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天逸一直看着乐思凝,似乎想要分辩她的话是真是假。但明明一模一样的人,她为什么要说这是两个人。

  他仔细的回忆过去的美好,那个温柔善解人意,对他一心一意的乐思凝,再看面前的乐思凝,他心下一冷。

  “我记得你早就跟我说过的,可是为我什么不相信?我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活在只有乐思凝的爱里,我把对乐思凝的爱都加到你的身上。我以为,这世上只有一个乐思凝。”

  “这不怪你。都是因为我。要不是我的出现你和乐思凝一定早就在一起了。”

  向天逸苦笑摇头,深深的低下头。对乐思凝摆摆手道:“我相信你说的话,我爱的乐思凝不是你的。你走吧,去找凌郁霄,从今以后我不会再见你。”

  “不,我还有话没有说完。”乐思凝深吸一口气,蹲在向天逸的脚边,握住他的手道:“我知道你的心里只有一个乐思凝。但是我乞求你放下她好吗?在这个世界上真的还有一人对你的爱从不减半分,甚至为了你愿意付出一切。”

  “谁?”

  “乐思莹!”

  向天逸心一惊,目露疑问,“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真正跟你拜堂成亲的人,其实就是乐思莹,我的三姐。她对你的爱就像你对乐思凝的爱一样。向大哥,接受她好吗?他才是你的新娘,才是那个真正和你洞房的人,你真正的妻子。”

  妻子!

  在向天逸看来,这是多么讽刺的两个字,他实在太天真,又一次被乐思凝算计了。可是现在他已没有恨。

  “罢了,事情已经过去了。再说这些还有什么用。你快走吧。”他再次催她走,不愿意让她看到自己如今失魂落魄的样子。我“最后一件事。”乐思凝却依旧坚定。

  “我不想再听。”向天逸低吼,瞪向乐思凝。“你就不能留一点美好在我心中吗?我已经一无所有了你还想怎么样?”

  “你没有一无所有。我只是想劝你归顺凌郁霄。你跟他从来都不是真正的敌人,只要你点头他会给你机会的。你是个有才能的将军,不要因为感情而放弃你当将军的初衷。向大哥,听我一言,你应该振作起来,你不是说过凌郁霄并非池中物吗?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帮他,难道你当将军不是为了东临的百姓吗?”

  向天逸的目光落在手上,这双细白的手给了他温度和勇气。看到乐思凝眼里的希望,他又舍不得让她失望。

  他反手握住了她的手,紧紧的。

  浅江在后宫的禁闭室里找到了被幽禁的皇帝和三公主。得以重见天日二人开心一场,当下被带到了凌郁霄的身边。经历一场风云色变,皇帝惊恐不安,老老实实的待在一旁不敢看凌郁霄一直化不开的脸色。

  裴辛派人各家相告,临城所有大小官员纷纷紧急进宫,殿里殿里满满的全是人。

  凌郁霄一直站在龙椅前,锐利的目光盯着那张龙椅,今天的一切实属必须,他握紧拳头无怨无悔。只恨过往太过于牵扯尘事,以为自己终有一天可以解下这身朝服做一个无事一身轻的乡下郎。然而终究是算不过命运的安排,他的今天似乎早就是天注定。

  殿外一片白茫茫,印着淡淡的阳光,倒显出了几分生机。

  午时已到,所有大小官员按官职大小一一站好,谁也不敢坑怕,甚至个个都低着头。

  凌郁霄扫过底下一干人等,发现有几人空着的位置,裴辛上前告诉他,这些空位上的人已经畏罪自杀了。

  他深吸一口气,并未看到乐国涛,转头看向裴辛。

  “乐丞相呢?”

  裴辛微微低头,“回王爷,乐丞相要臣代话,说家中已备好木棺,随时等候王爷赐死。”

  凌郁霄却是轻哼一声,命人无论如何都要把乐国涛带进宫。他再次转身看向那张龙椅,无声的闭上眼睛。

  寒风吹,吹不散众人心头越来越凝聚的恐惧。

  寒风吹,吹来的只有数不尽的冰冷和绝绝望。

  如果当初听了乐思凝的话,今天的事情是不是就不会发生?

  乐国涛进殿后直接跪在凌郁霄面前求死,而凌郁霄只是将他扶起,看向众人。这一眼满是愧疚。

  “各位!”他拱手面对众人,“二哥临死前已将我点醒,东临的今天都是因为我凌郁霄的愚忠,明知太子无能,我却一意孤行,害得朝中官员心灰意冷。明知东临需要的是真正能为百姓做事的皇帝,我却奢望将一堆烂泥扶上墙。凌郁霄对不起东临百姓,凌郁霄对不起一直以为真正为百姓做事的大小官员,身为皇室成员,凌郁霄失职,失信,在此,凌郁霄给各位赔罪了。”

  他退后一步,向台下所有的人深深的弯下腰。

  乐国涛震在当场,至少在他有生之年看到了东临总算出了一个明白人。现在明白还不算晚。

  裴辛志气高昂,上前一步。

  “王爷,如今天下已定,众臣齐心,请王爷登高一呼,为东临造福。”

  众臣再次震惊,但很快回过神来,齐齐跪下,高唱道:“请王爷登高一呼,为东临造福。请王爷登高一呼,为东临造福。……”

  凌郁霄的眼角流下了眼泪,定定的看着殿里殿外跪了一地的人。几个月来发生的事情一一在眼前闭过,悲欢离合在此时的胜利之下总算觉得都值了。

  殿外,向天逸和乐思凝悄然走来。远远看到威风八面的凌郁霄,乐思凝的脸上绽放了一个笑容。她期盼的今天终于来了。

  众人见以向天逸和乐思凝同时出现,即刻安静下来。凌郁霄的目光放在乐思凝身上再也无法移开。曾经想离开是因为爱她,现在破城逼宫又何尝不是为了她。

  裴辛想要命人拿下向天逸,被他拦下。

  “待我把话说完,自然会向王爷领罪。”他毫不惧怕,淡定从容的面对众人。“今天的胜利,要说功劳最大的人莫过乐家四小姐,如今的安宁王妃乐思凝。王妃才智过人,心思缜密,虽是一介女流,但心怀天下,更是为了东临忍辱负重,实在令我万分敬佩。在此,我必须向大家澄清一件事情。那就是王妃并非真正改嫁于我,这一场联姻完全是为了迷惑齐贤王,如今大局已定,我便亲手将王妃还给王爷。但我自知犯下重罪,不求原谅,只求赐死。”

  这一翻话,把乐思凝也说得震惊了,但同时她也知道向天逸这一次是真正的看开了。

  乐国涛来到向天逸身边将他扶起,“向将国同样心怀天下,若非迫切的希望东临能有一位好皇帝,又怎么会像我一样站错队。”

  “二位不必说了。”凌郁霄上前一步,“一切的罪由本王承担。”接着他又向人宣布,所有以前跟着齐贤王的人都不会治罪,只要在今后全心全力为东临百姓着想便可。

  台下又是一片感激,让他登基的呼声更高了。

  他看着乐思凝,一步一步走向好,“你真的希望我当皇帝吗?”

  Z7酷y匠》网S正;版G首V发

  乐思凝笑笑点头,“时机已到,一切都是天注定。”

  “我终于明白了,其实你早就在背后替我策划这一切。”凌郁霄叹了一口气,伸手握住乐思凝的手,“凝儿,我不怪你,但我真的很想知道,你为什么不愿意跟我离开临城,去过平凡的日子?而是留在这座牢笼里过一生。”

  她看着他,脸上的笑容依旧,目光也如同过去一样坚定。

  “一朝穿越,身不由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