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眼目睹

  前言佛说,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那么我,该与你有过多少次回眸,才得以可以再次与你相遇?

  我和你,到底谁是谁的意外。明知这是一场意外,你还敢不敢来?

  这一场遇见,又是不是……你最美丽的意外?

  正文二十六岁的舒语可以说是成功并且幸福的。大学毕业,就找到合适的工作。律师资格证早在大四就拿到手里。毕业两年就嫁给了同行的学长,婆婆也是极为通情达理,结婚两年也没有逼着她要孩子。丈夫也很是尊重她,不过度的过问她的隐私。虽说律师是个极忙的职业,可是她却忙里偷闲开了家小小的蛋糕店,这件事就是她的老公严牧杰也不知道。

  当然,所谓的幸福,在今天之前她是这么觉得的。可是现在,她不怎么认同这个说法了。

  本来不过就是闲来无事,又怕被事务所那几个野丫头拉去唱歌,所以才自己一个人跑出来逛街。买完了自己需要的东西,心想着换季了,自己要不要给他买些衣服,才会跑到男装区,哪成想会遇到这么好看的一出戏,呵。

  她在挑衣服的时候就听到有个特别像严牧杰的声音在说什么“不需要”之类的话。心里诧异,左右看看,才在男士衬衫专柜看到他的身影,旁边还站着他前不久才换的小助理。

  舒语刚想上前,就看到那个大学刚毕业的清纯小助理踮起脚尖羞答答的亲在了严牧杰的脸上。舒语懵了,这又是怎么个情况?

  可是还没容她缓过神来就看见她家老公直直的吻上了人家小姑娘,一手搂着小姑娘的细腰,一手揉着小姑娘的头发,那样子,甭提多温柔了。结婚两年多,舒语是一回也没见过。

  都到了这个时候,纵然舒语再傻,也明白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这么恶俗的情节,怎么就到了她头上?虽说严牧杰不是个合格的男朋友,但绝对是个合格的丈夫。这一点舒语从来没有怀疑过,她更是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严牧杰会出轨。

  虽然两个人相处真的是不像夫妻反而像朋友,可是她一直以为他们俩是可以互相扶持度过一辈子的。那么现在,她又算得了什么?舒语不是傻子,既然是夫妻,那么该做的,也做了。虽说不是爱的有多深,可是,他这样,舒语又怎么可能不心痛。

  当年,舒语亦是爱过他的。只是当时严牧杰告诉她,他娶她,不过是因为他的妈妈说这个姑娘不错,值得他照顾一辈子。同样的,她也会好好的照顾他一辈子。舒语听了心里很不是滋味,可是她并没有说什么。毕竟感情也是可以培养的,再说,两个人可以在一起一辈子,她就知足了。可谁曾想到会是今日的模样?

  舒语没敢出来,她躲进了试衣间,抱着她为他买的风衣,哭了。看着怀里的风衣,她笑得讽刺。如果没看错,刚刚严牧杰身上穿着的,也是这款吧。看来,她和那个小助理的眼光还真是一样啊,这挑衣服的眼光一样,挑男人的眼光,也一样啊。

  舒语掏出手机,给严牧杰发了个短信,问他在哪儿,晚上有没有时间回去吃饭。

  不出意料的,果然还是那套晚上加班回不去的措辞。这下,舒语就是想自欺欺人都不行。自嘲的笑笑,回了条信息告诉他晚上无论如何也要回去,因为她有事要跟他说。

  付款离开商场,舒语直接开车去了超市,她都不记得自己到底有多久没有做过饭了。每天忙的天昏地暗,想来,自己与他,也是许久未见了吧。否则,怎会不知道他与那位小助理早已发展到这个地步。

  还记得十七,八岁的时候,妈妈每天都会教她做菜。虽然老一辈总是有想要抓住男人的心,首先要抓住男人的胃的思想,舒语不是太认同。可是她也觉得,让自己心爱的人每天都可以吃到自己用心准备的饭菜,那何尝不是一种幸福?可是这幸福,怕是要离她远去了吧。

  推着购物车在超市里漫无目的的挑选,她才发现自己买的都是严牧杰平日里爱吃的菜。她一直记得严牧杰的喜好,可是,他恐怕是不记得自己爱吃什么的吧。严牧杰的口味清淡,可是她却是无辣不欢。平日里都是她为了迁就他,做菜很少放辣椒和调味品,过了那么久“清心寡欲”的日子,她也该来些重口味了吧……

  “啊,对不起,对不起。”

  舒语只顾着低头挑选,没留神自己手中的车子就撞上了前方的男子。

  “没关系。”

  好听的声音让舒语忍不住抬头,这可是小受音呀…舒语歉意的朝他点点头,发现这声音还真是配这长相。不得不说,太小白脸了,太弱受了。桃花眼,凉薄唇,怎么看怎么是一副傲娇受的模样。舒语忍不住一边走,一边转头看人家,还一边嘟囔着这人怎么长的那么面熟啊。

  她不知道的是,男孩子在看到她的面容的那一瞬间,已经激动的说不出话,身子微微发抖,眼角的喜悦满满的溢出。如果说,她只是觉得他面熟,那么她,就是他一辈子都忘不掉的人啊。

  如果说,他们的相识是场意外,那么,他们的再次邂逅,还是个意外嘛?

