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同路

  弟云雨缓过神来,知道自己该出面了,忙道:“两位前辈且慢争吵,听在下一言。”

  苏万里与归天霸一起望过来,只听弟云雨道:“我乃碧云谷魏风子大弟子弟云雨,关于苏云飞与紫电我知道一些消息。”

  连白葺显然也没料到弟云雨会出面,一起看着弟云雨,等他的解释。

  弟云雨缓缓将陈人帆临死的话说了出来,当然也说了十八兵阵图,却没有说自己的八路刀法。然后又说了风源殿二当家所言的紫电到了琉璃观。

  苏万里冷冷的问道:“他没说我儿云飞去了哪儿?”

  弟云雨道:“陈总镖头当时伤重,只说了是苏云飞托的镖,并未言及下落。

  归天霸冷冷一笑:”苏万里,你还有何话可说。“苏万里尚未答话却听得弟云雨道:“苏云飞取紫电,是有原因的。”

  归天霸虽不满可是也只得问道:“什么原因?”

  弟云雨道:“当时正值郭子仪将军在河北作战,而哥舒翰将军固守潼关,两下都是战火连天,苏云飞取兵阵图,盗紫电,都是希望能对战局带来帮助,而谁都知道森魅岛对李唐王朝很是不满,却是以这个理由借剑,归岛主是定然不会给的,于是只得去盗。”

  归天霸虽然不满却也没再追究,他知道这儿的人都对李唐忠心耿耿,再争下去自己就不占礼了。

  于是归天霸道:“秀儿,走,去琉璃观,拿回紫电。”

  那女子放了脚下壮汉,却道:“父亲,你回岛吧,女儿一个人就行了,你前些日子为我疗伤耗费了功力,还是多休息休息为好。”

  弟云雨抓着机会就不放了,马上道:“归伯伯放心,小侄正好和连伯伯商议好,要去请琉璃观的贞元子道长,商议将论剑大会调至南离宫举行的事,这次就由小侄和归姑娘一道前去,定然讨回紫电。您和连伯伯也曾有旧,就在此静养叙旧可好?”

  归天霸见女儿白了一眼弟云雨,知道这弟云雨可能对女儿产生了情愫,想着碧云谷也不算埋汰了女儿,便同意了下来。

  还不待弟云雨高兴,就听得一女子道:“原来你是碧云谷的啊,怪不得轻功那么好。”

  弟云雨回头看去,只见雨落就站在身后。

  于是弟云雨调笑道:“你们家那个小乞丐呢?”

  雨落一听这个就郁闷了:“丐帮总舵原在北方,由于安禄山造反于是南移至潼关,还没到这呢就听说潼关开战了,于是他就回去了。”

  弟云雨笑道:“那你怎么不跟去?”

  雨落指了指正跟一个小白脸聊的热乎的风起,道:“还不是她心急她的小师弟,我就委屈委屈吧。”

  弟云雨看着那边正要发笑,却见人群中一个忧郁的身影,急忙叫道:“秦公子!”

  (。酷匠…网m唯o0一…正●%版,$其`他都{|是盗+版&

  这时矛盾已然调解,看热闹的人们各自散去,秦灵是被丫头燕儿拉来的,之后燕儿却不知去哪儿疯了,自己正待要走,却听得有人喊自己,转过身来,只见那个抢自己太阿的青年就在眼前,勉强笑道:“原来是弟公子。”

  弟云雨见秦灵魂不守舍,也不知为了何事,但绝不是为了太阿,否则还不一见面就要太阿?弟云雨正待说话,却听到一旁又一个女子声音传来:“好啊,你个姓弟的,终于舍得来了?快将太阿还我们。”

  弟云雨转过头去,正是燕儿不知道从哪儿冒了出来,手里拿了几朵鲜花,想来是来讨秦灵欢心的。

  弟云雨将剑递与燕儿,然后问道:“你家少爷怎么这样子了?”

