贞子一开始不叫贞子,贞子叫做贞元子,是琉璃观观主,其轻功出神入化,却喜欢昼伏夜出,是以江湖人多笑称贞子。

  琉璃观是江湖一大流派,观内弟子不多,却个个出类拔萃,例如贞子,例如舒氏兄妹。

  琉璃观坐落在伏牛山上,地处中原腹地,可谓人杰地灵,观内一众道士道姑清静无为,不喜叨扰,而贞子是个例外。

  贞子喜欢在江湖上四处游历,其人亦正亦邪,黑白通吃。是以江湖好友众多,仰慕者甚众,是很多闺中少女的暗恋对象。

  身为观主的贞子经常不在观内,观内的一切事物自然落到了同时位居副观主的舒氏兄妹身上了。确切一点,是落到身为兄长的未央子身上了。

  这未央子俗家名唤舒慊,少年时带着妹妹舒素莲拜入琉璃观。之后刻苦勤奋,终成副观主。而其妹素莲却跟着哥哥受了苦,整天待在道观,二十出头了还未经人事。不过素莲自小聪慧,老观主的功夫学了个七七八八,修为与其兄长相比只高不低。

  这一日天气晴朗,惠风和畅,未央子正在后院厢房内静修,突闻弟子来报,说一女子受了重伤,正在门外,要求面见观主。而贞子不在观中,于是报于未央子。

  未央子听后急急命人将那女子扶了进来,那女子见得未央子,却以为是贞子,道:“贞元子道长,剑我送来了。”说完竟倒了下去,未央子急忙探了鼻息,竟是死了。

  未央子见女子手中拿了一把剑,便取了过来,细看之下,不由惊了。

  这把剑乃是江湖人人垂涎的紫电,锋利无比,只有其他三大宝剑才可相提并论。

  未央子心中道:“这紫电是四大宝剑之一,江湖中人人争夺,观主怎么惹上这样一种闲事,不过这剑不是在归天霸那儿吗?怎么跑回中原了?这日后人人来夺剑,谁能清修?可是此剑又不能随便送人,说不好让别人因此惹了杀身之祸。而且此剑似与师兄有关,更加不好处置。”未央子思索了半天,竟没有丝毫头绪,于是命人安葬了那女子,收了宝剑,走入内室,打算等贞子回来再做决定。

  而此时,三个劲装男子却在远处的一座山头望着琉璃观。

  左首那个眉清目秀,此刻微微皱了皱眉,道:“这紫电进了琉璃观,我们再想弄到手就难了。”

  中间的眉带煞气,大咧咧道:“怕他个鸟观,直接杀进去,我倒要看看这贞元子长了几颗脑袋。”

  右首的那个年纪稍大,扭头看了中间那人,道:“二弟不可妄动,这琉璃观不止贞元子麻烦,那未央子同样功力深厚,我们去怕是讨不了便宜。”

  中间的冷哼一声道:“没有这紫电我们拿什么与弟云雨斗?他仗着一把太阿剑硬闯咱风源殿,生生毁去了咱大半辈子的心血,这个仇岂可不报?”

  左首的又开口了:“二哥,大哥说的不错,我们这样去不但抢不到紫电报不了仇,还会惹上琉璃观,不如从长计议。”

  中间的明显相当生气:“每次都是你们两个畏畏缩缩,风源殿才始终成不了大气候!”

  /、酷匠{网…正版首s发

  右首的斜眼看着老二,道:“老二你是不是不满意我当大殿主?要不你来当?”

  老二见老大生气,心中忐忑,忙道:“大哥开什么玩笑,我哪有不满意,大殿主你当我是心服口服。”

  老大冷哼一声,转身拂袖而去了。

  老三看看老二道:“走吧,大哥不会生你气的。”说完起身走了。

  老二看了看老大老三的背影,又回头狠狠的看了一眼琉璃观,呸了一声,也扭头离去了。

  三人刚离去,从离三人站立位置左侧丈许地的草丛里爬出一个人来,这人头身戴着一个草帽,身上穿着草织的衣服,嘴中叼了一根稻草,面相邋遢。

  那人看了看三人离去的方向,又看了看琉璃观的方向,心中嘀咕:“这紫电很好玩吗?为什么琉璃观和风源殿都想要?”那人抽出嘴中稻草,出声说道:“对,一定很好玩!”说完那人贼眉鼠眼的看了看琉璃观紧掩的大门,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

  这人满脸污秽,看不出年纪,他走至琉璃观墙外,抬头看了看围墙顶处,吃吃笑了一声,一纵身,便越过了墙头。

  这人跳过墙头,见门内有两人正坐着闲唠,并未注意到他,便蹑手蹑脚的躲在了一棵树后。

  他四下望了一下,觉得想溜进大厅或者后院不得不引起二人注意,于是那人略一思索又转身跳了出去。

  突然,两个门卫听得大门似遭了重击,连忙开门去看,两人出的门去,便有一人翻了墙进来,正是那草帽之人。原来这草帽使了个调虎离山之计,趁二人出外巡视,忙窜入大厅。

  两个守门人在门外四下望了一下,并未见人,便又回到门内,关了大门,却不料早被人闯入了大厅。

  草帽进的大厅,只见厅内挂了一幅老子图,图前放了一祭桌,桌上是一些祭品和一个香炉,炉内的香兀自燃烧,桌前放了两个蒲团。右边摆着一张八仙桌,桌上有一茶壶和两只茶杯,桌旁摆了两张凳子。看来这大厅合祭堂与客厅于一体。

  那人只是瞄了一眼,便径自从左边的侧门走了进去。

  刚转过角,见这是一条通往后方的通道,却听得有人声传来:“听说这姑娘送来的剑是紫电剑呢?”

  另一个声音道:“我也听说了,我还听说师伯最近在外就是为了这把剑。”

  第一个声音又道:“才不是,我听说师父要把这剑送给师叔。”

  “你胡说的吧,名剑配英雄,师叔一届女流,师伯才配用这把剑!”

  两人边走边争,草帽听得两人脚步声渐近,四下望去,见通道左侧放了一个大筐,筐内却是空空如也,却匆忙跳了进去,随即觉得还是能被发现,就又跳了出来,往地上一蹲,用那个大筐把自己扣住了。

  如此一来,草帽觉得自己安全了,就送了一口气,听得两人越走越近,就屏住了呼吸。

  却听到那第一个声音突道:“晓妮这丫头又偷懒了,却将这筐扔在这里!”

  草帽在筐内眯了眼从缝隙看去,却见一个身材颀长的道士正准备来拿着筐,草帽心下惶恐,忙背着这筐向前走去。

  二人见这筐自己移动起来,吃了一惊,随即笑道:“晓妮,你又在搞什么鬼?”说完竟理也不理,径自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换血魔衣说:

新书求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