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华道:“这位就是未央子不常露面的妹妹吧?”

  舒素莲笑道:“正是贫道。”

  应华忙作了一揖,道:“不知这位姑娘是?”说着指了指正在把玩向日葵的晓妮。

  舒素莲叹了口气道:“这姑娘是我几个月前上山采药救回来的,功夫很好,却是失了忆,只记得自己叫做晓妮,我见她可怜,暂时让她住在观内。”

  应华道:“莫非你看不出她功夫来历?”

  舒素莲道:“她招式极其复杂,西域秦家,婆娑混元教季家,南离宫连家的功夫她都会一些,实在是看不出来。不过我大师兄得知情况,已经带她去了万乐谷求神医谷雨群,奈何谷雨群提了一个要求,却是我大师兄万万办不到的,因此只得将她又带了回来。现在我大师兄正在寻找鬼手莫非,希望莫先生能够救她。”

  应华立马道:“你们先去找了谷雨群,那莫非肯定不会出手。”说着靠向了舒素莲压低声音道:“这谷雨群提了什么条件连贞元子都办不到?你跟我说说,我看看好玩不?”

  舒素莲心中冷笑:“好玩?既然你愿意插手,那就让你来帮我们赶走晓妮吧,反正琉璃观现在不能跟婆娑混元教撕破脸皮。”想到此处,舒素莲笑了笑,道:“此事说来奇怪,那谷雨群一开始是答应救治的,只是把了这孩子的脉之后就变了主意,说是只要将这姑娘许配给他孙子谷云,他就给救治。试想这姑娘并非我观内人,我师兄又如何做的了主?”

  应华听了沉思了片刻,稚嫩的脸隐藏在污垢之内,沉思起来倒是有大家风范:“贞元子回来之后就去找鬼手了?”

  “不错,他走的时候是这样说的。”

  应华看了看晓妮,她正把玩手中的向日葵,似乎对一切漠不关心。心中一阵郁闷:“还玩,就不怕死在这儿,身份都被猜到了还不自知!”

  应华本想一走了之,可是突然又想起来那个冷冰冰的小美女,又犹豫了:“眼前这个既可能是她二姐,说不好是我将来的小姨子,也只好提醒一下了。”想到这儿,应华突然伸手抓向晓妮的向日葵。舒素莲见状似乎吃了一惊,却没有出手。

  晓妮听得风声,斜向后垮了一脚,避过这一抓,然后右脚踢出,竟是反攻了一招。

  应华笑道:“好快的意识。”说完竟避也不避,直接变抓为劈,硬生生劈了下去。

  晓妮见这一掌劈竟后发先至,知道讨不了好,生生撤回脚,叫道:“叫花子,你做什么?”

  应华笑道:“讨教几招而已!”说完又欺步上前,两人斗在一起。

  舒素莲知道应华不会伤人,而晓妮也不会下狠手,便索性不理,向后退了退,空出地方来,由他二人相斗。

  应华见舒素莲后退,更加确信舒素莲已得知晓妮的身份,便压低声音对晓妮道:“半个时辰之后,山下五里亭。”

  说完放手退了出来,大声道:“好功夫!晓妮姑娘,舒姐姐,告辞!”说完竟扭头离去,再也不顾了。

  晓妮听得应华的话,见应华直奔山下,便索性跟了上去。

  舒素莲见状,叫道:“晓妮,不可鲁莽。”叫了两声,见晓妮去的远了,微微笑了笑,扭头回观去了。无量子见舒素莲微笑,不知何意,一脸迷茫,但也不便多问,只得跟着回观。

  这晓妮回头见了舒素莲与无量子已回观内,便停了下来。心道:“这应华究竟在搞什么,喊我去五里亭又是做什么?难道他发现我的伪装?不可能,连贞元子未央子都没有发现,他能发现什么?”疑虑归疑虑,晓妮还是一步步下得山去。

  舒素莲回至观内,正要回到房间,却听得未央子问道:“那晓妮同应华交手了?”

  舒素莲回头见未央子站在身后,回道:“不错,晓妮追应华去了。”

  未央子“哦”了一声,心中想道:“莫非这应华知道了晓妮是装作失忆?不过也好,既然应华要管这个闲事,那便随他去了,不过,我师兄都没猜的出晓妮的门派,这应华能猜到?”思虑至此,便对舒素莲道:“你把晓妮的情况告诉应华了?”

  舒素莲笑道:“不错,正好借应华之手赶走季月玲。”

  YD最新章节上}酷k匠6◎网“

  未央子吃了一惊:“这晓妮是季月玲?你怎么知道?”

  舒素莲道:“不止我知道,大师兄可能也知道,应华应该也知道了。”未央子听得此话,知道自己愚钝,便不再多言,只是纳闷晓妮为何是季月玲。

  话分两头,却说晓妮来到五里亭,见这乞丐在亭内坐着啃一个烧鸡,便叫道:“哎呀,有烧鸡吃啊,快给我点,这个鸟观没一点油水。”

  应华笑道:“不嫌我乞丐脏么?这烧鸡可是在乞丐身上足足待了两天,想必季二小姐还没吃过这等脏物吧?”

  晓妮吃了一惊,脱口问道:“你怎么知道是我?”

  应华啃了一口烧鸡:“你个蠢货,我能发现,贞元子也必然能发现,未央子即使发现不了你的身份,也知道你必是装作失忆,有所图谋。你还自作聪明,不怕琉璃观跟你们教翻脸杀了你?”

  晓妮被应华骂了一通,心中不爽,反口骂道:“你个腌臜泼才也来骂本小姐?琉璃观凭什么跟我们教翻脸,他们又岂会杀我?我不过是想学学他观内的白云剑法而已!”

  应华大奇:“学剑法?你不是你父亲派来监视琉璃观的?凭什么翻脸?莫非你觉得勾结安禄山这一条不够琉璃观翻脸的?”

  晓妮惊奇万分,比应华还要惊奇,道:“我什么时候勾结安禄山的?”

  应华一下子愣住了,长大了眼睛盯着晓妮:“你不知道?”

  晓妮更加惊奇:“我应该知道?”

  应华看了看天色,觉得还早,便将烧鸡放在桌子上道:“看来你父亲没告诉你啊,不过你在琉璃观的消息也不怎么灵通啊,这事应该大部分人都知道了吧?”其实未央子和舒素莲都知道那件事,只是晓妮不知道而已。

  晓妮在应华对面坐了下来,询问道:“什么事啊?我怎么不知道?”

  应华心中嘀咕:“这小妞是我未来的小姨子,我得拉拉关系。”于是道:“这事说来话长啊,那天是挺乱的,尚可为死了,余不理也受伤了,你父亲和你大姐都受伤了,要不是你三妹,估计你父亲姐姐都要死了。不过,你三妹怎么不姓季,而叫花中仙啊?”

  晓妮听到父亲姐姐受伤,焦急万分,顾不上回答应华,只是急急问道:“我父亲和大姐怎么受伤了呢?尚师傅怎么死了呢?我三妹怎么也去了?你快告诉我啊。”

  应华看晓妮急成这样,心想反正早晚她要知道,这个情不赚白不赚,于是就说:“这事发生在七天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换血魔衣说:

  新人新手,如果你在看,欢迎提出各种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