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后的晚餐

  “不…不是,就…就是问问你是不是有什么急事儿?”严牧杰看着舒语细嫩的手指,说话都有些结巴了,这样温柔的舒语,他没见过,一时间真的很难适应。

  “哦,也没什么急事,就是觉得好久没跟你在一起吃饭了。前些天我们因为那件案子的事儿闹得那么不愉快。这不,我今天做了好多你爱吃的东西,咱们俩好好一起吃顿饭,行吗?如果你没有时间的话……我也不强求的……我知道你的工作忙,你今天能够回来我已经很开心了。我都已经一个星期没有见到你了……”

  舒语故意用委委屈屈的语气说着,严牧杰看着她这副我见犹怜的模样,当真就是舍不得再走。他拉着她的手,走到桌前缓缓坐下。可是当他看到桌子上的菜,顿时就傻眼了,这些……是他爱吃的吗?

  可是看着舒语的可怜模样,他还真的不忍心再说什么,只是拿起筷子默默的吃了起来。

  舒语看在眼里,唇角溢出一抹冷笑。可还是装出一副温柔贤淑的模样。

  “牧杰……怎么了嘛?是不是我做的不好吃?这些菜,你怎么不动啊?”

  “呵呵,不是,不是不好吃。医生说我的胃不好,所以最近不能吃辣。放心吧,你做的菜很不错。”

  “哦……是这样啊,我真是疏忽,你胃不舒服,我还做口味这么重的菜……我……牧杰……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是真的不知道……我……你别生我的气好嘛?”

  舒语边说边委屈的哭了起来,严牧杰哪里见过舒语这般小鸟依人的可怜模样,一股保护欲顿时就出来了。伸手将舒语搂在怀里,温柔的替她擦掉眼泪。

  “阿舒……别哭了,你哭的我心都乱了,别哭了好嘛?你也很忙,我知道的,这不怪你。”

  “我……真的嘛?牧杰你不怪我嘛?”

  “嗯……不怪,我怎么会怪你呢。”

  严牧杰一脸温柔的望着怀里的佳人,就要动情的吻下去。谁知道这个时候舒语突然起身,道:“牧杰,我给你看样东西,好不好?”

  “哦,是什么?”严牧杰一脸好奇。

  舒语不做声,转身走进卧室,从抽屉里拿出来一个档案袋,狠狠的甩在严牧杰面前。

  “舒语……你……”严牧杰吓了一跳,刚刚还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这会儿怎么又是这副生人勿近的样子了。

  “你自己看看就知道了。”

  “这是什么啊……”严牧杰一边嘟囔,一边拆开档案袋。可是当他看到文件最顶端的几个大字时,他就笑不出来了。

  离婚协议书。

  这是当日严牧杰给舒语的离婚协议书,而现在,舒语的签名稳稳当当的写在乙方的后面,上面严牧杰的名字,是在一周前就已经签上的。也就是说,此时此刻,他们早已不再是夫妻。

  “舒语!你这是什么意思!”

  严牧杰暴怒,他今天才发现自己的妻子并不是平日里那副古板的样子,他正想要好好接触她,了解她,她就要与自己离婚?

  “呵呵,严牧杰,你问我这是什么意思?这个离婚协议书是你给我的。你现在居然问我这是什么意思?白纸黑字你看不明白嘛?离婚!”

  舒语气极反笑,都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他严牧杰居然还好意思做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冠冕堂皇的样子,真不嫌累的慌。

  严牧杰一瞧舒语这个样子,立马就心虚了,毕竟这离婚协议书是他给她的,自己也确实没理。

  “阿舒,你别生气,我当时不是气糊涂了嘛,只是在生气而已,你怎么就当真了呢。”

  “哦?是吗?真的只是闹别扭这么简单吗?”

  “嗯,是,真的只是我太生气了。毕竟我一个大男人,居然输给自己的老婆,怎么都说不过去啊。”

  “呵呵,严牧杰,你以为我是傻子吗!你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嘛!你自己看看这是什么!”

  舒语一伸手拿过沙发上装着风衣的纸袋,狠狠的扔在严牧杰的身上。

  “这,这是风衣啊,款式很不错,是你买给我的?”

  “呵,严牧杰,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装傻吗?这是我今天下午买的,这衣服在哪里买的你也知道吧,今天下午你去了哪里,还要我告诉你吗!”

  听到这,严牧杰的脸色变了,他没有想到居然会被舒语撞见他和顾雯在一起,这一刻,他有些心虚了。

  “阿舒,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并没有什么…我只是让她陪我去买件衣服罢了。”

  “不是我想的那样?呵,那你告诉我是哪样?买件衣服用的着亲亲我我?买件衣服用得着她投怀送抱嘛!”

  “你……”

  “我?我什么?难道我说错了吗!”

  “是,你没说错,可是那又怎样?今天这个婚,你休想离!”