  舒语早早回到家,自己准备了一桌子的菜。桌上的菜,一半是她爱吃的,一半是严牧杰爱吃的。等她准备好一切,严牧杰还是没有回来,想必,是在安慰他那个娇俏的小助理吧。

  舒语不想再傻等,趁着他没回来,她放了满满一浴缸的水。有多久,她没有这样彻底的放松过了?

  躺在大大的浴缸里,舒语内心翻涌,她和严牧杰的矛盾是从一个月之前才有的。那个时候,她接了个房地产的案子,说白了,也就是为即将拍卖的地盘做法律顾问。她不过是吃饭的时候跟严牧杰提了一下,谁知道他就不准自己接这个case。舒语纳闷,严牧杰从来不过问她工作方面的问题,因为二人都是律师,很多时候会有不方便的地方,结婚的时候就说好了工作的事情互不干涉。后来才知道,原来她做法律顾问的那家公司,最大的对手,正是严牧杰做法律顾问的公司。

  她无奈,从来没有想过会有那么巧的事情,可是她已经答应了人家,就不能反悔。这不仅仅是她的个人信誉问题,更是她自己做人的原则。她说了,公平竞争,谁都不许牵扯私人问题。

  最终招标的结果,是舒语代表的公司获胜。回想起那段时间,严牧杰确实很不开心,也不怎么爱搭理她。她以为,男人毕竟是爱面子的,工作上输给了自己的女人,到底还是有些下不来台,闹别扭过一阵子也就好了。谁曾想一个星期以前严牧杰居然拿着离婚协议书给她,说她太要强,说她不是他想要的妻子,说他们两个不合适。

  舒语一开始的是意外和惊讶,可是转念一想,便把这当作是严牧杰对自己不满的发泄。她确实也太不顾及了些,他生气也是情有可原的。对于那一纸离婚协议,她一笑置之,只当做是他在发脾气。毕竟在一起两年,现在才说不合适,这理由未免也太牵强了些。

  可是现在她算是明白了,离婚是真,不合适是假。只是因为,他遇到了那个他觉得合适,他可以动心的人吧。舒语心里一片平静,早已没了怒气。如果严牧杰真的爱那个小助理,那么她便不会傻傻的抓着他不放。那样到最后受伤的只有自己一个人而已。

  舒语走出浴室,来到卧室里一个衣柜前站立,这里面,全部是她最喜欢的衣服。可是自从参加工作,嫁给严牧杰,她便再也没有穿过。一是因为严牧杰觉得不庄重,二是因为她的工作要求她只能穿着死板的套装。

  她猛的拉开衣柜,满满的一排旗袍和各色长裙挂在里面。没人知道,业界有名的舒律师其实也不过是个小女子。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一件件精美的衣服,无论哪一件都是她辛苦淘到的。

  挑了件月牙白的旗袍穿上,颈部的设计显得她的脖子细长。高高的开叉露出她盈白修长的双腿,齐腰的长发微湿,就那么披散在身后,整个人生生像画中走出来一样。

  舒语对着镜子满意的笑了笑,这样的她才是真正的她,这样的她,才是最美的她,这样的她,也是他严牧杰要不起的她。她为了他洗尽铅华,可他又是怎样待她?

  舒语刚拿起一支碧色簪子挽起头发,就听到门锁转动的声音。她缓缓走出卧室,就看到一脸风尘仆仆的严牧杰,不用说,是被那小助理缠住,好不容易脱身才急匆匆赶来的吧。

  “阿舒,你有什么事儿吗?有事儿的话快些说,没事儿的话我还要……”

  严牧杰的话说到一半儿,就因为出现在他面前的舒语卡在了喉咙说不出来。

  》$酷t匠网首pG发‘

  舒语每走一步,他就能看到她腿下若隐若现的春光,因为刚刚洗完澡,舒语浑身上下都有股沐浴露的清香。旗袍本就是最显身材的衣服,胸前包裹的浑圆呼之欲出。严牧杰忍不住吞了口口水,他什么时候见过舒语这般诱人的模样。他就算不喜欢舒语,可他也是个正常的男人,面对如此尤物,又怎么可能会没有丝毫感觉?

  舒语把他窘迫的样子看在眼里,却不予理会,到现在她才发现严牧杰的那副嘴脸,怎么会让人觉得那么恶心。她伸出葱白的手指,替严牧杰整了整衣角,漫不经心的问道:“你还要干嘛?回去加班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