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落叫道:“放心,我不杀你,我师伯说了,不杀小孩,不杀女人。”

  风起也叫道:“雨落想你想的紧,怎么可能杀了你!”

  `看正版Ab章节上R酷%&匠网PZ

  应华听得雨落叫自己小孩,心里不乐意,叫道:“你才多大,还说我小,你们白家难道不去连家么?你们却在这儿!”

  雨落停了下来,跳至一旁,道:“我师伯师父都会去,我师弟也会去,我俩自由的很,想去就去,你要去么?我俩可以陪你一起去!”

  风起叫道:“你爱陪你就陪,我可没答应。”

  应华头大如牛:“这两个姑奶奶一起,整天只剩下事端了。只是眼下没有机会走,可以实行缓兵之计。”便道:“好啊,有两位姑娘作陪,求之不得呢!”

  雨落道:“那好啊,我们一起去南离宫吧。”

  风起无奈的翻了翻白眼,对应华道:“你一副叫花子样她都能看上你,真不知道她什么眼光。”

  应华不满道:“我什么样?不够帅气?别等我见了你口中的小师弟,连样子都没有。”

  风起笑道:“啧啧,我小师弟可不仅有模有样,还比你个小乞丐帅多了。”

  雨落却打断了二人的话,道:“快走吧,到了南离宫就能见小师弟了。”

  应华苦思冥想自己的脱身之计,却实在没有好的办法,正向前走着,却听到一个声音道:“小乞丐,见风中雪那三个兔崽子了吗?”

  应华望去,见是弟云雨,便道:“你这么好的轻功还能跟丢他们?”

  弟云雨尴尬的挠了挠头,道:“那几个兔崽子来了个金蝉脱壳,我把风源殿翻了了底朝天才发现他们早他妈的溜走了。”

  应华笑了笑还没答话就听到雨落道:“中午我就见三个家伙鬼鬼祟祟的,莫非就是风中雪他们?不过你这功夫也太差了,让人家跑了半天了你才找过来。”

  弟云雨一听更尴尬了,心知自己见了风源殿的疾风诀心痒难耐,研究了好几天才想起来找风中雪三个人,早已耽误了时间。于是便道:“是啊,这三个家伙太狡猾了。既然中午他们来过这儿,我这就去寻找他们。”说完就不见了踪影。

  雨落咂了咂舌,说道:“这家伙轻功这么好。”

  应华却是觉得这小伙子轻功比上次又精进了许多,不仅赞了一句。却也知道弟云雨前几天就开始追杀风中雪,竟一直追到了现在却说那弟云雨像无头苍蝇一样乱找,眼见天色渐渐黑了下来,思索着是不是该寻一处休息之地,却见到地上一串血迹向前延伸。

  弟云雨手持太阿,又依仗轻功无双,自然有恃无恐,便追着血迹追了下去,待来到树林深处,天色已然暗了下来,弟云雨见血迹已到了尽头,却不见有人,就像这人突然消失了,不禁疑惑起来。

  弟云雨四处忘了一下,觉得天黑更不利于找人,便打算离去,却突然听到一声:“小伙子,帮帮忙。”

  这声音异常虚弱,却突然出现在身边,弟云雨吃了一惊,要是敌人怕自己早已死了,于是一阵后怕,慌忙像声音来源处看去,嘴里却说着:“大伯,会吓死人的。能不能先出气再发声?”

  弟云雨只见左侧草堆对了一下,从里面露出一个人头来。

  弟云雨忙去将那人扶的坐了起来,看了看那人的服饰,问道:“你是祥瑞镖局的人?”

  那人缓了许久,才道:“不错,我是陈人帆。”

  弟云雨吃了一惊:“陈总镖头?谁伤你伤的这么重?”

  陈人帆又缓了缓道:“我撑不了多久,虽不知你品行如何,但只得托付于你。”

  弟云雨道:“你伤势颇重,要不我去给你找一大夫?”

  陈人帆笑笑:“不必了,撑不过的,但你有这心,说明我这次找对人了。”

  弟云雨道:“陈总镖头但说无妨,我弟云雨一定办到。”

  陈人帆却皱了皱眉:“你叫弟云雨?”说着疑惑的看了看弟云雨手中的剑。

  弟云雨马上道:“这是太阿剑,我从秦灵那儿借来用用,杀了风中雪就还给他的。”

  陈人帆表情突然狰狞了一下,道:“风中雪!”

  弟云雨见这表情,当即问道:“莫非陈总镖头是被风中雪三兄弟所伤?”

  陈人帆微微点了点头,道:“不错,风中雪三兄弟加上我镖局的闫怀、刘奎是主谋。”

  弟云雨马上义薄云天起来:“陈总镖头放心,我一定替你报仇!”

  陈人帆道:“我所托不是报仇。”陈人帆颤颤巍巍从怀中取出一物,道:“这是我陈家的八路刀法,希望你有机会把他送到我孩儿阳儿、林儿手里。”

  弟云雨点了点头:“定不负所托。”

  陈人帆又道:“这次丢了镖局两样东西,若落到安禄山手里,我百死难辞其罪。”

  弟云雨问道:“什么东西?”

  陈人帆道:“一样是送去苏家的紫电剑,一样是送去廉王府的十八兵阵图。”

  弟云雨吃了一惊:“这是谁托的镖?这么重要?”

  陈人帆道:“苏云飞。”

  弟云雨正疑惑苏云飞怎么有这两样东西,却听得陈人帆咳了几声,只听陈人帆道:“小兄弟一定不要让这三样东西落入安禄山之手。”说完再无力气,又躺了下去。

  弟云雨慌道:“总镖头撑住。”

  陈人帆摆了摆手,掀开了旁边的草堆,露出一个已亡的妇人,然后在那妇人脸上摸了摸,又伸手拉住了那妇人的手,竟缓缓闭上了眼睛。

  弟云雨也没打搅,知道陈人帆这是要去了,在一旁默不作声。

  这时天色已完全黑透,弟云雨点了火堆,然后再旁挖了大坑,将二人放了进去,填完土已经大半夜了。弟云雨艺高人胆大,竟在火堆旁沉沉睡了过去。

  第二天天色大亮,弟云雨却怎么也忍不住了,打开手中的八路刀法,嘴上道:“陈总镖头,你也没说不许我练,我看看不要紧吧?”

  弟云雨虽然是武学奇才,悟性奇好,却也不是短时间能悟透八路刀法的,毕竟陈人帆才学得两路。

  但弟云雨毕竟非同寻常,在这儿待了两三天,竟被他似模似样的用太阿使出了一路,弟云雨这才想起风中雪还未解决呢,于是又匆匆的寻找风中雪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