虽然好可以不能带着归中秀飞奔。于是两人齐齐被擒了。

  兵士把这两个人押到一处营房,只见一个青年坐在中间。

  那兵士道:“将军,敌军带到。”

  青年点点头,问道:“你二位来此为何?”

  两人对望一眼,只听得弟云雨道:“我们是来烧香的,以往这观里求子特灵,我跟我媳妇两年了还没怀上,这才决定来此烧香求子,不料将军在此,本不该打扰,可家里老母盼孙心切啊。”

  那青年看了看归中秀,心里叹了口气:“多好的白菜,就这么被猪拱了。”嘴上却说道:“没关系,你们两个先进牢笼,我安排你们住一起,什么时候生娃了我就放你们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