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郁霄带兵杀进二宫门,一边大喊降者赦逆者斩,一开始还有人赋予顽抗,但后来当宫卫们知道是凌郁霄带的兵时,开始投降。这些人以前都是凌郁霄的部下,没少受凌郁霄的好处。这样一样,凌郁霄的战斗力瞬间爆涨。

  吴成昌带领一小队人拦在凌郁霄二面前,面对身穿铠甲,威风凛凛杀气腾腾的凌郁霄,嘴角抽了抽,不敢硬拼。

  “吴成昌,几个月前掳走乐家三小姐的人是你吧?”

  更n!新X-最~快上酷},匠网

  吴成昌冷笑一声,没有否认。“王爷现在才知道,是不是太晚了?”

  “大胆吴成昌,已经身陷绝境还敢如此大逆不道。”浅江愤恨一声,拔刀相向。

  凌郁霄放心的将吴成昌交给浅江,他现在要去见另一个人。

  大殿之外仍有一小队马死死保护寝宫,凌郁霄知道这些人都是最初就跟着齐贤王的人,想要他们投降恐怕很难,现在唯有大开杀戒才能将他们解决。

  费话多说无用,他拔刀而出下领冲杀。对方果然厉害,一对一的人马居然吃不到好,他眉头一皱提刀亲自上阵。

  待将对方杀尽,他已满身是血,打开大殿大门。

  远远的,他看到龙椅上端端正正的坐着一个人,那人正是曾经的齐贤王。如今他龙袍加身,头戴王冠,待听到大门打开时才睁开眼睛。

  他似乎早已想到会有这么一天。

  凌郁霄没有让侍卫跟进去,而是自己走过去。

  浅江和吴成昌的战斗已经接近尾声,两人均是伤痕累累口吐鲜血,但仍然坚持抵抗誓死不认输。浅江目露凶光,擦掉嘴角的血,手里据着的刀紧了紧。成与败就在下一招。

  吴成昌也不甘示弱,稳住身子冲向浅江。浅江瞳孔一缩,选择不避让,吴成昌的刀直直的朝心口刺来。剑尖逼近他突然身子一歪,但还是没能完全躲过,吴成昌的剑深深的刺进了他的肩膀里。

  浅江笑了,“吴成昌,你仍然是我的手下败将。”

  吴成昌惊恐的睁大眼睛,“你,你故意的。”

  “对。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顺着浅江的手看去,他手里的剑已经刺穿了吴成昌的腹部。他轻笑一声手中转动,吴成昌立刻口二血水,目光涣散直直的向原后倒去。

  拔掉肩膀的剑,浅江向大殿方向跑去。

  “你来啦!”

  “是。”凌郁霄站在台阶下,看着似乎不再想着抵抗的齐贤王,竟有些不知他的想法。

  “只要你活着,朕就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

  “这是必然的。”凌郁霄大步走上台阶,扬起手中的剑对准齐贤王。“你还有何话说?”

  哈哈哈——齐贤王突地大笑,看着凌郁霄道:“我要说的话,很多,很多,可是我现在只想说一句话。”

  “看在咱们同根生,亲兄弟的份上我给我说完最后一句话的机会。”

  叹了口气,齐贤王伸手挡开凌郁霄的剑站了起来,脸色突然变得凝重。

  “你可知道今天所发生的一切如果必须让一个人来承担,那这个人绝对是你。”

  “满口胡言。事是你挑的,人是你杀的,你还想狡辩?”

  “我为什么要狡辩?”齐贤王转头对凌郁霄大吼,“难道这一切不是因你而起吗?在东临,除了大哥以外你的呼声最高,可是你偏偏认为自己若是登基那就是不忠不义,所以你为了自己的忠义让一个一事无成贪图享乐的人来当皇帝。你问问自己的良心这样做真的对吗?”

  凌郁霄愣了愣,他想起乐思凝说过这样的话,向天逸也说过。如今齐贤王也这么说,难道真是当局者迷?

