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雪见来势汹汹,侧身跳了过去,然后,地上就出现了一个深深的剑痕。风中雪见弟云雨功夫不错剑又犀利,知道讨不了好,转身出了门,用的正是疾风诀,走时还喊道:“弟云雨,算你狠,后会有期!”

  弟云雨见风中雪逃了出去,笑道:“真听话,我这就会会你的疾风诀!”说完追了出去。竟是一眨眼就没了影。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只见弟云雨又勾了回来,对着秦灵叫道:“太阿拿走用几天,六月十三南离宫还你!”说完又不见了影。

  秦灵心中苦笑:“六月十三南离宫连家小姐大喜之日,他此番前来中原一是为此,二是为了七月七日八大家以剑论道。不过,这弟云雨到底是何方神圣?”他思索了一下,便放弃了,因为余不理依然要杀季时。

  余不理见弟云雨与风中雪都离开了,便冷笑道:“我看这次谁来救你?”说完挥扇要打,却在此时听到一句女声:“我看谁敢动他!”

  众人望向门口,只见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走了进来,虽然十四五岁,却已出落的楚楚动人,一张俏脸令人望而生寒,一身白衣更增气质,她除了那句话便再无一句话,只是用一双冰冷的眼睛望着余不理,余不理竟被望的生生打了一个冷战。

  有人形容此女子道:杏眼不动而摄人魂,樱口紧掩更荡人魄。玉手无一丝杂糅,纤腰增几分纤楚。浑身纯白只欺一头黑发,冰雪严寒独惧如此美人。

  余不理正自羞愧,觉得打这个冷战有辱身份,而且两次挥扇都没能杀了季时也有些憋屈,正准备说些什么,却听得季月晴叫道:“仙儿!”

  余不理不认得这女子,也没听说过谁叫仙儿,但这姑娘身上寒气逼人,功夫定然不弱,便道:“姑娘,这季时勾结胡虏,实在该死,不知姑娘为何阻拦。”

  那姑娘继续望着余不理,缓缓道:“他是我爹。”

  酷匠网正:}版首发U1

  余不理吃了一惊,素闻季家三姐妹,只有季月晴在江湖名声颇响,却不料这个姑娘看起来比季月晴都要胜出一筹。于是问道:“不知是季二小姐还是季三小姐?”

  那姑娘冷冷道:“我不是季二小姐,也不是季三小姐,我叫花中仙。”

  余不理心下吃惊:“莫非这花中仙是季时在外所得?居然不姓季。这季时真是个大色狼。”

  这时听得季月晴道:“三妹,这是何苦?父亲一直爱着你们母女的啊!”

  花中仙冷冷道:“季家与花家不是一家!”

  余不理恍然,原来这花中仙正是季三小姐,不过貌似家庭不太和谐。

  季月晴继续道:“三妹,他始终是你的生身父亲啊!”

  花中仙道:“如若他不是我生身父亲,我岂会管他的死活?”

  季月晴叹了一口气,不再说话。

  季时自始至终紧绷着脸,不发一言。

  花中仙又道:“今日是谁伤了我父亲我不予计较,但现在我要带走我父亲,谁若是阻拦,我定不客气!”

  余不理虽说觉得花中仙功夫很高,可他觉得自己功夫也不低,于是便道:“这季时私通胡虏,我今天绝计不会放走他!”

  花中仙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挥了挥衣袖,余不理只觉得一阵寒风袭来,忙运功去挡,岂料这寒风竟化作细针一样,钻入了余不理体内。

  余不理只觉得寒冷无比,立马运动驱起寒来。

  花中仙冷冷道:“谁还有意见?”

