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可为笑道:“贱命有一条,经书却没有。”话未说完,只见尚可为右手一扬,漫天针雨洒向了季时,尚可为虽说人称酒中书生满天针,可一次洒出这么多银针,怕是体力已然不存,季时不敢轻心,右手画弧,左手挥袖,竟将漫天针雨抵挡在身体寸许之外。

  季时缓缓运功,将针雨的旋力消耗掉,刚松口气,将针雨撒将地上,突然听得季月晴叫道:“爹爹,小心!”

  原来尚可为竟趁季时运功对付针雨,不等气息缓过来,就跳了了过来用尽余力拼命对季时挥出一掌。

  季时本就看到尚可为跳来,仓促间连忙挥出一掌,两人都是功力不足,季时吃了一个一心二用的亏,两人竟相持起来。

  余不理见尚可为体力不支,叫道:“尚兄,我来祝你一臂之力!”说完,跳至尚可为身后,向尚可为送出真气。

  季月晴虽见季时危险,但却不愿欺负自己师父尚可为,但对余不理却没有情分,于是对余不理叫道:“余不理,先吃我一掌?”说完跳将过去,对着余不理挥了一掌。

  余不理见季月晴来势凶猛,慌忙中撤出一掌,迎向季月晴的手掌。季月晴年岁最小,只有十八九岁,真气自然不及余不理深厚,而余不理却是兵分两路,竟与季月晴也相持起来。

  秦灵左右为难起来,他和季月晴一见如故,自然不能和她作对。而看起来似乎尚可为余不理占着民族大义的理,他该帮谁呢?而他旁边的中年汉子此时看着场中,两眼炯炯有神。应华在啃不知道哪些食客留下的猪蹄,看起来似乎对场中的争斗漠不关心,边吃边嘀咕:“大清早的吃猪蹄,真他妈的浪费。”

  而季时却越来越吃力,毕竟自己一心二用内力不调,后余不理又传输给尚可为真气,这样一来,季时竟逐渐落了下风。

  季时觉得形势对自己越来越不利,不多时,便倒飞了出去,狠狠摔在地上,口吐鲜血,漫天针雨刷刷的落到了地上。

  季月晴因为父亲突生意外,心神不稳,竟也被震飞了出去,面巾掉在一旁,露出一张绝美的脸庞来,只是嘴边的鲜血显示了她的狼狈。

  后有好事者填词专言第一次在江湖上露出脸庞的这一刹那:眼欺点漆,眉扫新月。莲萼粉面含玉口,只多一行残红。指收白玉,身聚黑布,杨柳纤腰拢金带,斜挂两枚玉佩。

  那尚可为见季时重伤,上前走至季时旁边,蹲下道:“教主,以前很多人对你颇有微词,我却知道你是心高气傲自己有自己的想法,可这次,你投靠安禄山,实在是……”话未说完,却吐了一口鲜血,倒地而亡。

  原来季时竟趁此机会,用自己随身携带的寒月刃偷袭了在他身边说话的尚可为,尚可为以为季时油尽灯枯,竟未提防。而寒月刃又有剧毒,尚可为一世英雄竟然就这样陨落。余不理见尚可为突然死去,跳将上来,叫道:“贼子,你竟然如此卑鄙!”说着挥起了腰间斜插的折扇,正准备发力杀了季时,却听得几个声音同时叫道:“慢着!”

  余不理一眼眼望将过去,一个喊慢着的是季月晴,父女情深,余不理理也不理,望向另一个喊慢着的人,秦灵。秦灵被余不理看的发毛,硬着头皮说道:“这季时已然身受重伤,得绕人处且饶人。”

  余不理冷哼一声:“只怕你是被这妖女迷了心智吧,季时勾结胡人,死有余辜。”说完不在看秦灵,看向第三个喊慢着的人,那位中年汉子。

  那汉子见余不理看向他,说道:“这季时勾结安禄山,定有情报,希望余公子将季时交给在下。在下廉王府铁凌云,这季时,能否让我带去交给廉王?”

  余不理道:“廉王重信义,这季时有叛国之罪,交给廉王自然合情合理。不过,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廉王的人?”

  铁凌云未及答话,听得一个声音道:“铁凌云?你明明是风源殿大殿主风中雪,什么时候投靠了廉王改名铁凌云?风源殿打家劫舍偷鸡摸狗,廉王怎么会收你这种东西!”

  众人抬头望去,见大梁上坐着一个人,十八九岁模样。

  酷*◎匠z`网唯、一\y正h版%,g其G,他K都是w@盗)版

  这人跳将下来,又指着应华道:“亏你堂堂丐帮少帮主,居然看热闹看到现在,人性都哪儿去了?”

  不等应华答话,他又指着秦灵道:“堂堂秦家传人,锦衣玉食,出门还带着太阿剑,你以为天下无敌了么?你以为没人抢你的剑么?”说完竟不见了踪影,再出现时手中多了一把剑,正是那太阿剑。

  秦灵的小丫头涨红了脸,秦灵只得安慰道:“别担心。”却是不敢出声指责那人。

  那人抢完剑又指着余不理道:“季时虽说勾结胡人,但好歹是一条人命,你怎么能说杀就杀?”

  接着又对季时道:“皇上沉溺女色无心朝政,那安禄山同样欺上瞒下草菅人命,你同他勾结能救得了李唐江山么?你偷袭尚可为连我都没意识到,还算有点脑子,怎么都用到歪门邪道上了?尚可为也是一条人命啊!你回去后定要厚葬,不然我就去你教中圣坛上闯一闯!”

  又看了看季月晴:“多漂亮的小姑娘,干嘛要整天围着面巾呢?大夏天的你热不热啊?”

  然后对着周围喊道:“快散了散了!”

  风中雪见这青年来去无踪,知道他轻功非凡,比自家的疾风诀貌似还要高,但他为了报仇,顾不了那么多,便冷笑道:“你是什么东西,也敢妄谈我风源殿,轻功好有什么用?能大的过一个理字么?这季时今天必须得死!”

  那人冷笑道:“风中雪,你当我不知道你的独子曾被季时一掌打死么?要我说,打得好,像你那个仗着你风源殿的疾风诀就随意欺辱良家妇女的儿子,死一百个都不嫌多!偏偏你那可笑的儿子竟欺负到季月玲身上,死了活该!”

  这时季时冷笑道:“风中雪,若不是我今日受伤,你敢来寻仇么?”

  风中雪道:“即使你全盛时期,我风中雪又何惧!”

  这人又笑道:“风中雪,你真当你在江湖上名声很好么?若不是你们三个殿主还有点本事,早就被人灭了。我弟云雨今日就会会你风源殿的疾风诀!”说完拔出手中的太阿挥了出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换血魔衣说:

  不会写打斗场面啊。。。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