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两个姑娘在林子旁的小路上边走边争,一个道:“刚才那三个鬼鬼祟祟一准是坏人你为什么不让我杀了?”

  另一个道:“那应华狡猾的跟咱俩一样,咱抓到他之前不能有太大动静,有人说看到他来了这山上,咱要杀了那仨,应华听到动静就跑了。”

  第一个又说:“他跑得了和尚跑得了庙么?我就不信咱俩还逮不到他。”

  第二个道:“你整天就会就自以为是,他打不过咱俩,可咱俩也打不过他啊,我只怕找到了也抓不到!”

  第一个又道:“你整天就会灭自己威风,他又不是三头六臂,有什么抓不到的,哼,我抓到非狠狠揍他一顿不可!”

  那两个女子都身穿绿色衣服,长的清秀可人。应华见了却跟见了鬼似的,偷偷向林子深处溜去。

  那两个女子依旧边走边说,渐渐的远去了,应华从林子深处探出头来想道:“风起和雨落两姐妹到这儿干嘛?”

  原来那两个女子正是白家白枫收的两个徒弟,两人一个叫做雨落,一个叫做风起。

  应华见两人去的远了,心里惦记着风源殿劫镖的事,就径自下了山,去寻风中雪了。

  应华下得山来,四下望去竟没有踪影,应华也不知风源殿在何处设伏,左右想了一下,向南迤逦而行。

  应华走得片刻,依然四下无人,心知走错了方向,忙转了回去,向北赶去。

  行过下山那路没片刻,便听到前方传来一声声的惨叫,应华忙赶将过去,风源殿三位殿主和十几个镖局模样的人在一旁站着,一个灰衣大汉正拿刀砍向一个女子。而旁边也躺着十几具尸体。

  这女子浑身鲜血,已然受了重伤,应华来不及多想,随手在地上抓了一个石子扔了出去。

  应华人称童丐并不是徒有虚名,这灰衣汉子只觉一股强劲的内力击偏了刀刃,定睛看去,一石子滴溜溜的在地上乱转,灰衣汉子吃了一惊,喝道:“谁?”四下望去,哪还有应华的影子。

  那女子见得了机会,拔腿就跑,却不料拉下了一个锦盒,灰衣汉子见锦盒在地,忙捡了起来,道:“剑还在她手里,快去追!”

  风中雪听得此话,慌忙追去,老二也忙赶上,老三看了看锦盒,也追去了。

  那些镖局模样的人正准备追去,却听得那灰衣汉子说道:“不要去追,我们想要的已经到手,再去送性命不太划算。”

  应华顾不上理这些人,心里担心那姑娘的安慰,忙从草丛里偷偷追上前去。

  风中雪三人的轻功极好,没一会便追上那女子,正欲下手,却发觉背后有石子袭来,三人忙回手阻挡,各各打下一枚石子来,三人喝道:“何方妖人,鬼鬼祟祟的算什么?”

  吼了一阵,四下无人搭理,回首望去又发现那女子已然远去,正欲追去,老三叫道:“大哥,前方可是我们的老邻居,琉璃观啊。”

  老大跺了跺脚:“在她进观之前拦住她。”三人又追上去,却远远看到那女子敲开了观门。

  应华说到这里停了下来,看着桌上已经啃完的鸡骨头,道:“后来没什么事了,我进观被未央子发现,出来时撞到了你。”

  季月玲道:“既然仙儿救了父亲,想必父亲不会有危险。我这三妹从小练就一身功夫,却从未踏足江湖,此次竟然出了山,我还是得过去看一看。”说完看了看应华,道:“只是你怎么看出我是季月玲?还有紫电不是要送给苏家吗?怎么会送来琉璃观?我听观内弟子说是要送给贞元子的啊?”

  应华嘻嘻笑道:“你身份的问题,最关键的破绽在谷雨群那里,他答应救治却出尔反尔,这与他一贯的做事风格要矛盾,天下人都知道,他孙子谷云不学无术,游手好闲,他十分不喜欢,他说要你嫁给谷云明显是一个托词,那他为何要出尔反尔?答案只有一个:你没有失忆,而且他不敢直接暴露你没失忆的事实,所以他选择了这种委婉的说法来提醒贞元子。而贞元子显然也明白,所以带你回来,说去找莫非,你信么?谁都知道谷雨群接手过的病人莫非不会接手,他贞元子还没这个能耐让莫非破例。”

  应华啃了一口烧鸡继续道:“你的身份确实是个问题,能让谷雨群害怕虽说不多,但也不少,未央子可能这点不明白,但贞元子却一定明白。谷雨群只是把了脉就知道你的身份,想必你的经脉十分奇特,先天奇特的太过少见,后天改造的只有尚可为门徒。我不知道尚可为为何在婆娑混元教中,却知道他肯定是你们季家三个姑娘的师父。”

  季月玲笑了笑:“不错,不过尚师傅并不是我们姐妹三个的师父,只是教了我跟我姐姐一些功夫,有师徒情谊,无师徒之名。而其中正有改造经脉的易骨手,我三妹却从未学过他的功夫。”晓妮叹了口气,又道:“不过既然琉璃观知道我的身份,我也不继续装下去了,正好去梅花镇看看我父亲和大姐。”

  应华却问道:“为何你三妹姓花不姓季啊?”

  季月玲看了看应华,道:“这是我们的家事,不方便告诉你。”

  应华心中失望,道:“那你快去梅花镇吧。”

  p酷s匠N网唯“i一M正&版3,其他都是t盗q版

  季月玲道:“那好,我过去看看父亲大姐伤势,后会有期。”说完转身走了。

  应华见季月玲走的远了,从五里亭里出来,思虑道:“今天已经五月底了,六月十三连云敏大婚我得去一趟赶热闹,这七月七日的以剑论道我也要来赶热闹,现下还是先赶往南离宫吧。”

  这南离宫在大唐南方,应华思虑至此,便向南行去。

  没走得几里,见前方路上走过来两个女子,应华见了,正要扭头走人,听得一声娇喝:“应华,哪里去?”

  应华听得身后一道剑气袭来,忙矮身躲过,叫道:“雨落,有话好好说,动刀剑干嘛?要了我的命整天都有叫花子骚扰你。哎,风起,风起,你也不来管管你师妹。”说着又躲了雨落几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