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云雨带李适出了成王府,为防王府的人第二天找不到人全城戒严,准备连夜出城。却不想在一个胡同撞见了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弟云雨二话没说就拿出太阿一剑劈了下来。

  那人见突然一道剑光压来,也没多想,直接举出了一把刀挡了过来,只听“咔嚓”一声,那刀已断作两截,那人吃了一惊,定睛忘了过来,不由惊叫道:“弟云雨?”

  弟云雨好整以暇,嘿嘿的笑着:“二当家的,别来无恙啊。”

  这人正是风源殿的二殿主,此刻早已被吓破了胆,平时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早已被吓到别人身上,此刻他竟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喊道:“爷爷饶我一命,我定然做牛做马报答爷爷。”

  弟云雨一直在找风中雪,这种机会怎能放过?于是当即封了二殿主的经脉,说道:“风中雪两人何在,你且带我去,不然立马杀了你。”

  二殿主只得道:“我们住在城外的一间破庙,我回去大哥会杀了我的,还请爷爷放了我。”

  弟云雨一瞪眼:“你不去我现在就杀了你,你跟你大哥闹矛盾了?”

  二殿主皱眉道:“紫电到了琉璃观,我和大哥二哥觉得没有紫电打不过你,就准备投靠安禄山,但听说闫怀刘奎投靠了安庆绪,我们不想再和他们打交道,怕这种小人将来暗中给我们一刀,于是我就想投靠安庆恩,可是大哥不同意,说安庆恩没有前途,你说大哥是不是很没眼光?”

  弟云雨笑了:“不是你大哥没眼光,是你大哥把安禄山的私心考虑的太少了,安禄山这么宠安庆恩,怎么会放任安庆绪上位?”

  二殿主忙附和道:“对,对,我也是这么说的,可是大哥却让我闭嘴不让我说,我于是就想,我先来城里投靠了安庆恩,再去迎接大哥。”

  弟云雨冷笑:“就这样?那你回去风中雪不至于杀了你吧?”

  二殿主咬了咬牙,才一狠心似的说道:“我怕安庆恩不接受我,偷了大哥的迦叶真经。”

  弟云雨和他的小伙伴李适这次彻底被惊呆了,弟云雨问道:“迦叶真经怎么会在你大哥那儿?”

  二殿主道:“尚可为当时被追的急,哪有足够的时间藏经书?我们后来又去了梅花客栈,在一张桌子的下桌面发现固定了一本书,正是迦叶真经。”

  二殿主很识相,马上掏出了迦叶真经,递给了弟云雨。

  弟云雨得了迦叶真经,让三殿主指了路,就放三殿主去了,自己却带着李适马不停蹄的赶到了风中雪暂住的破庙。

  此时天已大亮,风中雪和三殿主被困破庙,弟云雨的太阿一挥,竟然生生的毁了破庙。

  风中雪也算一代枭雄,却丧生在太阿剑下。弟云雨收了太阿,去破庙三里外的一个林子里接了李适,问道:“小子,你去哪儿?现在已经六月十号,你要不要去南离宫看看你媳妇大宴宾客?”

  李适道:”什么她大宴宾客,是我们的婚礼却是要在那儿举行,最近长安不太安稳。“弟云雨对此似乎不在意:”那咱一起去南离宫?正好我要去还剑呢。“李适却道:“可是我不放心父王和爷爷,潼关被破,长安随时可能有兵祸。”

  弟云雨不耐烦了:“大老爷们婆婆妈妈的,到底你要去哪?”

  李适毕竟只有十五岁,此时犹豫不决,弟云雨只得道:“先别想了,我去附近镇子找个店,我休息一下,你慢慢想。”

  李适也是一晚上没睡,于是弱弱的问道:“我能也休息一下吗?”

  弟云雨无语之极:“可以,不过醒了就要决定去哪儿。”李适点了点头,以示同意。

  *)酷》b匠-E网《D永x@久…免!费=看,1小7说

  两人休息了半天,醒来后李适决定先回长安看看。弟云雨本来打算去南离宫,但又不放心李适,只得道:“反正是你的婚礼,我便陪你走一趟,你肯定也要去南离宫,到时候一起吧。”

  李适点点头:“可以让连伯伯推迟一两天婚礼的。”

  弟云雨心想:“到底是他妈的皇族,那么多人去参加他的婚礼,说推迟就推迟,没一点愧疚的样子。”

  可弟云雨没多说,毕竟这小子是主战派李亨的孙子。

  两人赶到长安的时候已经十二号上午了,李亨邀请弟云雨入府,弟云雨也没推脱。李亨随即又安排人去给连家送信推迟婚礼。

  然后对李适和弟云雨说了一个惊天大秘密:“皇上打算逃出长安。”

  李适吃了一惊,大声道:“万万不可,长安一失,军心必定大乱啊。”

  李亨道:“皇命不可违啊,我已联系陈玄礼,我们认为暂时不能违抗皇命,待大军困乏,然后齐哀兵之势,聚百姓之命,逼迫皇上斩杀杨氏兄妹,这样或许还有转机。”

  李适毕竟年龄还小,哪里知道李亨此时巴不得玄宗出逃,然后自己便可名正言顺的继位。

  李亨见李适点了点小脑袋,此刻笑道:“本来我还没个合适的人选,现在觉得你正合适,我们会在马嵬坡请命,你现在去当地游说当地民众,待皇上逃至那儿,一起请命。”

  李适见李亨给自己这么重要的任务,心里微微兴奋,急忙应道:“遵命!”

  李适同弟云雨休息了片刻,便立刻赶往马嵬坡。

  果然第二天玄宗就出逃了。

  唐玄宗携百官及部分家眷行至马嵬坡,心里稍稍放松,心道:“这安禄山得了长安,该不会追着我不放吧?”正自沉思,听得前方喧哗不断,便问道:“前方何事喧哗?”

  前方回来的士兵答到:“百姓路上拦车,请求皇上前线督军,请杀...”说到这里看了看旁边的杨国忠。

  杨国忠冷汗瞬间流了下来,道:“皇上三思啊,臣一直对皇上忠心耿耿啊。”

  唐玄宗叹了口气,道:“是我一时糊涂,你与安禄山不和,三番四次提醒我安禄山有野心,我却一直不信。”

  杨国忠松了口气,道:“正是,臣是竭尽心力为了大唐江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换血魔衣说:

  安庆恩的成王是我杜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