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看#H正z%版章4节{上b酷匠{H网GQ

  杨国忠扑通一声跪了下来:“皇上赎罪,臣当时见郭子仪李光弼在河北取胜,认为安禄山大势已去,才进言让哥舒翰将军收复洛阳,绝不敢有二心啊。”

  唐玄宗不理杨国忠,径直走向前方,两名侍卫拦住道:“皇上,前面人杂,怕有安禄山的刺客潜伏,皇上还是回轿中休息为好。”

  唐玄宗大怒:“混账,你们也敢对朕吆五喝六?还不快给我让开!”

  侍卫见玄宗发怒,不敢言语,让出一条道路来。

  唐玄宗走至前方,见地上齐刷刷跪了一地的百姓,请求督战前线,请求斩首杨国忠父子。

  兵士们见玄宗过来,马上跪了下来,喊道:“吾皇万岁,还请遵照民意,杀了杨国忠,回军前线。”

  唐玄宗见众人如此,知道杨国忠定是犯了众怒,想起自己年轻时候力抗武氏,保全大唐,还使得百姓一度赞叹开元盛世,晚年却先宠李林甫,再信安禄山杨国忠,实在愧对列祖列宗,心中不胜唏嘘,竟一时愣了下来。

  唐玄宗愣了一会,抬头看见兵士和百姓还跪在面前,没有办法,只得说道:“立即诛杀杨国忠父子。”

  发了命令,唐玄宗回头,见得杨贵妃在不远处,泪眼婆娑,唐玄宗不由心一软,却立刻又看到跪在地上的百姓,心中无奈,叹了口气,走向杨贵妃。

  这杨玉环虽然略胖,却生的十分貌美,有西江月为证:杏眼微露秋波,樱口只含玉齿。粉面偏有柳叶眉,浑欺貂蝉丽质。睫毛只盼飞燕,玉鼻偏动西子。各各相配总得宜,徒夸罗敷美丽。

  杨玉环见得如此场景,知道保不住杨国忠父子,只觉心中难受,却又想看哥哥和外甥最后一面,于是驻足不动。

  侍卫将杨国忠父子架出,那杨国忠此刻竟不在大喊大叫,只是呆呆的看着杨玉环,杨玉环心中凄苦,忍不住哭出声音。

  侍卫架着杨国忠走向远方,不一会儿,侍卫再次回来,提了一个血淋淋的包裹,请唐玄宗过目。

  唐玄宗只是摆了摆手,示意侍卫带下去,然后看了看百姓,却发现百姓们根本没有起身的意思。

  唐玄宗知道他们是期望自己回前线督军,否则唐军必定士气低落。

  玄宗也知道自己已无心打理国家,于是道:“大家快快回去吧,我会令太子李亨带领兵士平反。”

  玄宗下得此令,身心疲惫,只想和杨玉环一起共眠。回头望去,见杨玉环依然站在那儿,俏生生的惹人怜爱。玄宗心头一暖,只想投入她的怀抱,可是四周军士竟依然长跪不起。

  玄宗皱眉道:“还有事吗?”百姓一片静默。

  玄宗道:“为何长跪不起?你们说出来,朕自会办理。”

  这时护驾的龙武大将军陈玄礼跪下道:“臣以死相谏,请求处死贵妃娘娘。”

  百姓们也高呼:“草民以死相谏,请求处死贵妃娘娘。”

  玄宗大惊,怒道:“陈玄礼,朕已处死杨国忠,玉环乃一介女流,何苦为难她?”

  陈玄礼面不改色,道:“自从贵妃进宫,皇上便无心朝政,重用李林甫等人,后更因贵妃的关系,提拔杨国忠为宰相,皇上不要忘了,那安禄山正是贵妃娘娘收的干儿子!

  玄宗怒道:“陈玄礼,娘娘收干儿子是经过朕允许的,你这是在数落朕的不是?要不要朕把自己也处死?”

  陈玄礼叩首道:“微臣不敢,自古内宫不得联系朝臣,微臣一心为了大唐江山,望皇上明察!”

  玄宗大怒,正要发话,听得旁边一道声音传来:“皇上,臣妾愿意赴死。”

  玄宗回头,见杨玉环站在身边,明媚的眼眸里充满了坚定:“皇上,社稷为重。”

  玄宗心口有千言万语,此刻竟无法说出一句,心里充满了苦涩。身为君王,竟无法保护心爱的人。人人想做皇帝,人人都爱江山,可是我只想要玉环,七月七日长生殿,玉环,你与我的海誓山盟,还没有实现。

  玄宗想伸手阻拦,手却怎么也抬不起来,泪凝双眼,最后只是叹了口气,别过了头,哽咽着冒出一句话:“缢死贵妃。”

  杨玉环淡淡的看了一眼陈玄礼,朝玄宗跪了下去,拜了几拜,扭头走向旁边的密林深处。

  高力士叹了口气,跟了上去,准备亲自行刑。

  弟云雨在人群中实觉不忍,觉得既然玄宗要退位,李亨要登基,留不留杨玉环又有什么区别?

  以前弟云雨觉得杨玉环必然一副妖媚之相,整天只知道迷惑皇上,不是民间传闻她与那个肥猪一般的安禄山也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吗?

  哪知今天一见竟只觉得杨玉环清丽脱俗,绝不像迷惑朝政之人,而且杨玉环主动请斩的举动更是大家都看在眼里的,这么的一个女子,真是祸国殃民的祸水吗?

  杨玉环心中悲怆:“对不起,皇上,是臣妾负你。臣妾与你的海誓山盟,臣妾即使不死也无法达到,臣妾愿意一死,下辈子全心全意服饰你。”

  杨玉环想起那个人,不知不觉脚步竟轻快起来,高力士暗叹了一声,跟着杨玉环,进了深处。

  弟云雨心中不忍,竟也悄悄的跟了上去,弟云雨虽然轻功无双,但大内侍卫岂是寻常?陈玄礼偷偷看了一眼弟云雨,然后看向李亨。

  李亨微微摇了摇头,示意陈玄礼不必去管,免得节外生枝。

  玄宗只觉得心如死灰,竟有了赴死的想法,也没注意李亨和陈玄礼的小动作,自顾自的长叹一声,泪如雨下。

  玄宗不顾颜面,竟在百姓面前落泪,众百姓均不忍见,纷纷低下头去。

  杨玉环呆呆站在一棵歪脖子树前,傻愣愣的想着自己的意中人,丝毫不在意即将到来的死亡。

  高力士见杨玉环站着不动,只得自己将白绫系于树上,虽然皇上下命缢死贵妃,但贵妃待自己不薄,高力士也不催促。

  弟云雨在远处静静看着,总觉得这个杨玉环不是大恶之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换血魔衣说:

  史传玉环死于驿站佛堂前,此书为了掩人耳目特地改成了密林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