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救人

  弟云雨找到了劫镖地点,却没有发现风中雪的踪迹,反倒是发现了另一伙人——应该是闫怀、刘奎的踪迹,由于他们两个策反了一部分镖局中人,所以人比较多,脚步印记非常明显。

  弟云雨顺着脚印摸到了附近,经过打探,确定了这批身穿镖局服装的人去了洛阳。

  弟云雨知道洛阳早已成了安禄山的地盘,无疑这群盗得十八兵阵图的强盗已然投靠了安禄山(此时的安禄山早已称帝)。

  弟云雨虽然对玄宗现在的不作为非常不满,可也不愿看到安禄山当权。于是决定凭自己的轻功去将十八兵阵图偷回来。

  弟云雨没多久便赶到了洛阳城,知道安禄山住在洛阳皇宫,于是打听了一下前来见父皇的安庆绪的军营,便飞奔而去。

  六月初的天气不是很热,却也抵不住兵士们敞开衣襟吃喝,弟云雨不知如何混了进来,正扮作一个小兵在晃悠,天色将晚,兵士们在营地吃喝赌博,弟云雨一会来这儿喝一碗,一会去那喝一碗,嘴里还说着不知道哪个地方的语言,这些兵士却没一个怀疑他身份的,毕竟这两年经常打胜仗,充军充的厉害,好多新兵蛋子。

  这时突然听到中间的元帅帐里有人喊道:“加点酒过来!”

  弟云雨虽然有些微醉,却还记得自己的目的,赶紧搬了两大缸酒过去。

  一个侍卫似的人正要接酒,却听得弟云雨醉醺醺的道:“兄弟,在里面可不舒服吧?外面弟兄多,多热闹啊。”

  那侍卫皱了皱眉,却对弟云雨的称呼和话都不在意,以为是他喝醉了,于是道:“你们爽快吧,咱这任务在身啊。”

  弟云雨笑道:“你去喝几杯,我去替你倒酒。”

  那侍卫有些意动:“你这么醉怎么倒?惹怒了太子你承担得起吗?”

  弟云雨笑道:“不妨事,兄弟我还连个酒都不会倒吗?我就说你中午吃了冷肉,拉肚子去了,太子殿下不会追究的。”

  弟云雨已在营中打探到今日(六月初九)崔乾佑攻占潼关,哥舒翰被部将挟持至洛阳,投降了安禄山,心里很是悲痛,决定去偷了十八兵阵图后营救一下哥舒翰,可惜众人都知道哥舒翰关押地点,却不知道十八兵阵图的事。无奈之下弟云雨才决定冒险,混进安庆绪大营。

  那侍卫本就是安禄山收编的突厥士兵,性好喜酒,哪儿还忍得住,马上答应了一声,出去饮酒去了。

  弟云雨来到帐中,只见中间坐着一个剑眉横目的魁梧男子,两边坐了一些人。弟云雨料定中间那个就是安庆绪,却不想长的这么雄壮,不似其父臃肿。安庆绪看了一眼弟云雨,似乎有些不满换了个人,不过好像顾忌些什么,并没有出声责怪。

  那下首一人道:“太子殿下,还望早作谋定啊。”

  安庆绪喊了弟云雨过去,倒完酒之后才说道:“安庆恩不足为虑,他一没带过兵,二没读过书,父皇不会目光这么短浅的。”

  那人冷笑了一声:“太子殿下此言差矣,皇上对那位的宠信可是日益加重的,今日哥舒翰来降,皇上可是带了那位一起去见的哥舒翰。”

  安庆绪冷哼一声:“哥舒翰根本不是真心归降,父皇早晚会斩了他,至于安庆恩…”安庆绪思索了一会,才说道:“今天有人给我献了几个兵阵图,此是大功,想来父皇会考虑我的功劳的。”说到这儿看了一眼弟云雨:“你先下去。”

  弟云雨只得走了出去,却在营帐外面看了一下,立刻溜到了营帐后面,偷偷听着。

  只听安庆绪又道:“兵阵图我此刻在我身上,明天我就面见父皇,呈上此图。”

  却听得那人道:“今天不仅抓来了哥舒翰,他们还送来了一个人,这个人可是不简单。”

  安庆绪道:“谁?”

  那人道:“广平王李俶的长子李适(KUO)。”

  安庆绪大惊:“此事当真?李适可是李亨的长孙,我看李亨这下怎么办!”

  那人道:“太子所言甚是,可惜皇上并不看重李适。皇上觉得长安唾手可得,李隆基李亨迟早兵败,于是这李适竟交给了那位处理。”

  突听得一声拍桌子的声音,似是有人站了起来,只听得安庆绪道:“父皇怎可如此行事?李适是个重犯啊。”

  弟云雨知道事不宜迟,这李适必须解救,这李适不仅是李亨长孙,更是舒素莲的未婚夫婿,是除了廉王之外朝廷和江湖的又一个连接点,怎么能被擒?

  弟云雨不由暗自骂李适:“你大爷的,不好好在长安等着连家媳妇上门,跑潼关凑什么热闹,舒素莲可是在南离宫大宴宾客,到时候听说你被抓了,还不哭死。”

  弟云雨知道安庆恩的王府在哪儿,于是急忙趁着夜色赶了过去。

  王府里不时有士兵巡逻,弟云雨虽然焦急但也溜不进去,只好埋伏在墙边等待机会。

  不多时,只听到一个士兵道:“今天成王(安庆恩)似乎很高兴也不知道因为什么。”

  另一个士兵道:“还不是皇上送了他一个少年囚犯。这囚犯会被好多有趣的顺口溜,就被成王带回来了,现在就在成王旁边的屋子住,成王可重视他了。“两个士兵边说边走,不多时便远去了。弟云雨瞅准机会,一下就窜了进去。

  行的不远,却见一个少年鬼鬼祟祟的躲在假山后面张望,弟云雨一乐,这他妈的不就是那个小滑头李适吗?

  f◇酷匠网…首a、发

  弟云雨轻巧的一踮脚,便到了李适旁边,李适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个突兀出现的青年,却知道不适合大声喊出来,愣了一会才小声的问:“你是父王派来的救兵吗?”

  弟云雨挂了一下他的鼻子:“我不是你父王派来的,我是你媳妇派来的。”

  李适不由脸红了一下,心道:“都是父王要和江湖联姻,自己猜才刚十五岁就要结婚。”

  弟云雨也不调笑他,一把拉住他,道:“我带你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换血魔衣 说:

  唉,牵扯历史人物的真不好写,搜了一晚上资料才写这一章。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