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云雨听了这话大吃一惊,不禁问道:“酒中谪仙?”

  那书生却不理他,只顾说道:“酒中仙,剑中痴,谁言红颜易老,只此一吟,万古恒久。”

  归中秀笑了笑道:“如此说来,咱们也是很有缘了,你看我的名字如何,小女子姓归,名中秀。”

  书生闻言自语道:“归中秀,闺中秀,果然也是有缘人,来,干了这一碗。”

  眼见书生与归中秀喝的热火朝天,弟云雨心里自是不舒服,于是叫道:“李白,你可知道远方还有人再牵挂你?”

  原来这自称酒中仙的正是当世诗仙李白,李白斜眼看了看弟云雨,笑道:“人生自当坦荡荡,何必自寻烦恼惹牵挂?徒增满目疮痍,最后却成了悲天悯人的子美,何苦!”

  弟云雨骂道:“别整那些听不懂的,有人让我带给你一样东西。你是要还是不要?”

  李白虽是诗仙,却也是游侠儿,江湖脾性还在,听到弟云雨这么说,手一伸,喝道:“拿来。”

  弟云雨被李白这突然地转变整的懵了,刚才还一副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现在却如流氓一般的要东西,弟云雨看了看四周,只得低声说道:“除了这样东西,她还有一首诗让我带给你。”

  李白不是傻子,弟云雨这么看了一周,又压低了声音,自是在意周边人群,于是李白也凑到弟云雨的桌子上,偷偷道:“东西拿来,诗我听着。”

  弟云雨将杨玉环那一方手帕塞给李白道:“你都一把年纪了还有人看上你,真是奇了怪了。”

  李白已经五十有五,见到手中手帕已知送他东西的是个女子,闻言自是老脸一红,却兀自说道:“那是我相貌堂堂魅力无边,哪是你这种毛头小子可比的?”

  弟云雨也不反驳他,只是说道:“那诗是这样的:生养在深闺,侯门为君悔。骂名何足惧,一言妾心碎。”

  李白听了吃了一惊,心道:“这定是杨贵妃所作!”原因何在?其一,如今背负骂名的女性,除了杨贵妃还有谁?其二,这一言心碎,可不就是自己在安史之乱时无意中说了一句:乱自妇人??

  李白根本没想到这杨玉环竟然对自己情根深种,一来杨贵妃的堂兄干儿子都受了重用,传说是杨贵妃的枕边之言。若贵妃对自己有意,岂能不提拔自己?李白死来想去想不明白,却是忽略了两人的性格。

  李白恃才傲物,怎么会流露出可怜一面?杨玉环只看得到李白的强势,哪儿知道李白也需要自己美言?而杨玉环性格平和见不得别人求她,所以有求必应,哪儿知道李白这种没有请求的请求?

  李白虽然想不明白,却也知道这诗这手帕确实是杨玉环的,于是长叹一声,似在思念杨玉环。

  正自想着,突听到外面一片混乱,李白弟云雨和归中秀出得门来,只见行人纷纷让出一条道来,不远处传来一声马啸,似有一个娇蛮的女子声音传来:“都让开。快让开。”

  李白最见不得这种作风,偏偏走到路中央,手里还拿了一壶酒,竟无视越来越近的骏马。

  李白去的急,骏马到的快,归中秀与弟云雨只听得一声长嘶,那骏马硬生生的在李白前面止住了脚步。

  最dl新☆@章节9w上酷匠(网(K

  李白抬首看了一眼马背上的红衣少女,那少女似乎才缓过劲来,骂了一声:“你不想活了?不知道马会踏死人的吗?”

  李白也不做声,只是挡着路,旁边弟云雨开口了:“你这小姑娘还知道马会踏死人?你骑这么快是想骑出人命吗?”

  那女子皱眉看了看弟云雨道:“我不是喊过让路了吗?”

  弟云雨冷笑一声:“莫非你是真命天子?说让路就得让路?”

  那女子道:“不与你们争辩,我有急事,前面的老先生请让一下。”

  李白只当没听到,自顾自的喝酒。

  那女子似乎有很重要的急事,竟然说道:“再不让开我鞭子抽你了啊?”

  李白似乎依然没听到。

  少女蹙了蹙眉,似乎下了决心,一鞭子就抽了下来,弟云雨自不能让李白吃亏,正要上前,却见李白抽出了随身的佩剑,然后轻悄悄的搭在了那鞭子上面。

  红衣少女吃了一惊,似乎没料到这酒鬼书生也会功夫,手腕一抖,那鞭子如一条毒蛇一般直刺而来。

  两人还没过完招,就听到一个声音传来:“玲儿住手。”

  红衣少女看见前方那个脸带面纱的黑衣女子,立刻停了下来,惊喜的叫道:“姐。”

  那黑衣女子对弟云雨和李白抱了抱拳,道:“还没谢过弟公子上次在客栈救命之恩。”

  弟云雨见季月晴行礼,便回了一礼道:“可别谢我,救你们的是你三妹。”弟云雨看了看红衣少女又问季月晴道:“这位是你二妹?也太刁蛮了吧。”

  季月晴开口训道:“玲儿,还不快向弟公子道歉?”

  红衣少女忙鞠了一躬,道:“刚才玲儿心系姐姐安危,屡有冒犯之举,还望弟公子和这位大叔不要介意。”

  此时的红衣少女竟然一副乖乖女模样,让弟云雨目瞪口呆。红衣女出众的样貌,加上此时的表现,竟令许多人暗自倾慕起来,有诗为证:马踏云天,鞭震六合,时时刁蛮俨然娇生惯养。装裹杨柳,笑隐红颜,依依温顺却似小家碧玉。

  季月晴忙道:“我伤势未愈独自出来,二妹放心不下,这才急急赶来,几位多多包涵。”

  李白虽然不假辞色,冷哼了一声,但却是转身回了店家。弟云雨见天色已晚,便道:“归姑娘咱们去吃点东西,早些休息吧,明天还要赶路。”

  季月晴见几人都不理自己姐妹,也没多话,只是道:“弟公子后会有期。”

  正待离去,却听到弟云雨道:“季月晴,你怎么跑这儿了,秦灵不是去找你了吗?”

  季月晴苦笑了一声:“季家乃是非之地,秦公子不便过去,我过来寻他便是。只是尚未找到。”

  弟云雨道:“你们约了这个镇子?”

  季月晴回道:“正是。”

  弟云雨又道:“那你赶紧去找吧,他肯定也在找你,这么晚了别错过了。”

  见季月晴道了谢,带着季月玲离去,弟云雨便与归中秀一起回到店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换血魔衣说:

  李白没有说过”乱自妇人“的话,这多没水平啊,这么没水平的话,当然是作者杜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