  严牧杰说罢,转身拿起离婚协议书,狠狠的撕碎,整个客厅飞洒的都是白花花的纸片。

  “休想?严牧杰,你觉得现在你还有什么资格命令我?仗着我对你的爱嘛?呵呵,可如今我对你的爱早就已经没有了!你以为撕碎了离婚协议书就可以不用离婚了吗?我告诉你!你错了!这协议,我早就已经复印过了,从此以后我与你再无任何关系!”

  舒语的话震的严牧杰身子一颤,他想不到,舒语竟然会做到这个地步,不留一丝田地。

  “惊讶嘛?我也是。我还在想,如果你是真的爱她,如果你让我跟你离婚,别缠着你。我兴许会佩服你爱的勇气,可是严牧杰,现在,你他妈就是个人渣!怂包!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做那么多菜吗?是,这些东西从来就不是你喜欢吃的,可是你知不知道,我爱吃?呵呵,想想你也不可能知道,你这个人,永远都是那么自私!无论做什么,想到的也只有自己而已!以后,你就守着自己过一辈子吧!”

  舒语说罢就提着自己的箱子摔门而去,留下严牧杰一个人怔怔的站在客厅里,没了动作。难道自己……真的不爱顾雯嘛?可不爱,又为什么要为了她背叛舒语呢?可是如果爱,看着舒语愿意离婚,应该是高兴,而不是现在的……无措。

  严牧杰看着满满一桌子的菜,回想起刚刚舒语的一番话,他才发现,自己真的一点儿也不了解她。结婚两年,不知道她爱吃什么,不知道她喜欢什么,甚至,更不知道她本性如何。在一起两年,他究竟给了她什么?

  拿起筷子夹起菜,一口口吃下去,才发现其实这些重口味的菜也没有他想象的那么难吃。

  严牧杰麻木的将菜塞入自己口中,一个人默默一口一口地吃着舒语做的菜,以后,也许就再也吃不到了吧。自嘲的笑笑,真还有点儿最后的晚餐的感觉了呢。

  “嗡……嗡……”手机震动的声音不停的传来,严牧杰皱眉,谁会在这个时候给他打电话。

  “喂,哪位?”

  “牧杰……是我啦,怎么都不知道是我了啊……你怎么还不回来,不是说好就一会儿的嘛……都这么久了你还不回来。”

  一听到是顾雯的声音,严牧杰的脸色稍稍缓和了下。以前他最喜欢的也就是顾雯嗲声嗲气的声音,喜欢她粘着自己的那种感觉,让自己总是有种被依赖的感觉,这种感觉,是在舒语那里得不到的。

  可是现在听到顾雯的声音,他突然有种特别烦闷的感觉,甚至不想她这样粘着自己,突然就觉得有些烦人。

  “唔,怎么了雯雯?有事儿?”

  “没事儿人家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了吗?人家想你了嘛……还是说严大律师见了美女老婆就忘了我这个小助理了呀?哼哼”

  严牧杰皱眉,以前他不觉得顾雯这样说话有什么不妥,甚至觉得她这样偶尔的撒娇吃醋很是可爱,可是今天听在他耳朵里却觉得有些刺耳。

  “没事儿我就放心了啊,你等我一下,马上回去。”

  严牧杰放下筷子,他知道舒语不会再回来,这个房子,少了舒语,也就算不上是个家。现如今,他也只有去顾雯那里,至于父母那边,也就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匆匆开车离开,去晚了,只怕顾雯还要闹上半天的大小姐脾气。

  可是,舒语又怎么会让他过的如此舒坦?严牧杰父母那里,舒语早就将复印的离婚协议书邮递了过去,最多两天就可以收到。至于自己父母,她还没打算那么早就告诉他们。可是她相信,他们知道真相之后绝对不会多问,也不会去找严牧杰理论,她更不会让自己的父母再见到严牧杰那个衣冠禽兽。

  离婚是她自己选的,她是自己父母的女儿,做父母的又怎么会不了解女儿的心思。这样的男人,不要也罢。更何况,天下的好男人多的是,又不是只有他严牧杰一个,而且,他又算得上什么好男人?

  舒语拉着自己的箱子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暗暗后悔刚刚的冲动。怎么说也是她该把他扫地出门,而不是自己傻乎乎的跑了出来。现在倒好,无家可归了。父母那里不能去,害怕他们担心。而且她的皮肤敏感,又是个认床的主,一般的酒店还住不得。她可真的是举目无亲,欲哭无泪了。

  她更不可能跑去找公司里的小姑娘一起住,否则,她离婚的事儿还不立刻传遍全世界啊。虽然她没想着隐瞒,可是她还想多几天安宁日子。

  想来想去,也就只有找他了。

  拨通电话,不出所料,没响超过十秒,对方就接通了电话。

  “喂,陆希则,请问您是?”

  酷●&匠%网唯$e一l正E版S,!其《5他k都S是盗版SY

  “老板……是我,舒语,我无家可归了,您收留我一下,成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