  “我之所以要当皇帝,完全是你给了我这个机会。我为我所做的一切无怨无悔。凌郁霄,我的好弟弟,是你让东临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是你。身为皇室成员,你带领东临走上了一条悲惨的道路,这个责任你必须承担。”

  “你说完了吗?说完了我也该送你上路了。”

  齐贤王再次仰天大笑,看向凌郁霄的目光充满了嘲讽。“如果你早些年当了皇帝,我又怎么会对这个位置心心念念呢?这一场宫变全是因你而起。”

  哈哈哈——“我没有错,我只是希望东临更好,我只是希望我能为我的国家出一份力。凌郁霄,你是罪魁祸首,你是罪魁祸首。”

  不肖凌郁霄动手,齐贤王已经口吐血水,但他仍旧笑得放肆。

  “你……”

  “我就是死也不要死在你的剑下,别污了我的热血。”

  齐贤王就算是死,他的眼里依旧对凌郁充满不屑。凌郁霄手一松,剑掉到地上。此刻他的内心已经无法再平息。

  帝王的争斗从来都是踩在尸体和鲜血之上,而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兄长死去,他到死都在指责自己的愚忠,难道这一切真的是因为自己而造成的吗?

  “王爷,整个东临已经在我们的控制中,请王爷定夺。”裴辛和浅江站在殿门口,门外是雄风依旧的大队士兵。

  凌郁霄一步一步的走到殿门口,无力的每一步得像是使出全身力气一样。他现在特别特别的想见一见乐思凝,问一问她,他是不是真的错了。

  雪停了,太阳渐渐穿透厚厚的云层照在地上,凌郁霄仰头迎接,拳手握紧。

  “裴尚书,你马上通知所有大小官员,午时之时务必在宫中集合,不出现者斩立决。浅江,你带人清理皇宫,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裴辛和浅江领命而去,独留凌郁霄看着那片初长听太阳。他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心中有了决定。

  同样爷望这片太阳的还有乐思凝,她将窗子打开,让阳光照进房间。

  管家刚刚来报,说凌郁霄起事成功了。

  向天逸悠悠转醒,被一片光亮刺痛了双眼,抚着昏沉的头,他略为警惕的扫过房间。阳光中,乐思凝含笑而立,宛若仙子。

  “凝儿!”

  “向大哥,你醒了。”

  很多事情回到脑海里,向天逸的目光越来越冷,跳下床逼向乐思凝,伸手捏住了她的脖了。

  “这个晚上你都干了些什么?”

  乐思凝没有反抗,只是脸上一直保持着笑容。“这个晚上,吹了一个晚上的冷风,然后浅江拿走了你的兵符,天未亮时,凌郁霄带兵围城,逼进皇宫,斩叛贼,杀恶徒,取齐贤王项上人头。”

  “你……”向天逸稍一用力,乐思凝自然吃了不少苦头。“我不信!”

  “这是事实,由不得你不信。”

  向天逸的的目光湛出一块冰,把对乐思凝的爱恨情仇一并冰结。他渐渐松手,看着乐思凝坚定的目光,顾自摇头。

  “你的目的既然达到了,为什么还要留下来?是想看我是怎么死在凌郁霄的手里吗?”

  “不是。”乐思凝收了笑,喘了几口气看向向天逸。“向大哥,我欠你的恐怕永远都还不清了。我之所以留下来是因为我还有一件事情没有做。这件事情是我这辈子唯一还能再为你做的。”

  “什么事?”向天逸明显颓废了很多,眼神暗淡无光。

  “你的今天,虽然不能说全是因为我。但我有绝大的责任。我无奈亦无肋。但若不是因为你心中对我的爱执着而疯狂,你不会因爱成魔。”乐思凝脸色平静下来,把向天逸的外套取下披到他身上。轻叹一口气又道:“我实话跟你说吧,我真的不是乐思凝。我来自很久很久以后的现代,在现代我是一名医生,我以救人为职业,这也是为什么过去的乐家四小姐在摔了一跤醒来后突然懂医的原因。至于真正的乐家四小姐我也不知道她到底去哪了。后来我假装失忆骗过所有的人。”

  “在一次意外的场合,我看到了凌郁霄,并且爱上了他。所有的故事还要从先皇重病,乐丞相带我入宫那日说起。”

  乐思凝的脸上带着回忆的坦然,把一桩桩一件件向天逸不知道的事情和自己的心里话全告诉了他。她想,事已至此,她必须要让她明白,他一直爱着的人并不是现在的自己。只有让他接受这个事实,他才能重活一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