  应华本来还一直在对弟云雨教训自己的事愤愤不平,见这花中仙一招制住了余不理,心下暗惊,却也没有惧意。只是暗自嘀咕:“功夫不错,相貌也不错,将来说不好是我老婆。”既然是自己老婆,应华当然不愿忤逆了花中仙的意思,而秦灵也不想看季时死去,于是一致的选择了沉默。

  花中仙带着季时季月晴出得门来,看了看搀着季时的季月晴:“你们两个受伤颇重,还是在此疗伤,前面有家一沉楼,你们可以暂居,你们派人通知杨正勤过来保护你们。待到杨正勤过来,我就离开。”说完当先走向一沉楼,竟也不搀扶一下姐姐或者父亲。

  应华随即也出了门,有心搭讪花中仙,却又觉得搭讪美女掉了自己身价,于是思量一番,向南行去,他虽是一个小乞丐,却是丐帮少帮主,也需去南离宫道贺。

  这一日来到一座山脚下,突然听得前方有人走来,似在商量什么事情。应华忙躲到一旁草丛里,过得片刻,只见东方走过来三个人,正是风中雪以及风源殿另外两个殿主。

  只听得老二叫道:“那厮不过仗着剑好,居然毁了风源殿赶走了咱们的弟子仆人,大哥你不是说那剑是秦家的吗?咱等他还了剑给秦家,好好收拾他。”

  风中雪冷哼一声:“你真觉得弟云雨只是剑利吗?再说谁知道他会不会还给秦家?咱们得找一把好剑,一来应付他的太阿剑,一来增加自己的实力。”他那天走得早,并未听到弟云雨六月十三会去还剑。

  老二道:“可是咱去哪找一把利剑?”

  风中雪道:“紫电至尊青霜勇,龙泉称霸太阿雄。这四把剑,龙泉在南离宫,青霜不知所踪,我们只能打紫电的主意。”

  老三有所疑虑:“紫电可是在南海归天霸手里啊,我们怎么取得?”

  老大笑道:“已经不再归天霸哪儿了,苏云飞趁归天霸闭关,去森魅岛偷了紫电,可是被归天霸的女儿归中秀发现了,两下大打出手。谁知这归中秀竟功夫奇高,与带着紫电的苏云飞斗了个两败俱伤,归天霸提前出关,苏云飞逃走,而归天霸因救治女儿无暇去追,导致紫电丢失。但却不知为何,苏云飞竟托祥瑞镖局护镖送紫电到潼关。所以,这剑,在陈人帆手里。”

  老三依然有所顾虑:“那我们劫了镖,岂不是得罪了苏家?况且陈人帆的八路刀法,也不好对付啊。”

  风中雪冷笑:“苏云飞此次盗剑没有告诉任何人,苏家人并不知情,就算知道了,咱惹不起,还躲不起吗?苏家的轻功可没咱的疾风诀好。至于陈人帆,他的八路刀法最多只练成两路,何惧之有?”

  老三道:“这苏云飞去盗紫电,苏家人都不知情,大哥从何得知?这消息来源是否可靠?”

  风中雪笑道:“三弟放心,陈人帆自诩正人君子,怕私吞紫电坏了镖局名声。可惜他属下可不这么想,我堂弟在他手下护镖,这次想造反劫镖,找了我做帮手。于是就告诉了我这些。”

  老三道:“那到时候这剑归谁?”

  风中雪笑道:“自然归我们,他说除了紫电,还有一大笔银两,他策动一些人跟他一起造反,他们只要那银两。”

  老三沉思道:“多少银两值得他们反出祥瑞镖局?”

  风中雪笑道:“这个何必在意,咱们只要得到剑就行了。”

  老三隐隐觉得有些不妥,可又不知何处不妥,只得放弃思考,道:“那镖局现在走至何处了?”

  风中雪道:“很快就到了,山脚下的路是他们毕竟之路,我们约定好就在那儿动手。”

  老二插嘴道:“那还不快走,磨蹭什么。”

  应华听得三人脚步声渐行渐远,就从草丛里探出头来,想道:“这风中雪要去劫紫电,肯定很热闹,我得去看看。”

  没走的两步,觉得内急难耐,急忙跑向一旁的树林。

  四下看看无人,就拉下裤子,美美的小解起来。

  小解完正准备去看看风源殿劫镖的事,却不想发生了意外:他看见了两个女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