  燕儿撇撇嘴,小声道:“还不是因为那个妖女上次受伤太厉害,现在还没痊愈,害的公子一会担心她的伤势,一会内疚自己当时没帮她。”

  弟云雨原本肯定不屑于秦灵这种作态,但见了杨玉环对李白的深情,自是有些稍稍理解秦灵的感受,于是便道:“秦公子想她可以直接去找她,何必在此单相思?”

  秦灵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脸稍稍红了一下,道:“季家勾结安禄山,我怎么与他们纠缠不清?”

  弟云雨笑道:“季月晴可不是季时,季时与安禄山有往可不代表季月晴与安禄山有往。”

  秦灵闻言恍然大喜,便道:“正是正是,我这就去找她。”说完就兴冲冲的走了。燕儿却并没有因为秦灵开心了而对弟云雨表示感谢,反而是狠狠白了弟云雨一眼,仿佛怪他多管闲事。然后就急忙追秦灵去了。

  弟云雨虽不理解燕儿的白眼是什么意思,却想起了一件事来,于是忙追上秦灵,向他说了论剑大会改址的事,秦灵现在一颗心都在季月晴身上,哪儿还顾得这事,匆匆表示同意就又要离去。弟云雨无奈,只得长话短说:“你去了再问问季家的意思。”

  秦灵点点头,以示自己知道了,然后就飞一般的离去了。

  弟云雨看旁边雨落还在,那蓝衣女子也在,知道在等自己,于是对雨落道:“雨落姑娘还有事吗?”

  雨落道:“没事,只不过不想在他们那儿听他们的甜言蜜语而已。”雨落说着还看了看风起和她们的小师弟白柯那边。

  弟云雨却笑了:“那你知不知道你在这也得听甜言蜜语?”弟云雨说着看了看蓝衣女子,发现蓝衣女子正笑吟吟的看着他,心里不免发虚。

  雨落却看了看弟云雨,又看了看那蓝衣女子,很郁闷的说道:“为什么到处都是这种事?”说完晃悠着走了,不知道去哪玩去了。

  弟云雨见蓝衣女子不说话,便问道:“敢问姑娘芳名?”

  那女子依然笑着,说道:“归中秀。”

  弟云雨道:“归姑娘什么时候动身去琉璃观?”

  归中秀道:“若不等你的话早就去了。”

  弟云雨有些尴尬,但事情还没办完,只得道:“敢请姑娘再等一小会儿,我去跟连伯伯说几句话。”

  归中秀点点头:“去吧。”

  弟云雨感觉自己像个小媳妇似的,暗自骂了自己一句,赶紧找到了连白葺,商量后连白葺决定自己现在在南离宫跟其余几家沟通,到时候只需征集一下季家和琉璃观的意见就行。

  商量好之后弟云雨就告辞了,同归中秀一起赶往琉璃观。

  俗话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弟云雨这几天来连日奔波,早就举得累了,此刻跟归中秀一起赶路,竟不觉的半点劳累。

  晚上在一家酒店吃酒,归中秀豪气云天颇具男儿气概,反观弟云雨却没有了往日的男儿气概,只觉扭扭捏捏的不似男人。

  归中秀又大碗喝了一碗,笑话弟云雨道:“你怎么像个娘们似得喝酒?”

  这弟云雨尚未答话就听得一个人道:“不错,喝酒正应该大口痛饮,哪能小口浅尝?”

  弟云雨与归中秀一起望去,只见一个中年书生微醉的在一旁边喝边说,弟云雨皱了一下眉,归中秀却笑道:“兄台说的不错,正该大口痛饮。”

  那书生看了归中秀一眼:“前些日子碰到了一个和你一样漂亮的女子,虽然表面冰寒无比,喝酒却也痛快的很,有趣的是她的名字竟然跟我有些相像。”

  归中秀问道:“敢问兄台大名?”

  那书生笑道:“那女子名为花中仙,而我却是酒中仙,你说相像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